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J02版:追忆豫剧表演艺术家魏云
上一版  下一版  
 
排练刻苦 “银环娘”棍打“银环”
2007年12月9日 星期查看旧版

《朝阳沟》导演之一许欣回忆
排练刻苦 “银环娘”棍打“银环”

在线投稿记者博客联系记者

  在中南海演出《朝阳沟》,魏云(右一)等剧组成员受到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等老一辈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并合影留念。
  魏云在艺术上精益求精、一丝不苟。主要代表剧目有:《朝阳沟》、《朝阳沟内传》、《人欢马叫》、《姑娘心里不平静》、《小二黑结婚》、《野火春风斗古城》、《冬去春来》、《沙家浜》、《家庭公案》等。
  1999年4月,魏云(右)和《朝阳沟》中银环的生活原型、河南省登封市朝阳沟村村民赵银环相聚一起,追忆往事,感慨万千。

  ■商报记者 陈和生

  “唱城市唱农村殷殷深情,人也留地也留哀哀我心。”12月5日10时50分,著名豫剧现代戏表演艺术家魏云、中共党员、国家一级演员、《朝阳沟》中“银环”扮演者魏云在郑州病逝,走完71载人生路。

  12月7日上午,记者专门走访了魏云生前的好友、学生,他们共同回忆了生活中低调做人,艺术上精益求精的表演艺术家魏云。

  体验生活

  两个“银环”亲如一家

  1936年,魏云出生在郑州市。

  还是小姑娘的时候,魏云就喜欢唱唱跳跳。15岁那年,能歌善舞的魏云参加郑州市文工团当演员,开始她的演艺生涯。随着文工团的整编调整,魏云又先后调入河南省文工团、河南省豫剧院、河南省豫剧三团任演员。

  1958年,杨兰春的《朝阳沟》剧本创作出来后,河南省豫剧三团就开始进行排练。当年,参加演出的所有演职员,全部来到了曹村(即现在的登封市大冶镇朝阳沟村)体验生活,一去就是一两个月的时间。

  豫剧《朝阳沟》初排时,马琳饰演“银环”。由于当时的政治演出任务比较重,她们几个演员常常都得会“全活”。热情好客的曹村群众高兴得没法说,他们按照杨兰春和大队支部书记的分配,每家每户都腾出了房子,让剧组的客人吃住在家。

  当时大部分演员都是“对号入座”,魏云被分到了“银环”的生活原型赵银环家。虽然是排戏,但每天都要和赵银环同吃同住同劳动,魏云挣到的工分,记在赵银环的名下。除此之外,就是认真观察赵银环平时的言谈举止。

  对魏云那段体验生活的经历,我省著名编导许欣(《朝阳沟》导演之一)最为清楚。从1952年开始,许欣就和魏云在同一单位共事。早期,他们在舞台上共同演过戏,比如《罗汉钱》、《姑娘心里不平静》等剧目,后来许欣当导演时他们也有过不少的合作。许欣回忆说:“天天生活在一起,魏云和赵银环的家人有了感情,亲如一家。”

  有一天下大雨,魏云急着要赶回郑州。赵银环家的老太太不放心,不顾自己感冒发烧,执意要把魏云送到村口。老太太说:“闺女,俺老不想让你走啊!你一定要回来看看。”魏云不忍心老太太拖着病体站在雨中,老太太说:“在俺农村里感冒不算个病,多喝点热水就过去了。”

  魏云感动得直流泪,她舍不下那份朝夕相处得来的亲情。1964年春,许欣到曹村附近的村子去体验生活,魏云还让他捎上点心给赵银环家的老太太带去。

  

  真情表演

  电影《朝阳沟》火了“银环”

  到了1963年,长春电影制片厂来人打算拍电影《朝阳沟》。

  既然是拍电影,从演员、剧本到音乐方面都有更高的要求。当时,摄制组一行人到紫荆山公园、人民公园,观摩了几十场豫剧《朝阳沟》。有时候剧团去乡下演出,摄制组的人也跟着去。后来,电影导演从形象、表演、唱腔等多方面综合考虑,选定魏云来扮演电影《朝阳沟》中的银环。

  开拍时,魏云有点不适应,导演要求的哭戏不能按质按量的完成。摄制组的工作人员说,演员哭出眼泪有绝招——抹上眼药水吧。当时的导演不同意,觉得演员的表演不能有假,抹眼药水是在糊弄观众。魏云就回忆过去在朝阳沟生活时被感动的情景,不一会儿眼泪啪啪直掉。许欣认为:“一个演员的表演,要想给观众带来感染力,演员自身必须有生活体验,灵感是从生活中来的。”

  刚开始为电影录音时,唱词中有一处高音把魏云难住了,怎么也唱不上去。导演都有点着急了,要是再唱不上去就得换别人来配音。当时,魏云的心理压力非常大。自己演的电影,让别人来配音,她觉得不好看。经过几天的苦心钻研,魏云突破难关,一亮嗓子就把导演和录音师满意得直夸好。从那以后,魏云在自己的床头放一本美声方面的书,时不时翻翻看看,每天坚持练习运气、发声。

  许欣说:“魏云的唱腔可以称得上常唱常新,她将美声和传统相结合,再根据自己的声音条件科学发声。”拍电影后,魏云接到了全国各地很多热情观众的来信,她都认真对待,大部分都回了信。

  

  进京演出

  见到毛主席激动得说“错话”

  1963年冬天,在长春电影制片厂拍完《朝阳沟》戏曲艺术片后,河南省文化主管部门接到了文化部艺术局电话通知:调河南省豫剧三团到北京演出。到北京后,剧组一行住进了北京演出公司招待所。

  12月31日下午,专车早早地把《朝阳沟》演职员送到中南海怀仁堂,只是说为中央领导演出。那时候谁也不知道是毛主席要来看戏。演出结束已经是1964年元旦的凌晨了,剧场内灯火辉煌,台上台下一片欢腾。

  毛主席健步走上舞台,刘少奇、周恩来、朱德等中央领导同志紧随在后。这时候演员们都像孩子似的蹦了起来,不住地喊着:“毛主席!毛主席!”大伙簇拥着毛主席,都争着要和他老人家握手。毛主席用湖南口音说:“祝你们演出成功!”这时候,站在毛主席身边的魏云激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竟冒出一句:“俺都不会演戏。”毛主席笑着说:“演得好嘛!”

  

  排练刻苦

  杨华瑞动真格棍打魏云

  1982年,河南省豫剧三团排演《朝阳沟内传》。仅仅排练了18天,就在郑州上演了。后来在市区演出了106场,几乎场场爆满。1982年9月,中宣部调三团进京为出席中共十二大的代表们演出了《朝阳沟内传》。

  许欣说,饰演“银环妈”的杨华瑞因怕打伤饰演“银环”的魏云而不敢真打,结果假打的动作排了几次,木棍都没有断。杨兰春当场严厉批评演员的表演太假了,说:“观众掏钱买票看戏,要的是货真价实的质量。我们不能哄骗观众。”

  魏云指着自己的臂膀对杨华瑞说:“不用担心,来真的,打吧!”杨华瑞一棍子下去,只听   嚓一声,木棍折断了,但因用力过猛,魏云的臂膀上起了一道青痕。她抱着有些麻木的臂膀,嗓子哽咽着流下了眼泪。杨华瑞怔在那里,手下意识地松开,半截木棍掉在了地上。魏云扑向杨华瑞的怀中,唱出了“怎忍心把俺全家丢”那段30多句的唱词。

  当时,老戏剧家郭汉城看过这段戏后说,“魏云这段唱,字字有唱腔,句句含酸,以母女之情打动妈妈,使妈妈留下来不走,合情合理。”

  

  德艺双馨

  舞台上执著追求

  1993年10月退休之后,魏云仍活跃在各地的舞台上,积极参加社会公益性演出活动,耐心辅导、培养青年演员。今年十七大召开期间,魏云还不顾身体病重,亲自动笔,修改唱词,谱写唱段,讴歌新时期的繁荣盛事。

  我省著名相声演员范军和魏云同台演出的机会比较多,他观察到魏云认认真真地对待每一次演出。她经常在后台候场时还忙着练声,要以最佳的状态面对观众。“魏云老师只要出现在舞台上,她就像一团火一样,让演出现场气氛达到高潮。在生活中,魏云却是一位非常低调、慈祥朴实的老人。”范军说,“听老一辈艺术家说,当年《朝阳沟》演出的火爆可谓万人空巷,魏云老师的知名度不亚于当今的超女。她是我们广大观众的偶像,影响了整整几代人。她是平和中见伟大的一位老人,是我们河南艺术界的老宝贝。”

  2001年河南省豫剧三团复排《朝阳沟》,河南省豫剧三团青年演员杨红霞有幸成为第三代“银环”。杨红霞说,能饰演“银环”这个角色,那全是魏云老师的功劳。“演《香魂女》的时候,魏老师就一直观察我。过了段时间,她认为我能演好这个角色,就亲自推荐给导演。”

  在杨红霞的记忆中,魏云是一个执著的戏曲人。“查出来病后,她都已经躺在病榻上了,我们去看她,还是只说戏,没别的。”

  2005年,中央电视台的《空中剧院》节目组来河南做现场直播。为了把《朝阳沟》这个戏拍好,杨兰春、魏云老师亲自上阵。当时,魏老师已经生病了。因为杨红霞一个摔桶的动作做得不好,她非要亲自示范。摔的时候脚下一滑,自己也摔倒在地。“魏老师就是这样的人,一句台词、一个动作、一个唱腔不对,都过不了她的眼。”

  就在魏云病逝的前一周,许欣还去医院探望了这位共事半个世纪的老朋友。那时候,魏云头脑还比较清醒,但是说活少气无力的。许欣说:“魏云的坚强让我从心里佩服她,她忍住病痛不吭一声。她说不能吭啊,怕孩子们替她担心。我曾把陈毅的诗句《大雪压青松》抄给她,这段诗句适合她的人品、艺品和性格。”

全国数字报联盟
人民日报
人民日报海外版
市场报
健康时报
京华时报
国际金融报
江南时报
中国经济周刊
北京日报
北京晚报
京郊日报
北京晨报
北京娱乐信报
北京商报
竞报
首都建设报
中国交通报
北京现代商报
健康报
中国质量报
中国电子报
华夏时报
中国体育报
篮球报
中国足球报
体育新报
经济日报
中国工商报
中国教育报
山西日报
山西晚报
山西农民报
三晋都市报
山西经济报
山西法制报
山西市场导报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