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版:中原记忆
上一版  下一版  
 
危拱之的坎坷人生(上)
2010年3月31日 星期查看旧版(2007年11月24日以前)

一代女杰三次蒙冤被开除党籍,四次遭遇婚恋不幸
危拱之的坎坷人生(上)

在线荐稿记者博客联系记者

  危拱之 本版图片均为资料图片   1937年8月,邓颖超同红军女干部危拱之(中)、戚元德(左)在西安

  □记者 马国福

  导 读

  在旧中国,妇女处于社会的最底层,在受政治压迫、经济剥削的同时,还比男性多若干社会文化的禁忌和约束。从“五四”时代的反对小脚、走出家庭到革命时代舞枪弄棒、参与政治,至少有一部分妇女一改传统造型,实现了“不爱红装爱武装”的几千年来想都不敢想的梦。危供之是中国革命第一代女兵,她是中国红色文艺的先驱者和奠基人!她是唯一被开除党籍,而参加两万五千里长征的女红军!她是历经枪林弹雨,而三次蒙冤被开除党籍的革命战士!她是一生遭遇四次婚恋不幸的女人!她,就是危拱之!李先念号召:“学习危拱之同志的崇高革命精神!” 程子华赞扬:“忠于共产主义理想!”伍修权评价道:“危拱之同志的一生,是坎坷的一生。在她的一生中经历了中国革命的很多事情,个人遭受过很多不幸,但她百折不挠,始终满腔热情地为党、为人民工作。她是一位为革命做了出色贡献的女战士。长期以来,我对她始终是缅怀着深切之情。危拱之同志很值得青年一代崇敬!”蔡畅称赞道:“危拱之所走过的道路是极不平坦的。她毕生最为可贵之处,就是她在前进道路上,历尽坎坷,百折不挠,始终真诚热爱党,热爱革命事业,矢志不渝地为人民解放事业忘我奋斗。她的崇高革命精神,实在值得我们学习和发扬。”清明节前夕,为了纪念这位革命家,记者采访了有关学者、历史专家,从而再现了一代女杰危拱之的高大形象和坎坷人生。

  中国第一代女兵

  “1905年10月,危拱之出生在信阳城里的一个破落的书香门第,父亲危尚忠靠教书为生,具有反清思想,同情革命。”3月28日上午,河南省军分区史志办主任吴浩在接受采访时说,“危拱之乳名小玉,学名危玉辰。参加革命后改名拱之,抗战初期在河南省委工作时化名林淑英、魏晨。她秉性刚强,小时候毅然扯去裹脚布,争得一双解放脚。危拱之幼年常听父亲讲孙中山的革命主张,同盟会起义反清故事,她对秋瑾烈士的事迹尤为敬仰。”接着,吴浩详细介绍了危拱之的革命生涯。

  1926年冬,危拱之等10多名男女青年来到武昌报考黄埔军校武汉分校。到武汉不久,危拱之加入中国共青团。武汉分校招生(黄埔六期)考试的题目是《你为什么要参加革命军?》,危拱之写道:现实生活存在层层阶级压迫,农民种田而不得果腹,工人织布却不能暖身,青年在帝国主义和军阀压迫下望不到前途,妇女没有人身自由。我要参加革命军,拿起枪杆子,将天下不平的事情尽情打平!

  军校考官对危拱之的答卷非常满意。不久,她收到了武汉分校的录取通知书。这是黄埔军校招收的第一批女生学员。1927年4月,她转为中共党员。

  同年5月,驻守宜昌的国民革命军独立第十四师师长夏斗寅,受蒋介石的收买,与四川军阀杨森勾结,乘武汉国民政府组织第二次北伐,武汉空虚之机,率部叛乱。在讨伐叛军的战斗中,以危拱之、赵一曼、游曦等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为骨干组成的中央军校女生队,随中央独立师西征。这支200余人的女生队,担负作战、宣传和救护等重任,战功卓著,被誉为革命妇女武装的先锋。

  “1927年7月,国民党反动派叛变革命,大肆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武汉分校解散,危拱之听从党组织的安排,到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医院工作,并随军南下广州。”吴浩说,“12月,广州起义爆发,危拱之在枪林弹雨中奋勇救护伤员。起义部队撤出广州后,在花县整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师,转战海陆丰地区。危拱之被组织上分配到师政治部做宣传工作。随后,她又任东江特委党校团支部书记、海丰工农苏维埃政府文书、苏维埃政府卫生局医院救护员,参与创办《红军生活报》和《造反》杂志,积极鼓动、组织农民起来,开展打土豪分田地运动。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1928年4月,海陆丰苏维埃运动失败,危拱之等人在党组织的安排下撤退到香港九龙,后经恽代英介绍,她从香港来到上海,与中共中央接上了关系。7月,中共中央派危拱之赴河南工作,任省委妇女科长,与新任省委书记张景曾以夫妻名义为掩护,对外开展革命活动。1926年前,张景曾受中共豫陕区委书记王若飞的派遣,曾经在信阳谭家河农协开展农民运动,人称“张和尚”。危拱之听过他的课,印象颇深。

  “当时的河南一片白色恐怖,1928年4月,中共河南省委机关被破坏,省委书记周以栗等被捕,张景曾接任书记。”省委党史研究室二处原处长、副研究员段德文在接受采访时说,“危拱之协助张景曾在开封重新建立省委秘密机关,与河南各地党的组织恢复联系,开展艰苦卓绝的革命斗争。她主持制定了《河南妇女工作大纲》。10月,在省委常委扩大会议上,危拱之当选为省委委员、省委妇女工作委员会书记。在艰险的斗争环境里,危拱之和张景曾产生了真挚的爱情,二人由假夫妻结为真夫妻。1928年底,省委机关被敌人破坏,省委军委书记、省委秘书长、团省委书记等多人在开封被捕。敌人在河南各地大肆搜捕共产党人。1929年2月,张景曾和危拱之被迫离开河南,赴上海向中共中央报告河南党组织的情况。党中央决定派张景曾和危拱之赴苏联学习。”

  1929年6月,危拱之、张景曾等一行人来到莫斯科沃尔洪卡大街16号中国共产主义者劳动大学(原名中山大学)。张景曾被分配在特别班(为中国共产党高级干部专门开设的班级)学习,危拱之最初被分配在俄文13班学习。初到苏联,怀有身孕的危拱之,为了不给组织增加负担,全身心学习革命理论,征得张景曾的同意,毅然做了人工流产。暑假,危拱之等中国学员被安排到海滨城市敖得萨等地度假。苏联有关方面为帮助中国共产党培养革命文艺骨干,派出一批著名演员,来到危拱之等中国学员的度假地,对他们进行文艺培训,排练歌剧、话剧、舞蹈等。10月,危拱之被编入普通班第一班,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

  这时,斯大林在苏联搞大“肃反”。掌控中山大学支部大权的一伙人,利用苏联“肃反”,在中山大学搞“清党”,残酷打击不满“左”倾教条主义的学员。张景曾因反对“左”倾教条主义被开除党籍,后失踪(一说被秘密处死)。危拱之不相信自己的丈夫是“反革命分子”,因坚持丈夫的观点,被批判斗争,最后被定为“托派嫌疑分子”,受到“开除党籍一年”的处分,强令她到一家印刷厂劳动改造。

  苏联留学之旅,使危拱之失去了心爱的丈夫,自己也被残酷斗争,但她仍然坚持真理不屈服,执著追求真理。

  红军历史上第一个

  正式的文艺团体

  1931年2月,危拱之奉命回国,抵达上海。4月,党组织派她到中央革命根据地工作,在闽西苏区彭(湃)杨(殷)军政学校任教员。同年夏,在闽粤赣军区参谋长肖劲光过问下,恢复了危拱之的党籍。

  1931年冬,危拱之被派到中央红军大学工作,任校党委委员兼俱乐部主任。在校长刘伯承的支持下,危拱之、李伯钊、伍修权等人很快创办了红军八一剧团,这是红军历史上的第一个正式的文艺团体。剧团移植演出了苏联舞蹈《水兵舞》、《红色机器舞》、《丰收舞》,编排演出了反映革命根据地斗争生活的话剧《我,红军》、《杀上庐山》、《粉碎敌人的乌龟壳》、《智擒地主婆》、《为谁牺牲》等节目,中央苏区军民争相观看,极大地鼓舞了苏区军民的革命激情,丰富了苏区军民的文化生活。

  “危拱之还经常率剧团赴前线慰问红军部队,她成为中国红色文艺的开拓者。”河南省史志办编辑万灏说,“1932年夏,苏区中央局决定在八一剧团的基础上组建中央苏区工农剧社,张欣任社长,危拱之任副社长。中央局要求,工农剧社除了搞好自身的节目外,更重要的任务是负责领导全苏区的文艺工作,各革命根据地都要建立工农剧社的分支机构,工农剧社总社负责为各根据地的分社训练文艺干部,帮助编剧、排练节目。危拱之满怀喜悦投入到苏区的革命文艺事业中,她的优美舞姿和嘹亮歌声,时刻鼓舞着苏区军民去战斗。”

  1932年冬,厄运又一次向危拱之袭来。“左”倾机会主义路线统治下的苏区中央局决定在党内和红军中大搞“肃反”。与危拱之建立了恋爱关系的红军大学军事教官郭化若被怀疑为托洛斯基分子,政治保卫局派人与危拱之谈话,要求她秘密监视郭化若,及时报告他的一言一行。对此,危拱之予以严词拒绝,她说:我相信郭化若,他不是托派分子。危拱之把政治保卫局与她谈话的内容告诉了郭化若,为了拒绝执行政治保卫局布置的任务,她与郭化若终止了恋爱关系。政治保卫局对危拱之十分恼火,决定对她进行隔离审查。12月,危拱之被苏区中央局“永远开除党籍”,她被允许留在红军大学继续从事文艺教育工作。

  这次双重打击,危拱之失去了爱情,失去了党籍。

全国数字报联盟
人民日报
人民日报海外版
市场报
健康时报
京华时报
国际金融报
江南时报
中国经济周刊
北京日报
北京晚报
京郊日报
北京晨报
北京娱乐信报
北京商报
竞报
首都建设报
中国交通报
北京现代商报
健康报
中国质量报
中国电子报
华夏时报
中国体育报
篮球报
中国足球报
体育新报
经济日报
中国工商报
中国教育报
山西日报
山西晚报
山西农民报
三晋都市报
山西经济报
山西法制报
山西市场导报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