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版:作 品 上一版  
最爱白菜
学会手艺
忘了师傅
大梅和二梅
习惯效应
“腊梅王”的传说
趣话数字诗
奉母城

  朱广志

  数字本身往往枯燥无味,但数字入诗则妙趣横生。巧用数字作诗,在我国的诗海中可谓不乏其例。

  宋朝学者邵康的《花乡村景》写道:“一望二三里,烟村四五家。亭台六七座,八九十枝花。”全诗仅20个字,却巧妙地运用了10个数字,给我们展示了一幅景色宜人的乡村风俗图。

  清代乾隆皇帝下江南时,看见江上有一渔船,令陪同的大学士纪晓岚以“一” 字赋诗。博学多才的纪晓岚,脱口吟咏:“一帆一桨一渔舟,一个渔翁一钓钩。一俯一仰一顿笑,一江明月一江秋。”这首诗一连串用了十个“一” 字,画出了一幅渔舟唱晚图。

  清代女诗人何佩玉也写过一首“一” 字诗:“一花一柳一鱼矶,一抹斜阳一鸟飞。一山一水中一寺,一林黄叶一僧归。”也是一连串十个“一” 字,描绘出了一幅山林晚景图。

  清乾隆进士李调元出任苏浙主考官时,应苏杭六才子之邀,夜游杭州西湖。六才子想看看主考官的水平,让他作两首诗,把数字一至十按顺序化入一首诗中,然后再将数字倒过去排列,另作诗一首。李调元略一思忖,便出口成诗:“一名大乔二小乔,三寸金莲四寸腰。买得五六七色粉,打扮八九十分娇。”诗中描绘出三国时东吴美女大乔小乔的婀娜多姿。六才子听了叫绝。是夜,月光如水,湖波映月。李调元扫视了一下六才子,又吟道:“十九月亮八分圆,七个才子六个癫。五更四点鸡三唱,怀抱二月一枕眠。”此诗以数字倒排,将六个弄巧成拙的才子挖苦得入木三分。

  扬州八怪之一的郑板桥写有一首咏雪诗:“一片两片三四片,五六七八九十片。千片万片无数片,飞入梅花总不见。”相传他在山东任知县时,看见一个破旧的大门上贴着一副春联:上联“二三四五” ,下联“六七八九” 。郑板桥立即派人送去衣服、食品。众吏问其故,郑答曰:“上联缺一即缺衣,下联缺十即少食啊。”

  清代还有位诗人写有一首题为《咏麻雀》的打油诗,读来十分有趣。诗云:“一个二个三四个,五六七八九十个。食尽皇家千钟粟,凤凰何少尔何多?”

  数字诗通俗易懂,幽默风趣,读后顺口易记,因此被人们广为流传。

全国数字报联盟
人民日报
人民日报海外版
市场报
健康时报
京华时报
国际金融报
江南时报
中国经济周刊
北京日报
北京晚报
京郊日报
北京晨报
北京娱乐信报
北京商报
竞报
首都建设报
中国交通报
北京现代商报
健康报
中国质量报
中国电子报
华夏时报
中国体育报
篮球报
中国足球报
体育新报
经济日报
中国工商报
中国教育报
山西日报
山西晚报
山西农民报
三晋都市报
山西经济报
山西法制报
山西市场导报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