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21版:热线
上一版  下一版  
 
镜头里,那慢慢逝去的风景
花7800元
“买”回9000元冥币
花三四千
买辆自行车迎亲
2010年1月13日 星期查看旧版(2007年11月18号以前)

环境污染,猎人捕杀,年年都来金水河繁衍的越来越少
镜头里,那慢慢逝去的风景

在线荐稿记者博客联系记者

  行人一颗石子,惊起游在水里的几只。摄影爱好者老张说,再过几年,不知道能不能在金水河边看到这些“老朋友”了   一只飞到路面上的不幸被车撞死

  冬来春去,在金水河中繁衍的(音为pi ti,外形如鸭,嘴直而尖,又名“水葫芦”)刚一出现,就引来不少“城市猎人”的捕杀。

  摄影爱好者老张,每年冬天都关注着这些。他说,照这样下去,几年后的金水河怕是再也见不到了。

  ■商报记者 梁辰/文

  杨东华/图

  9时

  河中的“精灵”

  昨日的郑州沐浴在冬日暖阳中。未来路段的金水河堤上,三五个行人在晨光中漫步,河面上,一群“小鸭子”在嬉戏着。

  这群“小鸭子”有七八只,在桥洞周围未结冰的河面上来回游着。“小鸭子”不时展开双翅掠起水面,留下一串串涟漪。

  拉着爷爷在河堤上玩耍的小男孩,想让“小鸭子”尝尝口袋中的饼干。他拿出一块,用力扔到水中,却没有引起“小鸭子”的注意。一对顺着河堤散步的情侣,停下脚步,微笑着朝“小鸭子”挥挥手,相拥远去。

  郑州市动物园的动管科长李先生说,这些水鸟叫,生活在湖泊、江河水库、溪流等环境中,各地都有,黄河滩上能见到,但郑州市区并不多见。是留鸟(即某地一年四季皆可见的鸟类,不随季节迁徙),金水河中的这些,大都从黄河滩飞来,是为了繁育后代。“市内水域并非很适合它们繁衍,迁来应属无奈。”

  10时

  “猎人”的觊觎

  一名30来岁的男子,顺着“禁止下桥”四个红色大字旁的通道下到岸边。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弹弓,瞄准之后,铆足劲射去。石子没入水面,小仓皇散去。男子再瞄准、射击。 

  一只受伤的扑棱着,在水面上划出散乱的轨迹。兴奋的男子捞起“猎物”装进塑料袋,拎走。

  半小时后,又有两名青年男子带着几个小孩在河边布下陷阱。孩子们嬉戏着、喊叫着,把小石头掷向,把它们往桥洞下赶。两名男子拿着带长木柄的网兜,试图把游来的网住。猎物越来越近了,孩子们愈发兴奋,更用力地扔石子。路过此处的未来路巡防队员张广学制止了扔石子的孩童,桥下的两名男子迅速开溜了。

  张广学说,那名30来岁的男子经常过来捉,这种鸟卖不上价钱,拿回家都吃肉了。“最开始河里来了一二十只,现在只有六七只了。”

  11时

  生命的逝去

  “猎人”走了,水面又恢复了平静。被惊扰的小躲在桥洞下,不出来了。

  终于有一只钻出桥洞,随后另外几只也出来了。河面上又恢复了活力。

  没有结冰的河域,并不大。来回游着,一只被行人惊扰的,忽然掠起水面。或许是迷失了方向,它越飞越高,试图穿越桥面,去桥南侧的河面。桥上的汽车川流不息,撞上了一辆黑色轿车,落在路上。张广学在车流中捡回这只,它已经死了。“活蹦乱跳的生命就这样没了。”几名路人围上来,惋惜地说。

  11时30分

  老张的哀叹

  家住未来路的老张,今年终于等来了这些盼望已久的朋友。

  老张今年65岁了,是某机关的退休职工,也是一名摄影爱好者。他说,在金水河、熊儿河、西流湖、如意湖和有水域的紫荆山公园,自己以前都拍到过这些安静生活的小。但这些小越来越少了。

  “原来金水河能见几十只,都是冬来春去,成群结队的。”老张说,金水河是郑州的亮点,小又是金水河的亮点,自己把它们当成城市的一部分。

  每年一到这个时候,老张都盼望能在熟悉的地方,见到从未跟自己说过话的朋友。

  今年冬天格外冷,金水河、东风渠里都结了冰。一直没有出现,老张心里有些怅然若失。

  直到小出现在金水河上,老张才出了一口气。但是今天发生的一切,让他更加揪心:“几天就少了十来只,照这样下去,不知道来年能不能再见到。”

下一篇  
全国数字报联盟
人民日报
人民日报海外版
市场报
健康时报
京华时报
国际金融报
江南时报
中国经济周刊
北京日报
北京晚报
京郊日报
北京晨报
北京娱乐信报
北京商报
竞报
首都建设报
中国交通报
北京现代商报
健康报
中国质量报
中国电子报
华夏时报
中国体育报
篮球报
中国足球报
体育新报
经济日报
中国工商报
中国教育报
山西日报
山西晚报
山西农民报
三晋都市报
山西经济报
山西法制报
山西市场导报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