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版:专版 上一版  
为乡村振兴加装“纪监引擎”

为乡村振兴加装“纪监引擎”
——西华县深入开展重点村居集中整治工作纪实

在线荐稿记者博客联系记者

    工作组全员走村入户,按照分工深入群众家中和田间地头与群众拉家常、话农事,倾听群众意见,收集群众诉求,全面了解村情民意。图为工作组正在入户走访,了解群众所怨、所盼、所需。

    工作组列出清单、建立台账,收集各项涉农惠民政策资金发放情况,摸清集体资产去向,张榜公示接受群众监督举报。图为群众正在细细查看本村各组土地承包情况公示。

    工作组督促村“两委”按照“四议两公开”工作程序依法处置清收的村组集体土地,实现了资产变资金、资金变实事,利用清收的集体土地建成了村内小游园。图为小游园的一角。

    □胡建威

    集中整治14个村居,摸排违纪违法问题线索380个,查处党员干部78人,司法处理33人,党纪政务处分44人,收缴违纪违法资金34.3万元,收回集体土地1207.33亩,为村居集体增加收入408.6万元,群众满意率达98%,已整治村居在换届期间“零举报”……这是西华县纪委监委亮出的“2020年度重点村居集中整治成绩单”。

    党中央、国务院两办印发的《关于加强和改进乡村治理的指导意见》指出,实现乡村有效治理是乡村振兴的重要内容。西华县纪委监委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引,贯彻落实省、市党委纪委全会工作部署,勇于担当、敢立潮头,牵头开展重点村居集中整治,铁腕惩恶治乱,从严正风肃纪,持续固本强基,一体推进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方针方略在基层落地见效,自治、法治、德治在乡村融合发展,为实现乡村振兴加装“纪监引擎”,增添新的动能。

    惩恶治乱 邻村群众登门邀请

    田口乡崔庄行政村曾经是个“乱村”,村“两委”班子工作作风不严不实,村民因为高铁占地等问题对村干部产生猜疑,长期以来村内矛盾纠纷不断,信访问题比较突出。县纪委监委从信访问题高发、治安刑事案件多发、组织软弱涣散、工作推动不力等“六个维度”综合研判,选定崔庄村作为2020年首批整治村之一,组建工作组进行重点村居集中整治。

    “集中整治工作由县委主导、县纪委监委牵头,工作组成员来自县里的纪委监委、组织部、公安、信访、扶贫等多个单位部门,通过‘抓坏人、办好事、强组织、建机制’,帮助村居营造一个和谐稳定的生产生活环境。”在进驻动员会上,工作组组长于学君介绍了来意。

    “村里面的事,估计你们解决不了,不说也罢。”工作组进驻后,头几天的入户走访摸排并不顺利,村民们说起村里的问题欲言又止,设置的联系电话和举报信箱也都没有收获。工作组决定以“打”开路,先“抓坏人”,用实际行动赢得群众对整治工作的支持。

    工作组加强与派出所、村警的信息共享,和村干部谈论村里的大事小事,密切关注着村里的家长里短。很快,工作组就锁定了第一个目标——刘某,并开始外围收集固定证据。凑巧的是,刘某在一天夜里酒后闹事,拎着铁锹强闯邻家宅院,肆意打砸破坏,正好撞到了工作组的“枪口”上。有了足够的证据后,工作组督促公安机关加快办理手续文书,刘某很快被依法刑事拘留,此时距离工作组进驻还不到10天时间。

    刘某被刑拘的消息在村里传播开来,集中整治工作局面也随之打开。大家看到工作组“动了真格”,纷纷前来反映问题。

    “有人霸占村民组的小块地和坑塘栽树、种麦,几十年来没有交过一分钱。各个村民组都有集体土地却没有任何收入,这事儿搁着多少年了都没解决,你们敢管不敢?”崔庄村第二村民组组长刘同振问。“只要你们反映的诉求合理合法,我们就能想办法解决!”工作组副组长张向阳肯定地回答。

    经过工作组走访和村民组自查,发现全村131家农户长期无偿占用72.8亩村民组集体土地,其中个别农户占地长达30多年。工作组向有关部门咨询相关政策和法律规定后,组织召开村“三委”干部、党员代表和群众代表会议商讨解决方案,决定全部收回被占用的集体土地,由本村村民公开竞价承包,并与村民组签订正式合同。工作组还邀请县司法局普法志愿者送“法”进村,为该村党员群众宣讲土地相关法律知识,从思想上扭转了部分村民的错误认识。

    除此之外,工作组一方面严查党员干部违纪违法问题,6名村干部因办理低保优亲厚友、坐收坐支集体资金、工作失职渎职等问题受到党纪处分;另一方面彻底清查高铁占地补偿款账册,给群众捋出了一本“明白账”,通过耐心细致的讲解,化解了村里的主要矛盾。

    邻村王贯楼村的群众听闻后,商议邀请工作组进驻本村进行整治。村民魏保灵主动请缨,开着自家拖拉机带着村民代表找到工作组,“你们在崔庄整治的事儿俺村的人都听说了,大家伙派俺几个过来邀请你们也来王贯楼整治整治,开来的拖拉机就是帮你们拉东西哩。”

    扶正祛邪 “明星村”轻装前行

    西华营镇来洼行政村是个贫困村,也是镇里公认的“明星村”,村“两委”班子团结务实,各项工作稳步推进,每年的全镇考核评比都能拿到先进名次。奇怪的是,反映来洼村村干部的信访举报件接连不断,后来被判定为“问题矛盾突出”,成了县重点村居集中整治的对象村。

    县纪委监委信访室曾收到过一封不寻常的信访举报件,3人实名举报,181人签字画押,联名举报来洼村党支部书记崔进前违纪违法问题。“举报信有蹊跷。一个村工作先进,问题矛盾和信访举报却接连不断,这不符合常理。”县纪委监委信访室负责人刘通说。

    后来,县重点村居集中整治工作组进驻来洼村。工作组在寻找整治突破口时,一句“想打架,到来洼”的顺口溜,引起了张向阳的注意。工作组及时调整工作策略,一方面继续宣传发动,重点宣讲扫黑除恶政策和工作组保密纪律;另一方面针对村里治安环境暗访摸排,联合公安部门收集有关情况,困扰来洼村多年的问题逐渐浮出水面。

    在来洼村,来姓有1400多人,是村里第一大姓氏。其中,以来某洋为首的“一门子”人多势众,经常在村里惹是生非,村民们怕遭打击报复,对他们避之不及,敢怒不敢言。工作组的到来,让村民们看到了解决问题的希望。

    “从我记事开始,就不断听长辈们说来某洋的事,说他是个‘赖货’,在全镇都有名。”“头些年,来某洋想承包村里的地,就在夜里用旋耕机把别人种的辣椒和麦子毁了个干净,自己抢种上庄稼。”“上一次换届选举时,他们一班人还在会场上搅闹,说是村民选举搞暗箱操作,非要提前开箱验票。”……工作组根据村民们的反映,协同公安机关迅速收集固定证据,加快办理程序性文书手续。很快,来某洋等5人因“涉嫌强迫交易、寻衅滋事”,被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

    与此同时,县纪委监委将联名举报信转至工作组查办。经核查,信中反映村党支部书记崔进前的6项违纪违法问题全部失实,在181人联名举报名单中抽查20余人,全都表示对此事并不知情。工作组继续深挖背后原因,很快查明了真相。原来,来洼村村民来某涛因个人恩怨,伙同其他两人,故意捏造违纪违法事实,盗用村务事项中村民的签字材料,向纪检监察机关恶意举报,意图使崔进前受到处分。随后,来某涛3人因“涉嫌诬告陷害”,被公安机关依法治安拘留。

    工作组召集村干部、村党员和群众代表,向他们反馈了进驻以来的工作开展情况,通报了来某洋、来某涛等人的查处情况,还为崔进前和村干部们公开澄清正名、鼓劲撑腰,会场上响起阵阵热烈掌声和叫好声。“工作组实事求是,不错打好人、不放过坏人,我们身子洗清了、干劲更足了,今后争取年年还拿先进!”崔进前表态说。

    集中整治为来洼村带来的变化,干部群众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村民代表先后两次为工作组和县纪委监委送来锦旗。村监委主任崔金昌干了40多年的村干部,在村里德高望重,大家都尊称他为“老革命”。“集中整治不仅为村干部们洗净了身子,也为来洼村洗净了身子,村里的风气好转了不少。往年总有些种在路边的花生、玉米被偷,群众没少提意见。现在,地里的花生、玉米都熟了,但是一家丢粮食的都没有。”说到这里,崔金昌开心地笑了。

    如今的来洼村,像是解开了牵绊多年的枷锁,干部作风、社风民风、村容村貌持续向好向善发展,在脱贫致富的大道上轻装阔步前行。

    正风肃纪 “双查处”树纪法威严

    “当初,我把真事和假事混在一起告状,还故意匿名信访举报,认为就算出了问题也查不到我头上。没曾想,到最后我还是受到了‘纪法双处理’。这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西华县红花集镇赤狼行政村党支部原副书记赵某收谈论起匿名诬告带来的后果,心中懊悔不已。

    在重点村居集中整治工作组准备进驻赤狼村前夕,县纪委监委主要领导收到一条手机短信,“我是红花集镇赤狼村的村民,我向你反映一些很严重的事,赤狼村党支部书记赵某财……”短信主要内容是举报村支书的违纪违法问题,县纪委监委将信访举报内容转到工作组“带件”进驻查办。

    工作组调查了解到,2020年以来,有举报人越级直接向省、市纪检监察机关邮寄相同信件,举报赤狼村党支部书记赵某财的违纪违法问题。按照工作程序,信访件被批转至镇纪委办理。镇纪委调查结束后,多次拨打信件中预留的手机号码,却始终处于关机状态。因为无法联系到举报人,镇纪委就在村里公开反馈了调查情况。

    然而,镇纪委公开反馈后不久,依然有人发送短信继续举报赵某财。工作组通过比对,认定信件和短信同属一人举报。反映的问题中,包含“户籍作假”“河堤承包款未入账”“送烟给办理困难户”“骗取天然气管道款”“贪污占地补偿款”等多个方面内容,看起来都有板有眼,查起来却真假混杂。经过大量工作,工作组对信访件中反映的22项问题重新逐一核查,证实其中有4项基本属实,其余18项全部失实。

    “假设举报人反映问题全部属实的话,村支书赵某财几乎把党的‘六大纪律’逐一违反,同时还涉嫌职务违法,将会受到严厉的纪法处罚。举报人故意捏造党员干部违纪违法问题,又通过非正常渠道进行恶意举报,其行为已经涉嫌诬告陷害。”张向阳介绍。

    工作组转变方向,联合公安部门围绕手机号码展开调查,真相也随之浮出水面。赤狼村党支部原副书记赵某收因为“看不惯村支书,就想着给他找点事儿”,开始搜集、捏造赵某财违纪违法问题进行越级信访举报。后来,在全县村(社区)“两委”换届前夕,赵某收为了谋取选举竞争优势,便以“镇纪委包庇太严重”为由,编发手机短信继续举报,意图使赵某财受到党纪处分、丧失候选人资格。具体操作时,赵某收不仅把真实的问题和臆想揣测的问题混杂着举报,还使用他人名下的手机号码进行“单线举报”,发完短信、打完电话就关闭手机,以为有“双重保险”在,就能逃避打击。

    信访举报的问题已经全部查清,举报人和被举报人均存在违纪问题。按照干部管理权限,有关问题被移交至镇党委处理。随后,镇党委作出了“双向处分”,分别给予赵某收和赵某财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并取消了两人的换届选举候选人资格。除此之外,赵某收还因“扰乱单位秩序”,违反了《治安管理处罚法》,受到了公安机关行政处罚。

    问题查清后,工作组向赤狼村全体干部、村党员和群众代表们公开反馈了“双向查处”情况。“举报党员干部、公职人员的违纪违法问题,是每位公民的法定权利,但要注意通过合规合法的方式进行检举控告,举报内容也要有据可依,不能凭空捏造、搞诬告陷害。”在反馈会上,于学君说到,“从本案中可以看出,无论是举报人还是被举报人,只要存在违纪违法问题,终究会受到党纪国法的惩处。大家对此要引以为戒,切勿心存侥幸、挑战纪法威严。”

    以案促改 带来村里新气象

    “往后咱们村也有小游园了,没事了可以来这儿散散步、说说话,小孩们也有玩耍的地方了。”“村里面违规占地都清退了,违建房也都拆了,路两边敞亮了不少,看着都舒心。”傍晚,在西华县红花集镇柳城行政村村口,一台挖掘机还在轰鸣着清除建筑垃圾,村民们吃过晚饭三三两两地谈论着村里的变化。

    柳城村是个“软弱涣散村”,由于之前的村“两委”班子不作为、乱作为,长期以来积累下许多矛盾和纠纷。重点村居集中整治工作组进驻柳城村后,第一时间召集村内党员和干部召开“柳城行政村以案促改警示教育会”。与以往有所不同,除了组织学习讨论村居干部违纪违法典型案例等“常规动作”以外,会上,工作组还为全村党员佩戴党徽、带领他们重温入党誓词。

    “一方面发挥典型案例的警示教育作用,另一方面唤醒党员的入党初心,‘双管齐下’打牢以案促改的思想基础。”工作组组长金玉峰说。

    警示教育会刚散会,村监委主任张某就来到工作组驻地主动交代问题,“前几年俺家庭比较困难,家里老父亲和媳妇吃过低保,但是现在都没有再吃着了。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但是低保是经我手办成的,我犯了错误,愿意退钱,愿意接受组织的处理。”

    继张某之后,在随后的几天时间里,还有4名村干部走进工作组驻地主动交代近亲属享受低保、虚报多领粮食直补等问题,并主动上缴违纪所得款53340元。工作组将有关问题移交给镇纪委处理,5名村干部均被从轻减轻处分。

    为了深挖解决矛盾隐患,工作组在村内主干道张榜公示全村近三年享受各项惠民政策人员名单和村集体“三资”管理情况,通过设立举报箱、公开举报电话、挨家挨户走访调查,广泛宣传政策,接受群众监督。很快,工作组就有了收获,村民们普遍反映“有个别村干部违规占地建房,还有一些村组的集体耕地被个人长期无偿占用”。

    工作组趁热打铁,召开会议向村党员干部宣讲土地方面的法律法规和查处过的相关案例,为深化以案促改成效再添“一把柴”。会后,村支部书记张某某向工作组主动交代了自己常年侵占老村委土地违规建房的问题。在工作组耐心细致的纪法教育下,张某某认识到自己作为村支书没有带好头,才导致村里的私搭乱建、违规占地问题多发频发。为了带好这个头,张某某主动拆除了自己450平方米的违建房屋,土地平整后建成了村内小游园。

    村支书的带头形成了“连锁效应”,不仅村里的超市、饭店、预制板场等长期违建房屋全部被自行拆除,个人无偿占用的土地被清退出来重新竞标出租。通过追缴和新收土地租金,村集体增加了25万余元的收入。

    解决了突出问题,还要建立长效机制。工作组督促村“两委”班子筹备成立居民议事会、道德评议会、红白理事会,完善“四议两公开”“三会一课”“微权四化”等村级事务制度,逐渐在村里形成了事务按规矩办、工作按制度干的良好风气。

    “通过深入开展以案促改,把好风气树起来、纪律规矩严起来,村容村貌得到了改善,群众的满意度也明显提升,展现出了全新的气象。”金玉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