第05版:中原时评 上一版  下一版  
●众 议
节俭是美德更是一种力量
让“非窗口地带”也靓起来
●画中话
汽车税费应“多用多交”
无标题

  

    处理“豪华会议”别太温柔

  日前,有网友曝出芜湖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公检法在某景区五星级酒店内开会。芜湖市有关方面作出了回应:会议未经报批;已责成相关责任人作出检查,并在全市通报批评;会议所有费用由参会人员个人承担。(见12月10日《大河报》)

  “会议所有费用由参会人员个人承担”,很可能只是一种危机公关手法。问题的关键在于,对相关责任人的处理太轻太温柔。“豪华会议”未报先开,写检查、通报批评就行了?2010年2月印发的《中国共产党党员领导干部廉洁从政若干准则》明确规定:“不准在公务活动中提供或者接受超过规定标准的接待,或者超过规定标准报销招待费、差旅费等相关费用。”这种“豪华会议”明显违背了这一规定,当地经济发展水平并不算很高,会议费用标准肯定达不到去五星级酒店消费的“高度”,会议主办方是在超标接待。

  2006年发布的《中央国家机关会议费管理办法》,对三类会议费用列出明确标准,最高的第一类会议每人每天的费用为400元。而芜湖市那家五星级酒店——根据网友和新华社报道可知为黄山碧桂园凤凰酒店,网上报出的最便宜房费也要880元。一个地级市下属一个区的会费标准,已远超中央国家机关一类会费,可见当地有关部门根本没把中央规定当回事。若非媒体曝光,这些钱都要会议主办单位支出公款。以笔者看,这是一次“腐败未遂”,对此,不应该只是检查、批评了事,如何处理,则是检验当地有关部门反腐败决心的一杆标尺。⑧9    (何足道)

  邀请监督后,仍需公益透明

  记者从中国红十字会获悉,在红会日前成立的社会监督委员会中,由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担任社监委主任,中央编译局副局长俞可平担任副主任,王振耀、白岩松等15名各界知名人士担任委员。(见12月9日《京华时报》)

  相对于体制内的权力监督,邀请社会名人成立监督委员会,其职能就弱了许多,监督什么、怎么监督、如何处理等,不仅存在一个权利法授的问题,更存在一个监督配合的问题。当然了,我们也不能简单否认红会的美好初衷,否认这些社会名人的公知与良心,但是,自己请人监督自己,选择性地接受监督似乎就成了必然。

  其实,监督不仅是一种权力,更是公民普遍的权利,是公民参与社会管理和社会事务最有力的手段之一。这样的监督不是被邀请的,而是一项法定的权益,也就是说必须通过法律的形式,将公民的监督权利融入各种游戏规则中去。具体到公益事业中,应当明确公益机构透明运行的准则,确保每位公民能够从中享有充分的知情权、监督权,从而最大限度地倒逼公益机构廉洁高效运行。

  邀请监督无法替代公益透明,这是一个基本常识。相反,没有公益透明的机制作支撑,所谓的邀请监督也只是公益机构的一种姿态,对本身的制约即便起到作用,也很有限。成立社会监督委员会虽然是一个不错的开始,也释放了积极的信号,但是靠被监督部门自己完善监督,成效如何让人不敢乐观。促进公益透明,需要在法规的顶层设计上,加快游戏规则的制定,才会让公益有充分监督的环境,才能赋予监督形式以公信力和生命力。⑧9        (木须虫)

全国数字报联盟
人民日报
人民日报海外版
市场报
健康时报
京华时报
国际金融报
江南时报
中国经济周刊
北京日报
北京晚报
京郊日报
北京晨报
北京娱乐信报
北京商报
竞报
首都建设报
中国交通报
北京现代商报
健康报
中国质量报
中国电子报
华夏时报
中国体育报
篮球报
中国足球报
体育新报
经济日报
中国工商报
中国教育报
山西日报
山西晚报
山西农民报
三晋都市报
山西经济报
山西法制报
山西市场导报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