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版:作 品 上一版  
最爱白菜
学会手艺
忘了师傅
大梅和二梅
习惯效应
“腊梅王”的传说
趣话数字诗
奉母城

  “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在“反季节蔬菜”这个概念还没有形成以前,冬天,萝卜、白菜是大家不得已的选择。我尤爱白菜。

  农谚说得好:“头伏萝卜二伏芥,三伏里头种白菜。”我们一般放在“数伏”那天下午开始种白菜。种白菜是个细致活儿,对于像爷爷那样的“庄稼筋”,非达到“精益求精”的境界不可。地要精耕,一锨压着一锨,每一次只能翻薄薄的一层,像切面包片儿一样。地翻好后,就是耙了,这项工序,爷爷是不会交给别人的。他用铁耙一遍又一遍地荡来荡去,直到没有一块儿土坷垃,平得像池塘的水面一样。爷爷说,整平压实了好浇水,浇水的时候地就不会陷下去。要不然,遇到秋天雨水勤的时候,积水地方的白菜就会烂掉。

  一切准备停当以后,就开始种了。大人们用铁锨或者锄头,先在地上划出五六厘米深的浅沟,孩子们就开始提着水壶顺着浅沟浇水,这是为了增加底墒,保证白菜籽好好出苗。等沟里的水洇干,再均匀地撒入白菜籽。为了节省和防治害虫,人们会在白菜籽里面掺入拌了农药的小米,这大概是小米除了颜色不是黑紫色以外,和白菜籽几乎没有什么区别的原因吧。最后一项任务是“封沟”,就是在浅沟的上面堆起约十厘米高的“土墙”。别小看这个不起眼的“土墙”,如果遇到下雨,它可是小白菜的“保护伞”:要不然雨水一浇,地就会结痂,娇嫩的小白菜就拱不出地面了。

  白菜籽种下去以后,经过两天两夜,就该扒开封土了。扒封土一般放在太阳快下山的时候。我很喜欢这项任务:用手轻轻扒开封土,那些鹅黄色的小白菜就露了出来,它们的两片嫩叶,像一个个“V”字型的胜利手势,只是有些害羞。望着这些新鲜的生命,常常让我感慨造化的神奇。经过一夜的适应,第二天,它们就不怕太阳的暴晒了。在白菜成长中间,还要不停地“剔苗”,直到达到一定的间距“定株”为止。入了秋,白菜就开始卷心了,如果哪一棵卷得不好,人们还会用红薯秧给它扎上一圈“腰带”,额外照顾。深秋,白菜就该收获了。各家各户都有一座半地下式的菜窖,上面铺着一层厚厚的玉米秸秆,可以保证白菜安然度过寒冷的冬天。

  当苦霜和雪落下来的时候,田野里就变得灰蒙蒙的了,那些草啊、树啊,全部褪去了碧绿的颜色。白菜,开始频频出现在餐桌上了:熬白菜、醋溜白菜、凉拌白菜、豆腐炖白菜、白菜根咸菜……单调的白菜,在人们智慧的开发下,津津有味起来。我最喜爱吃的,就是白菜饺子。也许,是经常吃不到的缘故吧!因为只有在春节,它们才会姗姗来到。大年三十的上午,各家各户都会传出“当当当”的剁饺子馅的声音,仿佛一场盛大节目的开场曲,摄人心魄一般。放过除夕的鞭炮,我们才能端起饭碗,狼吞虎咽那些精美的白菜馅饺子。

  就这样,在花样不断翻新的白菜中,人们终于等来了春暖花开。那些留在地里的白菜疙瘩,也伴随着春天的脚步,开起与油菜一样金黄色的花朵,跻身在蜜蜂和蝴蝶的寻觅中。

  现在的冬天,反季节蔬菜琳琅满目,白菜已不像从前那么受人待见。前两年,在新闻中得知韩国人为了吃白菜发愁,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平平常常的白菜,不只是我的最爱。

  石广田

全国数字报联盟
人民日报
人民日报海外版
市场报
健康时报
京华时报
国际金融报
江南时报
中国经济周刊
北京日报
北京晚报
京郊日报
北京晨报
北京娱乐信报
北京商报
竞报
首都建设报
中国交通报
北京现代商报
健康报
中国质量报
中国电子报
华夏时报
中国体育报
篮球报
中国足球报
体育新报
经济日报
中国工商报
中国教育报
山西日报
山西晚报
山西农民报
三晋都市报
山西经济报
山西法制报
山西市场导报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