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版:深读 上一版  下一版  
一位三沙老兵的南海情
淅川三胞胎同圆大学梦

孙振军
一位三沙老兵的南海情

在线荐稿记者博客联系记者

    孙振军(左)与战士们一同升国旗 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刘景华

    三沙巨浪翻,情思无限,

    南海留我青春篇。此情难遣?往事三十年。卫国守边,

    手握钢枪浑身胆,冷眼观潮笑群倭,敢放狂言!

    一首《浪淘沙·怀三沙》道出了退役老兵孙振军的无限情怀。在今年举国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89周年之际,这位三沙老兵向记者展露了那一份感天动地的爱国情怀,那一份牵念南海国土的赤子深情。

    孙振军,国内著名摄影家、摄影评论家,现为河南省摄影家协会评论员,三门峡摄影家协会主席,黄河时报总编辑、高级记者。曾在西沙某部队服役近6年,服役期间多次前往西沙,拍摄了大量的珍贵照片。在今年三沙设市四周年之际,孙振军受邀参加“印象·祖宗海”三沙图片征集暨设市四周年摄影大赛,获得三等奖,并被授予“三沙市荣誉摄影师”称号。

    戍边近六载,三沙成为他的第二故乡

    “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特别是当人年轻的时候。”对于孙振军来讲,在南海戍边近六年是自己今生最大的幸福和骄傲。孙振军1980年入伍,在南海舰队某部队服役5年多。“现在回想起在西沙的日子,那是我人生中最宝贵的经历,也是我最自豪的时光。”谈起当年的西沙岁月,孙振军感慨万千。

    1982年初,孙振军第一次赴西沙,当时乘坐的船不大,一个大浪过来就把船推到十几米的浪尖,再狠狠地摔下浪底,所有人都被甩得不能动弹,胃里所有东西都吐出来了。“到最后我吐了像蛋黄一样一团一团的东西,老兵告诉我,这是胆汁,让我赶紧喝水,不然没东西吐只能吐胆汁了。”船快靠岸时,孙振军远远地看到前方有一个红点,拿望远镜一看是五星红旗。“那一刹那,祖国、海疆的概念一下子就出来了,在永兴岛第一次看到五星红旗的感觉,我永生难忘!”

    30多年后,再次回忆起当时的场景,孙振军仍难掩激动之情,他说:“虽然首航西沙对于肉体来说是一次痛苦的经历,但在精神层面,却是我毕生的回忆和骄傲!”

    孙振军拿出当年拍摄的照片,向记者娓娓道来。在中建岛拍摄的大合影照片前,身后那幢小楼前的电影幕布,让他依稀回到当初那个年代。“这块幕布是从来不摘掉的!”原因是当时一两个月甚至两三个月才来一次补给船,送来淡水、蔬菜、报纸、书信和电影,船没来,没有新电影,旧的几部电影就要反反复复播放。

    一张战士们围着吃饭,在常人看来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的照片,却让孙振军回想起当初的岁月。“这是在护卫艇上拍的,艇上生活条件很艰苦,中间像饭桌的那个是水舱的舱盖,大家每天都是在舱盖上吃饭。”孙振军告诉记者,艇上没有新鲜饭菜,每天只能吃罐头,刚开始吃的味道非常好,吃不了三天,别说吃,看到炊事员打开这个袋子闻到那个味儿就想吐。

    尽管条件艰苦,但是孙振军在那里度过了人生最美好的时光。“我对三沙有种放不下的感情,因为她是我的第二故乡。”

    退伍30多年,三沙记忆时刻萦绕于怀

    正是这种深厚情感,让孙振军对三沙有着无法割舍的情怀。

    孙振军向记者介绍,三沙市是2012年伴随海南省西沙群岛、南沙群岛、中沙群岛办事处的撤销而同时建立的新行政区,是海南省四个地级市之一,现辖西沙群岛、中沙群岛、南沙群岛的岛礁及其海域,政府驻地位于西沙永兴岛,是中国位置最南、总面积最大(含海域面积)、陆地面积最小和人口最少的地级市。

    孙振军告诉记者,建市以来,三沙变化翻天覆地,面貌日新月异,岛更绿、海更清、景更美。除去参加摄影比赛外,他又可以拿着相机拍摄西沙的云、西沙的海、西沙的礁石、西沙的海螺……

    在今年三沙设市四周年之际,孙振军受邀参加“印象·祖宗海”三沙图片征集暨设市四周年摄影大赛。他精挑细选了近百张在驻守三沙时拍摄的照片,并取名《艰巨岁月·西沙往事》,作品荣获历史类图片第四名、三等奖;另一组图片《耕海履痕——三沙旧影》,荣获优秀奖。

    作品展位前,水舱舱盖当饭桌、中建岛上“永不落幕”的电影幕布、椰子树下才能种活的蔬菜……50多张时间跨度半个多世纪的新旧照片,展现了老兵孙振军的西沙岁月,也反映了三沙波澜壮阔的发展历程。受到邀请重返三沙的孙振军站在自己当年拍摄的图片前,向三沙市委书记、市长肖杰讲述起当年所亲历的三沙故事,那时候守岛官兵的艰难令他印象深刻。

    心念南海,时刻准备着再戍海疆

    退伍以后,孙振军一直情系西沙,笔耕数十年,先后曾发表视觉往事之西沙中建岛、西沙女民兵、西沙的海、西沙的云、西沙的碑、西沙的捞海人、八十年代西沙戍边人等一系列西沙文章,近期还将自己数十万字的关于西沙岁月的书籍出版发行。

    “让更多的人了解西沙,是我们这些老兵义不容辞的责任。”孙振军说。“前段时间,正是因为读了孙振军先生的西沙岁月往事等一系列文章,才了解到西沙的一些情况。”作为《黄河时报》的读者,市民周先生经常会翻阅孙振军关于南海的系列文章,“其实,那段时间一直想了解西沙的事情,但是我们离西沙那么远,很少有机会这么详细地了解西沙的事情。”

    站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地图前,遥望中国的南海,孙振军心潮澎湃,深情诵读起那首千古绝唱:“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孙振军告诉记者,52岁的他,时刻准备着投笔从戎,如果祖国需要,他将再去三沙戍守海疆,以赤子之躯保卫自己的第二故乡,捍卫祖国领土完整、捍卫和平!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