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版:史海钩沉 上一版  
无标题
无标题
无标题
无标题
河南省司法厅关于注销桐柏淮源有限责任会计师事务所《司法鉴定许可证》及所属司法鉴定人《司法鉴定人执业证》的公告
红二十五军过方城

红二十五军过方城

在线荐稿记者博客联系记者

    孙留安(右)向本报记者讲述“红军石”的来历

    阅读提示

    频繁的战斗,艰苦的生活,日夜的行军,并没有动摇红二十五军将士们的革命意志。他们每到一地,总是派出宣传队,向群众宣讲革命道理,书写革命标语。国民党反动势力在群众中进行欺骗性宣传,污蔑红军。因此,当红军路过时,老百姓多数跑到山上。对此,红军则以自己的实际行动来教育群众,戳穿国民党的反动宣传,向群众表明红军是人民的队伍,是为人民谋利益的。当年红二十五军从方城走过,留下了许多感人至深的红色故事,至今仍在传颂,成为超越时空的永恒。

    □记者马国福/文时向征/图

    两桌酒席

    红二十五军每到一地,都要向群众宣传红军长征的意义和共产党的方针政策。他们把“红军不拉夫、不派款、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工农联合起来,消灭白匪”、“打倒土豪劣绅,杀尽贪官污吏”等标语贴在树上或墙上;他们散发“我们是中国工农红军抗日先遣队”的传单,教育群众,扩大红军的影响。吴焕先政委经常教育部队严格遵守群众纪律,切实做到秋毫无犯。他说:“我们每天行军打仗,切莫忘了扩大红军的政治影响,部队走到哪里,都要把红军的优良作风带到哪里,让群众晓得红军是一支纪律严明的工农队伍。”红二十五军在战略转移的途中,于1934年11月25日至28日途经方城,给方城留下了深远的影响。

    1934年11月底的一天,方城县四里店乡单庄村朱湘莲老大娘家喜气盈门,热闹非凡。原来是朱大娘的大儿子订婚待客,一家人忙得不可开交。两桌酒席刚摆好,山下有人喊“红军来了”,大伙“哄”地跑上了山。当时,由于国民党的反动宣传,老百姓对红军心存疑虑。穷人家置办两桌酒席,实在不易,朱大娘舍不得这酒席,就用红薯秧盖在身上,躲在角落里,想看住这两桌酒席。不一会儿,红军进院了,朱大娘听不见争吃酒席的声音,却听见一名红军在高声说:“老乡们对红军不了解,吓跑了,咱们都不准到屋里去,要保护好这两桌酒席。”

    朱大娘扒开一条缝儿偷偷向外看,只见满院子红军,有的在擦枪,有的在补衣服,有的在打水扫地,有两名红军抬起一筐红薯过称,然后把钱放在石台上,红军这才开始吃红薯。见红军很仁义,不砸门、不抢东西、不抓鸡吃,只到灶火屋里喝点汤,朱大娘认定红军是好人,她再也忍不住了,就从红薯秧里钻出来跑进屋里,看到两桌酒席原封未动,朱大娘感动得热泪盈眶。她邀请红军进去吃酒席,可红军谁也不肯,朱大娘只好把馍篮儿提出来,红军谁也不接。朱大娘生气了,就去找红军连长。红军连长说:“大娘,我们是人民的队伍,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吃你的馍,红军是要付钱的。”就这样,红军连长硬塞给朱大娘八百铜钱,大家才接了馍,大口大口地吃起来。

    “这是早在30年前四里店乡单庄村一位92岁的老太太朱湘莲生前回忆的感人故事。”李洪军说,“给红军提馍的竹篮这一革命文物,现存放在方城县文化馆里。”

    像这样的故事,红军走一路留一路。

    军风严谨美名传

    接着,李洪军又给记者讲起了“堆粮路”的故事。

    1934年11月28日,突围后的红二十五军到达方城县四里店乡石盘村。在红军到达之前,村里的人谁也没有见过红军,听了国民党的造谣,说红军是“红鼻子,绿眼睛”、“杀人放火”、“共产共妻”。当天,一听说红军来了,村里人像炸锅一样全都跑上了山。但红军进村后,整齐地坐在当街,有的擦枪,有的整理装束,只派出少数后勤人员到各户寻找乡亲,一户一户地敲门,亲切地叫着“老乡”,可寻遍全村,连个人影也没有见到,看到的都是破烂不堪的草棚子、空荡荡的房子,不过在一个地主家,红军发现了满仓的粮食。

    战士向军首长汇报后,军首长决定,粮食除部队带走一些作为临时给养外,剩余部分全分给贫苦农民。这个决定却难坏了军队后勤部的同志们,部队正处于急行军途中,前有堵敌、后有追兵,不可能等老乡们回来领取。把粮食分给各户,有些人家又锁着门,怎么办?思前想后,一个战士大声说,如果把粮食堆在村头,老乡一回来,准会往家搬。大家一听,都认为是个好办法。于是,部队带足了干粮后,剩余的都运到了村头的一条大路上,一堆一堆连着,足有一华里长。

    红军走后,躲在山上的村里人陆续返回,见到粮食后,果然把粮食都分了。事后,人们慢慢领悟了红军的意图,茶余饭后经常谈起这件事。久而久之,“堆粮路”也便叫开了。

    红军经过方城县袁店乡山庄村时,村里人听说红军来了,人都跑了。村民姬书成一家跑时,两袋花生没有扎口,鸡也在外边乱跑。第二天红军走了,他们回到家里一看,两袋花生不仅没有少,还用绳子扎住了口;鸡窝的门用石板堵着,搬开石板一看,鸡一只也不少。姬书成后悔地说:“早知道这样,胜不跑?也能见见红军啥样儿。”广店乡戴庄村农民王世有家的花生晒干后还堆放在地里,红军路过时,他就躲在不远的一个小山包上观察动静,结果红军没有一个人拿花生。在石门战斗中,群众被激烈的枪声吓得惊慌失措,四处奔跑,红军发现后,立即大声疾呼:“老乡们,你们赶快回到屋里去,枪子没有眼,防止误伤。”住在山庄的红军中有不少女战士,休息时就打草鞋,连说话都从不大声,谁要大声说话,别的战士就向她摆摆手,意思是不要惊动老百姓。

    “所有这些,不仅表明了红军具有高度的组织性纪律性,而且表明了红军是全心全意为人民的利益而战斗的。小史店、古庄店、拐河、四里店等乡镇的一些青年,追随红军,参加了革命。”采访中,李洪军不断伸出大拇指对红军表示称赞。

    军民鱼水一家亲

    红军的模范行为感染了群众,老百姓纷纷说:“开天辟地没见过这么好的军队,共产党领导的红军真是咱穷人的队伍。”此后,不少百姓热情地帮助掉队的红军战士,冒着生命危险掩护红军伤员。

    唐庄乡圈里村外科中医许中三和部分群众,把两名躲在村北坟园里的红军伤员抬进村里。许中三挂起红十字会旗公开给他俩治伤。在前沟村掉队的红军战士汪松林,湖南省湘潭县人,被大王庄的王少涵收留了两年。后王少涵卖掉1000多斤小麦,给汪松林凑齐了回家的路费。到家后,汪松林连续几年给王少涵写信并寄来茶叶等表示感谢。杜庄村的樊老七把一名红军伤员从山上背下来,安置在村中一个秫秆庵里,群众每天给他送饭。他直到把伤养好,找了对象后才回家。

    焦庄村的焦运星收留了一名叫李强的伤员。李强伤好后回到部队,还给焦家寄来过两封感谢信。在白果树村,张文成的母亲收留了一名红军伤员胡某,用自己珍藏的麝香给他治好伤后,又赠衣服和干粮把他送走。胡某到家后两次来信问候……在广店乡的苇园、芹菜沟等地,都有掉队的伤员被群众收留的事例。在七里岗战斗中英勇献身的20多名烈士的遗体,被当地群众安葬于七里岗下。这一切,充分反映了方城人民热爱红军的真挚感情。

    “红军路过拐河镇时,尽管一日数战,处在且战且走的紧急状态之中,但仍然不忘宣传党的主张,宣传红军的宗旨。”李洪军说,红二十五军途经方城,不但扩大了共产党和红军的影响,而且鼓舞着方城人民投入到火热的革命斗争中去。

    1934年11月28日下午,红军由石盘村经单庄、木石井、槐树庄、王家庄进入鲁山县境,离开了方城,继续向西挺进。

    在方城采访期间,记者曾在方城县委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孙留安家中,见到一块珍藏了近30年的“红军石”,凝聚着一位古稀老人对红二十五军的赤诚情怀。殷红的石头上,浅黄色的石纹酷似“八一”两个字。“这块宝贝是我1985年捡回来的,一直珍藏到现在。”孙留安说,当年,他参加撰写独树镇战斗历史时,在七里岗东侧的砚河河滩上发现了这块奇石。带回家后,经过清洗、打磨、抛光,红石愈发鲜红,而“八一”两字也更加逼真。

    孙留安手捧红石,遥想当年红军浴血奋战的情景,动情地说:“这块红石是中国共产党光辉历程的印记,它帮助我们铭记艰苦的岁月和发展的历程,昭示着明天的辉煌。”

全国数字报联盟
人民日报
人民日报海外版
市场报
健康时报
京华时报
国际金融报
江南时报
中国经济周刊
北京日报
北京晚报
京郊日报
北京晨报
北京娱乐信报
北京商报
竞报
首都建设报
中国交通报
北京现代商报
健康报
中国质量报
中国电子报
华夏时报
中国体育报
篮球报
中国足球报
体育新报
经济日报
中国工商报
中国教育报
山西日报
山西晚报
山西农民报
三晋都市报
山西经济报
山西法制报
山西市场导报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