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版:豫风 上一版  
悼诗人王绶青
悼王绶青先生
悼绶青
诗人王绶青
难忘儿时重阳节
桂香盈满重阳日
重阳节踏秋
母亲的重阳节

    □张理坤

    一年一度秋风劲,不似春光,胜似春光。又逢重阳,天高云淡,趁着秋日暖阳,一家人兴致勃勃地去踏秋。

    郊外的空气格外清爽,刚停好车,孩子们便欢呼雀跃地奔向湖边,细柳婀娜之下,一群人在放生,十几筐泥鳅、活鱼回归自然,刹那间波光粼粼,水天一色中沙鸥翔集锦鳞游泳,好一个万类霜天竞自由!沿着蜿蜒的堤坝,年近七旬的父母健步如飞,天真烂漫的孩子们活蹦乱跳,而立之年的我们扛着背包、拎着水壶前呼后拥。远处游人如织,一声声啼鸣悠远清越,召唤着我们不断前行。行至切近,碧水清潭,黑如锦缎、洁白如雪的天鹅往来游弋,小巧玲珑、成双成对的鸳鸯引颈嘶鸣,父亲取出预先准备的饵食,孙子孙女们争先恐后地接过来,在手中挥舞热情招呼着水禽们,似乎通了人性,不一会儿在水边聚集了十多只,个个像嗷嗷待哺的婴儿眼巴巴地盯着孩子们手中的美食,青菜叶、面包片、馒头屑,在围观者的簇拥下你争我抢、风卷残云,猩红的角喙、鲜亮的羽毛、颀长的脖颈、轻盈的脚蹼,凑成了那么活泼可爱的鸟精灵!

    绕过天鹅湖,前面出现岔路口,一条通向平坦的花园草坪,金菊绽放,在青葱掩映中璀璨夺目;一条通向密集的丛林深处,石阶高低起伏,曲径通幽似乎隐藏着无限诱惑。父亲低声询问孩子们,我想到老人腿脚不便,便提议走大路,赏花最应景。但是三个小家伙一溜烟冲向了陡坡,看来崎岖的山道充满诱惑成了他们的首选,你捡拾起折断的柳枝挥舞头顶、我接过飘零的花瓣捧在手心,“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的唐诗童音袅袅,不绝于耳。我和弟弟连声喝止,准备强行拽回“脱缰的小野马”,父亲却坚决地拦住了我们,连声道:“跟着孩子们就好,重阳登高是古训!我跟你妈好久没登过山了,再过几年就真的上不去了,今天活动活动筋骨,山顶的风景一定更美!”没奈何,媳妇们一路小跑紧跟孩子们,我和弟弟放慢脚步张开双臂陪着父母在后面缓缓登攀——小时候随父母外出,总感叹大人的脚步匆匆,不管怎么追都慢半拍;如今我们兄弟俩正值壮年,攀爬高地稳如泰山,而他们却垂垂老矣,上个台阶摇摇晃晃好像使出了很大的气力——真希望时光能放慢脚步,让亲情的记忆永葆青春!

    好不容易登临绝顶,扶老携幼极目远眺,“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晓来谁染霜林醉?”清丽词句萦绕耳畔,一家人在山顶宽敞的空地上拍照留念,高邈的云天、青翠的松柏、嫣然的红叶、怒放的金菊映衬着娇艳的秋阳,目之所及木瓜树、山楂树、柿子树枝头累累的硕果都镶上了金边儿,孩子们天真的笑脸、父母亲慈祥的面容、我们挺拔的身影,还有梦里儿时故乡丰收的年景,在2021年这个特别的节日里定格成为永恒。

    下山的时候,孩子们玩累了,紧紧依偎在我们跟前,撒娇似的抱着搂着才肯迈步。我和弟弟商量好,很快做出分工,我抱着最小的孩子,爱人一手牵一个孩子,弟弟照顾父亲,弟媳搀扶母亲,一家人缓步逐级而下,每个人都小心翼翼地,周围的宜人秋色此刻都视而不见,仿佛稳稳当当走好每一步便是幸福生活的全部。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