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版:豫风 上一版  
父母的“薄情”
面灯
故乡的春“茶”
传承
最美的爱情
妈妈的表
懂得感恩的人最快乐
把工作当成自己的事业
春耕
嫘祖故里创辉煌

    □李绍光

    “喔—喔—喔—”鸡窝里公鸡冗长而清脆的叫声,刺破漫漫黑夜黎明前的天空,传得很远,在山村回响。鸡刚叫过第四遍,妈妈便大声喊我起床上学。这是1979年,我小学四年级时的状况。由于劳累,妈妈有时难免听错鸡叫遍数,多少会耽误点上学时间,这时妈妈会埋怨说,要是有个表就好了。

    1980年,我去离家较远的中心学校上学,每天早晨很早就要起床,为了不耽误时间,妈妈多次催促父亲买一只表。终于在这年年底,家里购置了一个“闹钟”,这是妈妈用的第一块表。那天,全家人沸腾了。只见那表有烧饼那么大,圆圆的表盘右下方有一只小公鸡,鸡嘴不停地啄食。表盘面上嵌着黑色长短针,分别代表小时和分钟,最细长、大红色、转得快的是秒针。嘀嗒、嘀嗒,秒针移动一下,小鸡低头啄一次食。圆盘正上方装有两个半圆形钢铃,铃中间有一个丁字形的细铁槌。如果预定下时间,到时钟槌会左右敲击两个半圆铃持续发出“叮叮叮”的响声,那长长的铃声会把人迅速催醒。这种表,名叫闹钟,大概是不停热闹的意思吧。自从有了闹钟,妈妈再也不用操心催促我起床,省了很多心,也方便了全家。说来也巧,家里平平静静的生活从此也开始热闹起来,粮食连年丰收,山货销售红火,不到两年家里就盖起了5间新瓦房。

    到了20世纪90年代,改革开放的劲风猛烈地涤荡着我们这个偏远的山村,集体企业开始上马,个体经营不断增加,农村经济快速发展,农民年收入增长五成,生活水平大幅提高,家乡面貌日新月异。1992年秋,妈妈特地从商店买了一个挂钟,装在新房堂屋的左上侧。这种表最大的特点是钟声特别大,预报时间的时候,正屋、侧房甚至院子外面较远处都能听得到。有了这个挂钟,不管在屋里做家务,还是在院门前干农活儿,妈妈都能把握住时间,干活儿和做饭两不误,妈妈高兴地说,有了它怪出活儿哩!

    我们家人口多,2000年初,五个姊妹才全部成家立业,各自干工作赚钱,这以后家里发生了根本性变化。这年农历八月十五,全家团圆节日里,父亲给妈妈买了一个大电子表,也叫万年历。那块表近两米长、一米宽,图案为万里长城。上边显示年月日、星期、室内温度,粉色方块内显示着时间分秒变化,耀眼的提示器不断闪烁着红灯。这表既功能齐全,又是装饰品。妈妈每天看着它,送孙子们上学。光阴荏苒,妈妈也渐渐老了,步履蹒跚,头发慢慢花白稀疏,直挺的腰板深深地弯了下来。三年前,我儿子为了孝敬他奶奶,让奶奶开心,从奖学金里拿出3000元给她买了一块手表。那天我妈妈特别高兴,晚上一夜都没有睡觉。疾病缠身,又闲不住,经常外出帮人干活儿的妈妈需要一块手表,掌握准确时间。自从戴上手表,妈妈把家务活儿和帮人干活儿安排得井井有条,时间也宽裕了。妈妈为有手表而自豪,“我也戴好手表了,你瞧瞧。”她经常给周围的人说,还劝老太太们也戴手表,让自己少点惦记,会有更多自由空间。手表使饱经磨难的妈妈慢慢学会了享受生活。从此,家里的工艺品、花卉多了起来,小院打扮得整洁漂亮,家人的生活越来越红火。

    从闹钟、挂钟、电子表再到手表,一块表就是故事一串,一种表代表着一个时代。妈妈所用表的不断变化,折射出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反映了我们全家生活状况的演变。40年弹指一挥间,妈妈的表记下了一曲幸福之歌!

    作者档案:李绍光,就职于新密市委宣传部。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