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版:视点
上一版  
 
乡村小学校长当起“破烂王”
大学生夫妻的“泥土情结”
许昌—郸城小火车退休了
渑池棚口:
中国古老的纺织艺术
2009年9月9日 星期查看旧版(2007年11月22日以前)

中国最长的窄轨铁路成回忆
许昌—郸城小火车退休了

在线荐稿记者博客联系记者

  古朴的太康县板桥车站   ▲蓝白相间的小火车

  

  本报记者 巴富强 通讯员 徐松 刘兴刚

  运行了43年、立下汗马功劳的许昌至郸城小火车停运了,它正式升级为准轨铁路。

  听到这个消息的人,都后悔没有抽空去体验一下小火车独有的颠簸感,去感受一下那个逝去的时代特色。

  许郸铁路兴建于1966年,铁路轨距762毫米,西起禹州,经许昌市向东延伸到周口郸城,营运里程280多公里,是我国运营里程最长的一条地方铁路。由于它只相当于京广铁路等准轨铁路1435毫米的一半轨距,这条地方铁路被称为窄轨铁路,俗称“小铁路”,小铁路上运行的火车故而得名“小火车”。

  小火车“咣当”了43年,运送乘客数以百万人次,运送货物数以亿万吨,为国家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

  小火车成美好回忆

  每天早晨7点,车头上印着“许局3807空”字样的小火车准时从许昌出发,下午1点到郸城,下午2点半返回,晚8点半到达许昌。

  岁月流转,四季轮回。奔跑了近半个世纪的小火车,犹如国画大师手中蘸饱墨水的毛笔在豫东平原上悠悠滑过,笔锋浓墨转淡,小火车的身影渐渐模糊,只留下了两条见证43年中原风情的铁轨。

  许郸小火车被人们称为中国极具人性化的小火车,它与奔驰在大城市间的客运火车一样,这列乡村小火车也配有一名列车长、一名司机、一名乘警,每节车厢有一名乘务员。之所以说它人性化,是因为这列客运小火车除正常的三节客运车厢和一节行李车厢外,还根据乘客的需要,每次都挂着一节敞篷车厢,可装运旅客携带的自行车、摩托车等。豫东地区农民为了赶淮阳庙会,所带的马、牛、羊等牲畜都可以装在敞篷车厢里运输。赶着牛羊上火车,成了铁路线上一道别致的风景线。

  自1966年以来,小火车以每小时20~30公里的速度在762毫米的窄轨上行驶至今,每天往返于许昌市和郸城县之间,沿线设有20多个车站。43年来,这列小火车始终保持着上世纪60年代的旧模样,蓝白相间的车身和四季交替的庄稼地很是和谐。记者有幸进入小火车驾驶室里看到,这里的每一件物件都如尘封的相册,速度盘、温度盘里的指针在不停地上下跳动,制动杆和操纵杆被抓得光滑锃亮,操作台和座椅全是纯钢板制造,看上去非常牢固和厚重。

  早上7点,火车从许昌出发,汽笛声和轮轨的撞击声震得大地颤抖,乘客坐在车厢木制的椅子上开始晃动,心也随着小火车东移。已经在小铁路上工作20多年的赵师傅说,1966年,国家投资建设了许昌窄轨地方铁路,以解决当时制约社会发展的交通落后问题。它连通禹州矿区和石料产区,横贯禹州、鄢陵、扶沟、太康、郸城等地,成为上述各地煤炭、建材等物品流通的黄金通道。在当时的交通条件下,许昌小铁路以其成本低廉、吞吐量大、节省人力等优势,很快成为豫东运输的主要干线。

  两个小时后,火车到达太康县板桥车站,青砖大瓦盖起的车站管理房透着古朴的气息,在屋顶,用水泥书写的铁路标志和“板桥车站”4个大字,虽然经历了43年的风侵雨蚀,上面的红漆仍斑驳显现。多年来,板桥村村民王天民每年夏天都坐这趟车往淮阳送爬蚱皮,一次运送6麻袋,一趟生意比坐客车省30多元,这样算来,一个季节就多挣1000多元。提及小火车要停运了,王天民长长叹了一口气:“这下做生意不方便了。”

  “别看小火车小,声音可不小,喇叭叫起来和大火车一样。几十年来,它成了俺家的闹钟,现在突然不响了,还挺想念它的。”郸城县汲冢镇的崔建国住在火车道旁几十年了,每天中午,只要听到火车鸣笛,他爱人就开始做饭,因为正好是中午12时左右;下午的返程火车再鸣笛时,正好是下午3时左右,夫妻俩开始下地干农活。现在没有了小火车的叫声,崔建国脸上流露出一丝失意,每到中午,他还是习惯地出门看看小火车来了没有。

  一路上,小火车慢悠悠地经过许昌、鄢陵、扶沟、太康、淮阳到达终点郸城,由于车速慢,每个站台的乘客即使误了点,也能跑着爬上火车,还有人风趣地说:“火车没有自行车快。”小火车距郸城县城还有两三公里时,郸城人就能听到那“咣当”的轮轨撞击声和粗重的汽笛声。在郸城车站,小火车经过1个半小时的休息,就返回许昌,开始下一个6小时旅程。

  40多年来,无论春夏秋冬,无论乘客多少,小火车都能准时完成每一趟使命,在豫东平原上不停地奔跑着。

  升国铁成必然趋势

  许郸铁路小火车的逐渐萧条是与时代的飞速发展成反比的。其实在20世纪90年代,随着国家铁路的大提速和公路等交通网络的加速建设,县与县之间、县与乡之间甚至村与村之间都修了公路,加之一个个公路收费站的取消,更使公路运输活力无限,小火车便渐渐退隐历史舞台,淡出世人视线。

  河南省铁路局相关负责人说,近年来,许郸小铁路无论是客运还是货运,收入大幅度萎缩,几乎不挣钱。小铁路的存在已经制约了地方铁路的发展,“拆除是必然的”。消息传出,乘坐小火车重温旧梦的人逐渐多起来。

  虽然在过去的几十年中,许郸小铁路曾为百姓出行和货物外运提供了极大方便,有过无尽的辉煌与荣光。不过,由于无法和全国铁路干线联网,再加上体制不畅、设备老化、资金不足等因素,它在市场经济大潮中一度从辉煌跌入了低谷。加之沿线许多道口无人看管,每年事故频发,所以,拆除小铁路也是时代发展的必然。

  据分析,小铁路拆除的关键原因并不是因缺少货源,平煤集团、永煤集团、神火集团等先后在禹州、许昌投入巨资开发煤炭、铁矿、石灰石等资源,而郸城的财鑫集团、金丹乳酸等大型企业则大量需要这些资源,仅这两地的企业,就能让小火车日夜不停地运营。然而,许郸小铁路的决策者已经清醒地认识到:不能守着金山没饭吃,小火车不能适应更大运量,“蚂蚁搬山式”的运作养不活许郸铁路,只有改革才有前景!

  65亿打造“新干线”

  许郸铁路升级改造为禹亳铁路准轨的建设工程,被省政府确定为重点项目,改建后的许郸铁路将从禹州出发终点至安徽省亳州市,故更名为禹亳铁路。

  改(新)建的线路西起禹州市角子山,途经许昌市、鄢陵县、扶沟县、太康县、淮阳县、郸城县、鹿邑县、亳州市、界首市,并向西延伸至平顶山市的郏县,跨河南和安徽两省,覆盖4个地级市(11个县级市),线路共计380公里,总投资65亿多元。轨距从762毫米变为1435毫米,每辆火车运量从350吨增至2500吨左右。该铁路线建成通车后,年运量达1000万吨,每年可为沿线企业节约运费3亿~4亿元,对沿线11个县(市)区约1000万人口的资源开发、招商引资等起到推动作用。

  变“宽”的小铁路,将承担着禹州水泥、角子山石料场以及建材、陶瓷、磷矿石等物品的外运工程,甚至连平顶山市郏县需要外运的一部分煤炭、水泥都可以“吃”掉。廉价的能源运输成本,将使沿线工业企业的生产成本大幅下降,促进企业良性发展;同时,线路进一步向东延伸,又能保障中国东部能源利用。

  如今,禹亳铁路准轨改建工程一期工程已经开工。许郸铁路将在阵痛中浴火重生,开始打造涵盖11个县(市),惠及千万人民的铁路交通“新干线”!

全国数字报联盟
人民日报
人民日报海外版
市场报
健康时报
京华时报
国际金融报
江南时报
中国经济周刊
北京日报
北京晚报
京郊日报
北京晨报
北京娱乐信报
北京商报
竞报
首都建设报
中国交通报
北京现代商报
健康报
中国质量报
中国电子报
华夏时报
中国体育报
篮球报
中国足球报
体育新报
经济日报
中国工商报
中国教育报
山西日报
山西晚报
山西农民报
三晋都市报
山西经济报
山西法制报
山西市场导报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