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版:以案说法
上一版  下一版  
 
宝贝回家的路还有多远?
2009年5月5日 星期查看旧版(2007年11月24日以前)

宝贝回家的路还有多远?

在线荐稿记者博客联系记者

  姓名:陈恩浩 性别:男   出生日期:2005年9月   失踪时间:2006年2月17日   失踪地点:河南省宝丰县张八桥镇嘴陈村   姓名:冯云 性别:女   出生日期:1999年11月9日   失踪时间:2008年3月20日   失踪地点:山西太原万柏林区在上学的路上失踪   姓名:彭文乐 性别:男   出生日期:2004年   失踪时间:2008年3月25日晚   失踪地点:广东省深圳市公明镇合水口村愉和购物广场   姓名:王煜 性别:男   出生日期:2000年8月   失踪时间:2004年2月23日   失踪地点:河南省平顶山市郏县

  

  想不要自己的眼睛,因为它们再也看不见你可爱的模样;想不要自己的耳朵,因为它们再也听不到你叫“妈妈”的声音;想不要自己的双手,因为它们再也不能触碰到你的肌肤;想不要自己的身体,因为它再也不能与你拥抱;想不要自己的思想,因为它再也不能与你心有灵犀。现在,我还留着它们,因为我还不想放弃,我要依靠它们找到你——我的宝贝!——一位丢失孩子的母亲的泣诉

  记者 王圆圆

  母亲节  他们将在悲伤中度过

  2008年5月1日,我们都在享受着小长假带来的轻松安逸,记者突然接到了一位陌生人的电话:“记者同志,请你帮帮我好吗?我的孩子被人偷走了,我找了宝宝整整5年了,我每天晚上都会梦到他……快要过母亲节了,孩子的妈妈会在更悲伤中度过……”来电话的人叫王长利,平顶山郏县人。他的儿子王煜在2004年2月23日晚8时在自家门口玩耍时被人贩子抱走,当时只有3岁多,至今杳无音信。

  随后,在采访过程中,王长利把记者带进了属于他们自己的一个小圈子,记者在这里认识了解了一些失去孩子的可怜的父母。在这个叫做“寻子联盟”的QQ群里,他们互相倾诉、鼓励、安慰、扶持着。看着他们强忍着心里的痛苦还无私地鼓励着别人,记者也忍不住多次流泪。

  在一位寻子父亲彭高峰的日记里,记者读到这样的一段话:今天是乐乐走后第355天的日子。一整天,我都在看你留给我的唯一模糊的视频。爸爸怕忘记你的模样,但终于要被迫承认,你离开了我们。我以为经过355天撕心裂肺的疼痛,我会变得坚强,抑或麻木。但此时此刻,泪水仍会流下来。我真的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失去你。从拥有你开始,我就没想过会失去,所以我无法接受,我不能接受你的离开。我的心被彻底掏空,我左顾右盼,我沉默,我自言自语,我真的失去了活的信心和勇气。尽管众人都说还有希望。但我知道,希望是越来越渺茫,我这残存的身体还有何用?你的离开,我背负一生一世愧疚的债,爸爸对不起你,爸爸没有保护好你,可是你是否知道,只要你能回来,爸爸真的愿意用自己的命去换你,你在哪里?

  又有多少像乐乐爸爸这样的父母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有多少这样懵懂无知、稚嫩的孩子被残忍地从父母的怀抱里夺走?5月10日便是天下所有母亲的节日,这些失去孩子的母亲将会倍感孤独。

  全民携手  解救被拐儿童

  2008年7月23日,山西太原的冯建林夫妇在经历了4个月的失女之痛后,无奈将自己维持生计的农用车改装成“寻女车”走上了寻找失踪女儿的艰难之路。冯建林的一句话深深感动了记者:“只要能减少或避免更多家庭因为丢失孩子而造成的痛苦,我所做的一切就是值得的。”一位失去女儿的父亲都能想着帮助别人找孩子,我们这些生活在幸福美满家庭里的人们怎忍心袖手旁观呢?

  在如何防范人贩子的问题上,记者采访了“宝贝回家寻子联盟”的站长,他提醒大家:人贩子离您并不遥远,请保护好您的孩子。1.在公共场所大人的视线不能离开孩子,拒绝陌生人抱孩子;2.商场购物时不要让孩子走离自己的视线范围,发现陌生人抱孩子,不要犹豫,马上呼救,同时冲上去抢过孩子并请周围的人扭住人贩子,打110报警;3.走人行道时尽量靠里走,防止人贩子利用机动车飞车抢夺;4.孩子能说话时,就训练孩子背家庭电话号码;5.确保大门随时锁好,防止人贩子入室抢孩子;6.在正规保姆介绍所聘请保姆,保留好保姆的身份证复印件和清晰的生活近照。

  郑州市上街区检察院副检察长柴俊钊认为,在对这一犯罪行为进行坚决打击外,还必须采取综合治理等预防措施,才能从根本上遏制此类犯罪势头。

  首先,大力宣传法制,重在实效。有些偏远地区的人贩子法制观念淡薄,缺乏社会的责任感。所以,加强在人民群众中的法制宣传,增强群众的防范意识。

  其次,成立机构,加强合作,形成防范网络。一是在国家有关部门(比如在国家公安部)的统一部署下,各地成立“打拐”办公室;二是直接与司法、民政、妇联、工会、村委会等社会组织就“打拐”问题进行联系;三是通过现代话通讯设备加强网络合作,在全国范围内形成对拐卖儿童犯罪活动进行稳、准、狠的严打氛围,让此类犯罪分子无法躲藏。

  再次,完善法律规定,解决破案困难。鉴于当前国家法律还不健全,应尽快修改法律规定,提高对拐买拐卖儿童犯罪的立案起刑点,以增强对此类犯罪的打击力度。

  最后,加大打击力度。为了消除“买方市场”,彻底堵塞贩卖儿童市场的源头,公安司法机关应加强合作,相互支持,互相配合、相互监督,用活用够法律规定,从严、从重、从快惩罚该类犯罪。

  警民齐心  严打拐卖行为

  记者从省公安厅了解到,4月14日至5月底,全省公安机关将集中50天时间,开展打击拐卖妇女儿童专项行动。省公安厅明确要求,行动期间,公安机关要全警动员,以派出所为单位,集中50天的时间,按照“村(街)不漏户、户不漏人”的原则,对本地失踪妇女儿童和来历不明、疑似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登记造册,从中发现线索。凡是群众到派出所、刑警队报妇女儿童失踪的,要“件件有记录、件件有人管”,并迅速开展查找工作。对立案侦办的拐卖妇女儿童案件,明确专人,落实责任,案件不破人员不撤。凡发现被拐卖妇女儿童下落的,要配备足够警力,确保解救工作万无一失。

  近日,全国打击拐卖儿童DNA数据库建成,公安部A级通缉令追捕拐卖儿童的犯罪分子,让我们看到了温暖的阳光,不管世界有多大,只要大家齐心协力地努力,就会有重逢的希望。

  虽然我国连年把打击拐卖儿童犯罪作为重点对象,但是,此类犯罪为何屡打不绝呢?记者就此采访了荥阳市检察院检察官卢凯鹏,他认为有如下原因。

  一是金钱驱使,利欲熏心。拐卖儿童是犯罪分子最容易得到巨大非法收入的伎俩。据有关报道证实,他们每拐卖一个儿童可获取3万元至5万元,甚至更多。

  二是非法交易市场为此类犯罪提供了机会。一些法律观念淡薄的人受封建思想的影响,为了养儿防老,在达不到理想的情况下,便想着拿钱买个孩子算了。正是这种一方愿卖,一方愿买的情况,为人贩子提供了拐卖儿童的市场。

  三是容易得手,风险性小。一般被拐卖的儿童多为5岁以下的孩子,太大的孩子人贩子怕他们反抗,还怕他们跑掉,更怕他们举报作证。

  四是防范意识薄弱,警惕性不高。这类案件多发地有三处:一为流动暂住人口家庭,因家长忙于工作,无从顾及孩子,为犯罪分子提供了作案机会;二为城乡接合部和农村,因这些地方的人大多是农民,相对来说警惕性薄弱;三为小学校、幼儿园和医院等儿童集聚的地方。

  五是法律规定有缺陷,震慑力度不强。我国《刑法》第二百四十条和第二百四十一条规定,对一般拐卖儿童的人犯,处5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对收买被拐卖的儿童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这样的处罚起点显然太低,不利于打击和杜绝该类犯罪。

全国数字报联盟
人民日报
人民日报海外版
市场报
健康时报
京华时报
国际金融报
江南时报
中国经济周刊
北京日报
北京晚报
京郊日报
北京晨报
北京娱乐信报
北京商报
竞报
首都建设报
中国交通报
北京现代商报
健康报
中国质量报
中国电子报
华夏时报
中国体育报
篮球报
中国足球报
体育新报
经济日报
中国工商报
中国教育报
山西日报
山西晚报
山西农民报
三晋都市报
山西经济报
山西法制报
山西市场导报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