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版:头版 下一版  
习近平同金正恩互致贺电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的意见
一场新发展格局下的民生难题破解实验
洛阳 加快打造全国先进制造业基地
让创新者能创“薪”
郑州“智慧税务”:让纳税人办税“一次不用跑”
摄影报道
漯河 产城互动更精彩

紧密型县域医共体建设:
一场新发展格局下的民生难题破解实验

在线荐稿记者博客联系记者

    河南全省103个县(市)已组建190个县域医共体

    □本报记者 柯杨 李倩

    “根上改、制上破、治上立”,2016年以来,山西省率先实施县域医疗机构一体化改革,改革的齿轮环环相扣,为化解看病难看病贵,蹚出了一条可行之路。

    基层群众看病难看病贵,根源在于当前优质医疗资源分布不平衡、发展不充分。就县域来讲,怎样以县级医院为龙头、乡镇卫生院为枢纽、村卫生室为基础,组建一体化管理组织,切实提高县乡村医疗卫生服务能力,实现小病不出基层,乃至老百姓尽量少得病。一场以紧密型县域医共体建设为载体的实验,正在全国铺开,敢“吃螃蟹”的山西被确定为试点省,我省36个县被纳入试点县行列。

    7月6日、7日,河南省委改革办、河南省卫生健康委相关人员赴山西,深入研究“山西模式”,对标先进,汲取经验,助力河南紧密型县域医共体建设。

    从根上改

    以人民为中心,切实解决看病难看病贵

    【山西怎么做】王武翔点开手机上的微信公众号“高平市人民医院”,各项检查结果一目了然。其中影像检查还经过了5G三维立体重建,有了这项“黑科技”的加持,病灶显示更清晰,便于得到更精准的治疗。

    高平市人民医院医生视频连线上海市第十人民医院的专家,对王武翔进行了远程会诊。村卫生室安上了智能终端,回村后,市医院的医生能随时看到王武翔的健康监测情况。省、县、乡、村四级医疗服务,实现了有序高效联动运转。“以前住院都去北京、郑州,现在看病近了,医生好了,花钱也少了。”王武翔说。

    高平是山西省首批医改试点县,这里以高平市人民医院为龙头,整合全县16个乡镇卫生院、446个村卫生室,组建了山西省首个一体化医疗集团。

    高平市委书记胡晓刚说,和改革前相比,患者县域外转率由33%下降至18%,居民自付费用占比下降7%;高平市人民医院年诊疗人次增加31%,乡(镇)卫生院年诊疗人次提升了18%,初步实现了“慢病找村医,小病到乡镇,大病到县里”。

    包括高平在内,山西多地在最近5年里,谱出了“降”和“升”辩证统一的奏鸣曲。

    “山西医改始终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河南省委改革办副主任胡彦宏说,无论是给县级医疗集团接上省级医院、组建专科联盟、开展远程协作这三根“天线”,还是整体提高信息化水平,或是加强对群众的健康教育,建立慢性病县乡村管理制度,山西医改的每一步探索,都把老百姓是否受益作为目标追求和评判标准,走得扎实,走出了成效。

    【河南在行动】河南全省103个县(市),已组建190个县域医共体。截至目前,山西、浙江、河南等省率先实现了县域医共体建设全覆盖。对标山西,结合实际,河南各地在对医共体建设的定位、核心要义,以及建设医共体的好处、达到什么样的目的要求等,还需要进一步明晰认识。怎样用好责、权、利一体,人、财、物统一的合作模式?怎么深化县域医疗卫生服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优化整合医疗卫生资源?怎么全面提升县域卫生健康服务水平和供给效率,为人民群众提供全方位全周期健康服务?将成为河南推进工作的重点。

    从制上破

    新发展格局下,对基层医疗服务体系进行重构和升级

    【山西怎么做】放眼全国,成立县级医疗集团不算新鲜,但这个集团如何运作,怎么彻底打破相互独立、各自为政的旧格局,把“紧密型”落到实处,其中大有讲头。

    在山西省委政研室副主任胡海亮看来,“一体化”是“山西模式”的精髓所在。山西省推动县乡医疗机构一体化改革,在县级医疗集团内,实行行政、人员、资金、绩效、业务、药械一体化管理,从“块状管理”变为“条状管理”,这是对基层医疗服务体系的重构,也是社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有机组成部分。

    “县级医疗集团自主权增加了,发展活力也明显增强了,拿用人权来说,我们原有硕士研究生3人,最近一年就新招聘29人,大大提高了诊疗水平。”高平市医疗集团党委书记李军感慨地说。

    河南省卫生健康委副主任张若石认为,山西坚持问题导向,瞄准堵点发力,把县域医改作为强基层、重民生的重要抓手,通过医疗卫生一体化实现了运行机制的重构,并且以试点改革带动县域治理水平提升,这种大视野、深谋划值得学习。山西抓住了县域医改最核心的内容,这启示我们,要构筑与新发展格局相适应的体制机制,包括动力机制、激励机制、保障机制等,明确政府、卫生健康等相关行政部门、医共体的权责清单,真正实现“政事分开、管办分离”。

    【河南在行动】目前在河南,郸城、郏县、巩义等一批县(市)医共体建设步伐较快,但也有不少地方还停留在起步阶段,名为“紧密”,实为“松散”。医共体建设涉及体制机制转换和多方利益调整,下一步河南将深入推进管理体制改革,建立强有力的领导工作推进机制,完善医共体内部运行机制、议事决策制度和成员单位权责清单,从财政保障、医保支付、人员调配、薪酬分配、资源共享、服务价格、健康促进等方面推动配套改革,从加强管理和统一标准等方面,把“一体化”真正落到实处。

    从治上立

    固经验利长远,推动医共体可持续发展

    【山西怎么做】今年1月1日起,《山西省保障和促进县域医疗卫生一体化办法》正式实施,这是全国首部关于紧密型县域医疗卫生共同体建设的地方性法规。

    胡海亮表示,其中许多条款都具有创制性,如规定县级医疗集团及所属医疗卫生机构实行“六统一”管理,明确医保基金支付方式和结算管理制度等方面的内容。

    怎么通过这个《办法》,保障老百姓在家门口看好病?胡海亮举例说,《办法》规定,城市的三级医院要对口帮扶县级医疗集团,县级医疗集团要加强家庭医生的签约服务工作,这就保障了群众一方面及时享受到省级医院医生的优质服务,另一方面回到乡里享受到家庭医生的签约服务。

    【河南在行动】我省先后制定实施了《“健康中原2030”规划纲要》等,建立了比较完善的政策体系,加快推进以治病为中心向以人民健康为中心的转变。通过紧密型县域医共体建设,推动医生开展健康教育,由“要我下”变为“我要下”,持续提升群众健康素养,减少疾病发生。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全省居民健康素养水平由2015年的6.73%提高到26.76%;人均预期寿命由2015年的75.6岁提高到77.7岁,一些主要健康指标优于全国平均水平。下一步河南将借鉴山西经验,巩固改革成果,着眼促进基层医疗卫生服务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促进我省医共体建设由“搭梁架柱”向“搞好精装修”转变,努力取得更大改革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