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版:专版 上一版  下一版  
“奇迹”诞生记

“奇迹”诞生记
——郑州公用集团南部垃圾发电项目“加速度”建设纪实

在线荐稿记者博客联系记者

    南部垃圾焚烧发电厂主楼外形取意黄河波浪,彰显中原文化

    防汛抢险

    安全巡查

    精工细作

    保质创优

    本版图片由郑州公用事业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提供

    □李林 邢睿旻

    当新年的钟声敲响,不禁感慨:每一次崭新的开始都是过往奋进的积累!

    时针指向2021年12月30日9时30分,这是郑州城管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时刻。

    伴随着首辆垃圾清运车的驶入和卸载,郑州公用事业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郑州公用集团)南部垃圾焚烧发电厂正式投运,这标志着郑州市迎来了实现“垃圾零填埋焚烧全覆盖”目标的重要历史节点,同时也是郑州市生活垃圾综合处理水平迈入全国先进行列的重要里程碑。

    选址于新郑市辛店镇贾咀村的南部垃圾焚烧发电厂,占地约177亩,设计规模为日处理生活垃圾2250吨,主要用于处理郑州市南部新城区、航空城核心区及南部区局部、主城区内城南部、老城区南部区域和新密市的生活垃圾。

    厂内垃圾焚烧系统配置3×750吨/日机械炉排炉焚烧线及3台中温450℃、次高压6.4MPa余热锅炉,2套25MW抽凝式汽轮机、2台30MW发电机组及相关配套设备,投产后年发电量近3亿度。

    如此一座专业功能性强、建筑规模庞大、安装体系复杂的发电厂,在行业内建设周期需要16个月到18个月,但南部垃圾焚烧发电厂扣除受疫情和暴雨叠加影响的3个月,在9个月里,完成了“加速度”建设,创造了国内行业建筑史上的“奇迹”!

    “奇迹”如何诞生?一起“踏”上探寻之旅!

    无休

    2021年12月30日,垃圾清运车缓缓爬坡,驶入南部垃圾焚烧发电厂。自此郑州市每天超过2000吨的生活垃圾,将进入厂内的垃圾室,经过堆放、发酵,提升燃值,最终发电产能。

    但将时间拉回2021年1月16日,这里还是一片荒芜,甚至在项目施工地的西北角,还有着24米的深坑。仅仅12个月的时间,一切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代化的垃圾焚烧发电厂拔地而起,沟壑变通途,有着黄河波浪外形设计的主楼,在映入眼帘的第一刹那,便让人心头润满中原文化。

    伟大出自平凡,“奇迹”源于奋进。

    “从开工的第一天起,南部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建设就进入了‘高潮期’。”郑州公用集团党委委员、总经理丁青海至今记忆犹新,在临近春节的冬月,天气寒冷,但施工现场却热火朝天,在确保施工质量的前提下,如何以最快的速度推进工程进度,丁青海要求反复研究施工图纸,并进行多次推研,直至得到最佳方案。

    “举个小例子,南部垃圾焚烧发电厂的施工道路下一次性埋设了几百根管线,但直至施工结束也没有开挖返工过一次,这就是提前推研取得的良好实效。”丁青海说。

    施工推进遇到的第一个“难题”就是春节。为了留住人员,确保工期内完工,大家把除夕的饺子和初一的红包都送上了工地。

    “打开红包时,心里暖暖的,尽管春节回不了家,但是一样感受到了贴心的关怀。”工地上的钢筋工师傅刘兴禄,家在山东淄博,他说红包留有余温,让不能回家团聚的人,心里一样暖和,所以干起活来更能加把劲儿。

    五一无休、中秋无休、国庆无休……自2021年1月土建正式进场,南部垃圾焚烧发电厂的施工工地上始终采用“5+2,白加黑”的24小时不间断施工模式。

    郑州公用集团南部垃圾焚烧发电厂项目负责人郝建新介绍:“同规模垃圾焚烧发电厂建设周期通常为16个月到18个月,我们只有12个月,又赶上7月暴雨和8月疫情的双重叠加,我们的工期更加紧张了”。

    在项目办公区会议室的醒目位置,项目节点工程的完工倒计时清晰可见。2021年5月10日、11月26日、12月17日。眼前“倒计时”牌上的内容令时常出入工地的笔者感到很是新奇:常见的工程倒计时往往以某月1日或31日这种“整数月”作为单位,而在这里,工期每天都在精打细算。

    “在工期压缩、汛情和疫情的双重影响下,我们仍有2021年年底投用的信心便是基于此。”郝建新说,“我们坚持‘以终为始、压茬推进、日事日毕’的工作理念,通过制订详细的推进实施方案,倒排工期,合理安排施工次序,交叉施工、压茬推进,以日保周、以周保月、以月保年来确保项目建设进度。”

    在2021年12月30日首车进厂的不久前,南部垃圾焚烧发电厂施工现场的夜晚还是一片灯火通明,忙碌的身影川流不息,超过1000人的建筑工地上,在日月的交替间上演着无变、无悔、无休的奋进拼搏画面。

    防汛

    去年7月份来了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对于正在紧张施工的南部垃圾焚烧发电厂来说,无疑增加了更多工程推进的难度。

    “暴雨来袭之前,我们就提前准备了40台抽水泵,以备不时之需。”郑州公用集团南部垃圾焚烧发电厂项目副总王永飞回忆,当时为确保工程推进,提前做了大量准备工作,但是由于工程项目尚未封顶,暴雨那天的雨水哗哗地落入建筑内,40台抽水泵全部开起,仍时有险情出现。

    上午9点新购置的10台抽水泵运送抵达,但第二批10台抽水泵,因雨情直至夜晚才送到,此时现场组织的5个防汛工作组,轮番上阵,一刻不停地巡视和组织人员加固防汛围堰。

    去年7月强降雨那日的16时,雨情突然加大,施工现场的西北角一处基坑出现积水,工作组迅速集结。南部垃圾焚烧发电厂建设的原址,在西北角是一处最深处达24米的沟壑,工地是通过土方填埋堆积而成的,如果西北角基坑积水过多,极易造成围墙倒塌和护坡沉陷的危险。

    一方面工作组加大抽水力度,遇到抽水泵口被淤泥堵上,就会有工作人员争先恐后跳进没腰身的基坑内及时清理,确保积水顺利排出;另一方面未雨绸缪提前埋置的大口径雨污水管道发挥了作用。积水一点点降了下去,一场场危机得到了化解。

    “西北角基坑的积水不可小视,如果处理不及时,会影响到工程进度。当时距离去年年底完工已是时间过半任务过半,挤不出任何时间用于重复性建设。”当时在现场的冯帅令说,大家都泡在雨水中,连续40个小时里,许多人都只睡了不足4个钟头。

    一波刚平,一波又起。

    基坑的危机刚刚化解,新的问题又冒了出来。由于工程全线启动,整个南部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建筑外围布满了钢管脚手架,每根钢管头尾相接,总长度超过160万米。受雨水的影响部分脚手架的底部出现松动,工程技术人员争分夺秒召集专家进行评估和出台“解围”方案。

    “记得很清晰,那天参加脚手架修复论证会,直到深夜10点半才结束。”专家张予强回忆,南部垃圾焚烧发电厂项目部的工作人员太拼了,为了保证工程进度与质量,他们几乎是把专家们架起来一路小跑进的会议室,挤出来的时间都用来研究方案了!

    由于措施得力和科学施工,南部垃圾焚烧发电厂项目的建设经受住了汛期的考验。但防汛的经历让许多“南部项目”人有了难以抹去的记忆烙印,他们中很多人都还保留着当时抢险划破的雨衣或胶鞋,把这作为不向意外与困难低头的纪念品。

    抗疫

    汛情告一段落,疫情再次来袭。

    为了保障南部垃圾焚烧发电厂建设顺利推进,整个厂区内实施闭环管理,许多人自愿被“困”在项目上。

    项目汽机工程师付坤,踏实且经验丰富。汛期期间他的家乡新乡卫辉受灾严重,他把妻子、女儿和老人匆忙送到安置区后,就冒着齐腰深的水赶回了项目工地,并赶往南京进行主要设备招标技术协议谈判。

    连续15天不分昼夜,配合相关负责人出色地完成了焚烧余热炉系统、垃圾抓斗起重机系统、汽轮发电机系统、烟气净化系统主要设备的技术协议谈判工作,在主要功能性设备档次、备品备件等方面为公司争取了更多的利益,为项目投产后长期稳定运行提供了有利的硬件支撑。

    15天后回来,疫情把付坤又“困”在了工地里。他将牵挂与不舍藏在心底,以旺盛的斗志坚守项目20多天,他说:“非常时期,项目上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有一分热,就发一分光。”其间他的家人已在安置点生活一个多月了,回到家中没水没电只能靠政府发放的救灾物资生活,付坤从未诉一声苦、道一声难。

    舍小家、顾大家的付坤仅是在疫情防控期间忘我工作群体的一个缩影。由于在工程建设过程中,还同期进行着各类先进设备的采购与技术培训,对于南部垃圾焚烧发电厂项目而言,所“遭遇”的并不只是来自郑州的疫情,采购和接受培训人员所需抵达的南京、青岛等国内城市,甚至是在国外,都要经受疫情的考验。有的工作人员甚至在外地与郑州之间接受过多轮隔离,不能照顾家人,只与孤独为伴。

    有一次,在采购谈判中,为减少疫情传播的危险,工作人员选择了一间最大的会议室,在气温极低的条件下,打开所有的窗户保持空气对流。当谈判圆满达成时,他们已经个个冻得手脚发麻,但心和血都无比的热!

    “疫情防控期间不能回家,在加班工作后的深夜,也会偷偷流泪,感到对不起家中媳妇和小孩,但是为了保工期,不能出任何差池,所有的细微要求都需要坚守。”建设者吴强强说,解封后他在工地食堂买了一大袋手工馒头带回家,“东西不贵,就是想让家人知道,人不回去,心一直都惦记着呢!”

    这就是南部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建设者们,他们不畏汛情、疫情,不懈奋进地努力,是保障工程基建与设备安装同期完成、创造行业“奇迹”的最大秘籍!

    卓越

    南部垃圾焚烧发电厂项目作为河南省重点工程和郑州市重大民生工程,在创造行业建设“速度”新标杆的同时,也在不停追求卓越。

    如以“智慧设备层、智慧控制层、智慧管理层”为架构,利用互联网、物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分析、云计算、移动应用、虚拟现实等技术,对电厂系统和数据进行深入分析,做到“可感知、可预测、可分析、可视化”,以“更安全、更高效、更绿色、更智能”为生产运营目标,使得南部垃圾焚烧发电厂成了国内智慧化覆盖最全面,AI技术应用最先进的“智慧型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之一。

    “建筑工地上的所有工作人员全部刷脸进场,户外大屏幕可实时显示多个区域的施工情况,所有信息均有记录,无论是问题追溯还是保障农民工权益,都有大数据可查。”丁青海说。

    在烟气处理工艺方面,该项目采用国际最先进的“SNCR脱硝+半干法脱酸+干法脱酸+活性炭喷射+布袋除尘+湿法+SCR脱硝”综合减排方案。

    据介绍,该方案基本把国际上最先进的烟气处理“黑科技”进行了打包、集合,排放标准远优于现行国家标准和欧盟2010标准要求,达到郑州市要求的超低排放标准,是目前国内最优最严的排放标准。在目前碳中和的大环境下,项目可通过烟气处理、节能减排等形式,以抵消自身产生的二氧化碳或温室气体排放量,实现正负抵消,达到相对“零排放”。

    而垃圾进行堆放、发酵的垃圾室,也进行了四重防护,主体结构使用了防渗混凝土,达到了P8防渗级别;在垃圾池0米到负6米的“肚子”里,还使用了目前最先进的“TPO防水材料”,同时铺设水泥基渗透结晶、高耐磨环氧玻璃鳞片、聚氨酯防水等涂层,做到防水、防渗、防腐的万无一失。“在确保生活垃圾在发酵时所产生‘渗滤液’不外渗的同时,渗滤液还要经历十多道处理程序,其中还包含了居民家庭直饮水中常见的‘RO反渗透膜’的过滤,而经过处理的最终成品,还可直接用于市政清扫或绿化使用。”丁青海介绍。

    探寻“奇迹”诞生之旅即将结束时,被一幅感人的画面震撼内心:无数建设者加班加点,让空气里充满争分夺秒的紧张,个体的生命渺小,却如头尾相连的列车,无边无际;可以创造,无穷无尽。

    档案

    南部垃圾焚烧发电厂项目隶属于郑州公用集团。该集团成立于2013年9月,是由郑州市国资委出资的国有独资公司。公司自成立以来,在积极发挥投融资公司功能承载城市公用基础设施建设任务的同时,着力布局环境环卫相关产业领域,打造固废全产业链专业化运营模式,形成了自身产业特色和发展方向。

    负责投资建设郑州市东部、西部、南部三座大型垃圾焚烧发电厂,其中东部垃圾焚烧发电厂已于2019年建成投入运营,南部垃圾焚烧发电厂已于2021年年底建成投运,西部垃圾焚烧发电厂预计2023年下半年建成投运。3座垃圾焚烧发电厂合计日处理能力可达11000吨,实现郑州城市生活垃圾处理“无害化、资源化、减量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