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版:综合新闻 上一版  下一版  
淅川县增进民生福祉看病养老不犯难
2021国家网络安全宣传周河南省电信日活动举行
第四届河南省水产技术推广职业技能竞赛开幕
订单种植解决卖“粱”难
群众捡拾橡籽橡壳助增收
大蒜花生套种鼓起农民钱袋子
“秘制酱”开始“公开售”
迈向乡村振兴新征程
首届中国体育文化旅游产业交流大会在新乡开幕
郑州这场大型招聘会12800个岗位等你来

油茶果里有油水

在线荐稿记者博客联系记者

    □本报记者宋朝实习生于涛

    10月5日下午,新县的天空乌云密布,将要下雨,气温从前一天的30多摄氏度一下降到了13摄氏度。新县新集镇黄湾村村民胡光森站在八里畈镇嶅山村村委会前面的大片空地上说,再过两年,准备“下岗”。

    空地上铺满了黑乎乎的油茶果,它们已经晒了一个多星期,外壳基本全部裂开,油茶籽混杂其中。胡光森拿着一个塑料锹,一铲一铲地把它们倒进初筛机。初筛后,雇的11个村民再用手终筛,要的是油茶籽。

    9月之后,村民开始在自家责任山上采摘油茶果,胡光森也进入为时一个多月的收购期。嶅山村村委委员张桂霞说:“老胡虽然是外村的,但在我们这做了几十年生意,我们都认识他。”

    用胡光森自己的话说就是:给老百姓打交道,都可熟悉,村民都愿意把货卖给他。胡光森每年都能收六七十吨油茶果,一斤两块多钱。如果是晒干的油茶籽,一斤得十三四元,主要用来榨油,也有人直接买籽种。

    好的油茶籽三斤出一斤油,不好的需要四五斤才能出一斤油。“我们这都是‘秋分籽’,还有‘寒露籽’,‘秋分籽’生长时间短,但含油量高。”胡光森把一粒油茶籽掰开,用手一捏,手指上有了油光。

    茶籽油降“三高”,抗衰老,营养价值大,一斤得五六十块钱。村民不舍得吃,卖到南方。

    丰收年的时候,每家都能采摘几千斤油茶果,卖一万多块钱没有任何问题。八里村的王莉,自家忙完了,便来胡光森这打工。她负责终筛,把籽挑出来倒进袋子里。每天按斤称重开工资,三毛钱一斤。她算了一下,每天至少能挣八九十块钱。

    胡光森这一个多月能挣四五万元。但他的主业还有一项,收购药材。两项算在一起,他每年“给出去”的钱有两三百万元。

    “10月后,野菊花可以采了,差不多也得一两个月。”胡光森说,过完年后,他又开始下乡收各种药材,葛根、竺麻根、苣麻草、虎杖、天麻等,都能卖出去。

    怎样更好地让山里的宝贝收进来和卖出去?胡光森有自己的诀窍:“你得诚信,让人家相信你。我建的有货源信息群,他们直接在微信里联系我。我也有固定的销售渠道,收完就卖到山外面。”

    胡光森拿出自己的账本,工工整整地记着每一笔交易。其中一条写着“2021年2月20日,药材欠罗师傅3689元。”“不相信你,人家肯定不会让你赊账。买和卖都一样。”胡光森说。

    雨要下了,胡光森加快速度铲油茶籽。在他门前,还有几十袋刚收回来的油茶果摞在一起,等待晾晒。

    胡光森户口本上是新集镇的,1964年生,其实他儿子一家三口已经在南京落户,他也算半拉子城里人了。

    胡光森的儿子早就让他退休,可想到周围乡亲们的山货出不去、换不成钱,一到收购季节,他只能再次回来。胡光森说:“得赶紧在村里培养一个接班人!”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