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14版:聚焦 上一版  下一版  
拿什么补偿我
被迟到入学通知书毁了的37年?

拿什么补偿我
被迟到入学通知书毁了的37年?
37年前,他被大学录取却被顶替 12年前,他被学校录取却没毕业60岁的张虎群说,如果当时上了大学,现在就不会靠低保维系生活他试图起诉学校,索赔115万余元 学校律师称,他应找顶替者索赔

在线荐稿记者博客联系记者

  37年过去,张虎群说他不想再要什么毕业证了。他想要的,是弥补这37年的损失

  37年前,他被大学录取却被顶替 12年前,他被学校录取却没毕业

  60岁的张虎群说,如果当时上了大学,现在就不会靠低保维系生活

  他试图起诉学校,索赔115万余元 学校律师称,他应找顶替者索赔

  河南商报记者 赵强 文/图

  “如果不是被人冒名顶替,我上了大学,现在大小也得是个领导,哪能像现在这样。”这句话,时常挂在张虎群嘴边。

  1976年,他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却迟迟进不了校门。2001年,他得知当时被人冒名顶替了。

  他状告了教育部。学校“特事特办”接收了他,他却因缺考、不及格科目太多没领到毕业证。如今,60岁的张虎群早已放弃求学的理想。他索要115万余元的巨额赔偿,以弥补这37年来的损失。

  37年前

  他被推荐上大学

  却一直没能入校

  2013年3月11日晚,张虎群从宜阳县老家来到洛阳,等待第二天上午可能改变他人生命运的开庭。

  进了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庭,他才知道,他的事儿还没有立上案——法官要研判这事能不能进入诉讼程序。

  这是张虎群第4次打官司。他想给37年前被人冒名顶替上大学的自己讨个说法。

  1974年,张虎群高中毕业,由于高考制度还未恢复,一心想上大学的他只好回家务农,后来在村里当了会计。

  因为表现优秀,经村民推荐、领导批准、学校复审,1976年11月,他收到“岳滩农学院”(“洛阳农专”前身)的录取通知书。

  通知书上没写啥时候开学,只是说开学时间另行通知。张虎群隔三差五就去学校打听,几个月后,学校工作人员说“开学通知书已经发给你了”。

  这时,并未见到开学通知书的张虎群意识到,出问题了。

  12年前

  因入学资格被人顶替

  学校特事特办录取了他

  1979年,张虎群来到已搬到新安县的学校咨询,校方对他说,入学除了要有录取通知书和户籍证明,还必须有“开学通知书”,因为他没有按时报到,已按自动退学论处。再去找,学校保安不让他进校门。

  1981年,张虎群无意中听说,有人通过冒名顶替上大学,他怀疑自己被人顶替了。这时,他想到了上访。

  2001年,接到省纪委驻教育厅纪检组的来函,洛阳农专进行了调查,承认“(张虎群)被人冒名顶替没能到校学习的情况基本属实”。

  当年3月,省教育厅批示,同意恢复张虎群学籍。6个月后,张虎群收到洛阳农专的录取通知书,他被动物科学系畜牧兽医专业录取。

  9年前

  缺考、“挂科”太多,他没拿到毕业证

  入学时已年近50,张虎群的记忆力很差。

  文化课基础差、学习压力大、家里的农活还指望他挑大梁……张虎群在第二学期就回家自修了。

  到2004年学业期满,他缺考了24门,仅参加了10门考试,有4门不及格。而这时,洛阳农专也和另外两所学校合并,改为河南科技大学。

  省纪委驻教育厅纪检组的一句“请省科技大学解决其毕业证问题”,让张虎群看到了希望。

  但学校认为,张虎群没有达到学校的学籍管理规定要求,“不符合毕业条件”。2004年7月,张虎群没有拿到毕业证,而是领到了“结业证”。他不敢把证书拿出来,心如死灰。

  7年间

  艰难维权路

  2005年,张虎群进京找到教育部,后来教育部让省教育厅进行复查。

  2006年,张虎群等到了学校的书面意见,“学校经研究,不能同意您的请求。”

  张虎群选择了去法院打官司,状告母校河南科技大学。

  张虎群说,因为法院迟迟没有受理,2009年、2010年,他两次到省高院反映情况。2010年9月,洛阳涧西区法院受理此案。

  但法院的一审判决结果让张虎群始料未及,法院以诉讼超过我国法律规定的20年最长民事诉讼时效期为由,驳回了他的诉讼请求。

  张虎群提起上诉,2011年11月,洛阳中院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违反法定程序,将案件发还重审。

  涧西区法院重新审理,但由于张虎群找不到顶替他的人是谁,无法证明学校存在过错,而且法院认为“受教育权”是宪法赋予的权利,不能以受教育权被侵犯为由提起民事诉讼,驳回了张的上诉。

  追问

  到底能不能立案?

  37年的损失能否通过民事诉讼解决?法院能不能立案?成为张虎群现在最大的困惑。

  “既然承认我是被人顶替了,学校咋能不知道是谁顶替的?”张虎群说。

  昨天,河南科技大学的代理人王律师说,学校承认张虎群被顶替,也是翻阅原始资料,“推测得知,证据也不充分”。学校几经搬迁、合并,原来的工作人员已很难找到。

  但张虎群不买账。他向学校索赔115.2万余元,包括多年上访的交通费、生活费,大学毕业后分配工作可预期的经济利益、住房公积金、职工福利以及精神损失费。

  王律师认为,张虎群就是想“讹钱”。“既然发现一直没收到开学通知书,当时为什么不催学校查明情况?怎么过了20多年才拿这说事儿?要赔偿,应该去找顶替的人。”

  由于校方不同意调解,昨天,法院让双方回去等结果。

  讲述

  不要博士证,要“斗争到底”

  张虎群说,因为他的事,妻子得了抑郁症,家里经济窘迫。

  如今,一家人挤在20多平方米的陋室里。二儿子在郑州上大学,每月需要三五百元生活费,“最怕他打电话,一打电话就要钱。”

  他的小儿子在宜阳读高中,学费都是借的。

  张虎群将这些苦恼,归因于当年没能按时进入大学。

  他说,那时候学校包分配,当时一起被推荐上大学的两个“同学”都在河南科技大学任教,一个是副教授,另一个也是领导。

  “如果那年我上了大学,现在不会过这样的生活,大小也得是个领导。”张虎群说,他现在吃着低保,每月200多元,以卖西瓜、红薯勉强维持着这个家。

  “现在就算给我毕业证,又能咋地?给个博士证我都不要。我要补偿,为这被毁了的37年。”张虎群说,他的打算只有四个字,“斗争到底”。

  相关链接

  版本

  1

  冒用其他考生档案投档

  2004年9月,时任湖南省隆回县公安局政委的王峥嵘从女儿王佳俊的班主任处获取了罗彩霞的高考(论坛)信息,伪造了罗彩霞的户口迁移证、考生登记表等证件。王峥嵘通过运作,让贵州师范大学历史与政治学院录取了罗彩霞,然后从学校直接取走了录取通知书。而档案被占用的罗彩霞不得不复读一年。

  版本

  2

  冒名者购买录取通知书

  1999年,河南尉氏县高二学生庞跃华拿着张志刚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冒名顶替进入河南省开封市广播电视大学学习,后参加工作,并升为副科级干部。庞跃华家人称,当时张志刚家人知情,并接受了好处费。张志刚对此予以否认,并在10年后与庞对簿公堂。

  版本

  3

  教职人员偷换录取通知书

  2009年,湖北孝感的王俊亮发现自己曾在2002年被湖北农学院录取,没有参加高考的高二学生郑飞顶替他上了大学。王俊亮当年的班主任是郑飞的姨父,事后他承认亲手将王俊亮的录取通知书交给了冒名者郑飞的家长。

  版本

  4

  伪造准考证和录取通知书

  2009年考上海南大学的楚文博发现,早在2007年就有人冒用他的信息在郑州大学升达经贸管理学院上了两年学。据调查,在2007年,假“楚文博”出具的准考证和录取通知书是伪造的。

全国数字报联盟
人民日报
人民日报海外版
市场报
健康时报
京华时报
国际金融报
江南时报
中国经济周刊
北京日报
北京晚报
京郊日报
北京晨报
北京娱乐信报
北京商报
竞报
首都建设报
中国交通报
北京现代商报
健康报
中国质量报
中国电子报
华夏时报
中国体育报
篮球报
中国足球报
体育新报
经济日报
中国工商报
中国教育报
山西日报
山西晚报
山西农民报
三晋都市报
山西经济报
山西法制报
山西市场导报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