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版:要闻 上一版  下一版  
山沟沟里花椒开
﹃最美护士﹄不一定是﹃完美护士﹄
河南扎实推进安全生产专项整治三年行动
河南省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工作有序推进

﹃最美护士﹄不一定是﹃完美护士﹄

在线荐稿记者博客联系记者

    □本报评论员薛世君

    日前,针对外界关注的江苏如东“援鄂女护士”于鑫慧的护士身份疑似造假、被指婚内“征婚”等所谓“人设崩塌”问题,如东县洋口镇中心卫生院回应称,于鑫慧现系该院劳务派遣职工,从事内勤工作。这个回应,肯定了于鑫慧疫情期间勇当“逆行者”的行为,称她卷入的个人债务纠纷问题已解决,婚内“征婚”一事“属于个人事务”,并呼吁“对成长中的青年人给予更多的宽容和爱护,帮助他们扬长补短,更好服务社会”。

    平心而论,比之于鑫慧卷入舆论漩涡时,如东县所属的南通市卫健委宣传处负责人着急忙慌地“切割”,说“她不是公立医院的,也不是民营医院的,她也没有护士资格证”,如东县洋口镇中心卫生院的这番回应显得客观、理性而得体。壮举归壮举,私生活归私生活,有肯定有理解有呼吁,也算尽了机构的舆论应对责任,以及东家的员工关怀情分。

    一个人的私生活细节,其婚恋关系的个中曲直,外人与单位恐怕都无法尽数掌握,终究是私域事务,舆论可以进行道德评判,社会可以借此质疑反思,且自有一套惯性逻辑,这从“反转”后的网络口水盛景中已可见一斑。个人债务纠纷、因民间借贷纠纷被限制高消费等,也自有法律裁判,对错责任也不难厘清。

    追踪这起舆论事件的种种,笔者所要说的是一种把人与事推向极端化的现象——说一个人好的时候,连毛孔都是魅力四射的,待其“翻车”的时候,又从头到脚一无是处。还是这个人,还是那些事,态度陡转、评价两极,非白即黑,非善即恶。

    95后女护士于鑫慧偷偷瞒着家人,辞去医院护士工作支援武汉,开展志愿服务56天的新闻感动全国时,“最美援鄂护士”等赞美之词纷至沓来。等到她“翻车”时,护士身份造假、婚恋丑闻等纷纷被扒,“人渣”“瞎了眼”等指责不一而足,连她赶赴武汉的支援抗疫举动,也被质疑有着某种“目的性”。从天使到魔鬼,不过须臾之间,且被捧为“天使”时白璧无瑕,被指为“魔鬼”时体无完肤。

    网络社会中似乎有这样一种“极化传统”,因人废事、因事废人、因私废公。捧的时候,捧到九天云霄,打上完人的标签,捧上道德的神坛,必须360度无死角高大上、伟光正,不能有哪怕一点瑕疵;踩的时候,踹到无间地狱,恨不得踏上一万只脚,视其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透着渣、恶、坏,即使这之前或之后他的言行是正确的、有益的,也可能被指责为别有用心,被一概否定。事实上,一个好人,是不是注定时时刻刻都会正确无比?一个渣男,是不是终其一生都做不出一件正能量的事情?

    具体到于鑫慧的事情上,以南通市有关部门为例,于鑫慧在抗疫中盛名加身时,获得2020年南通五四青年奖章,彼时为何对她是不是护士不以为意,对她载誉而归甘之如饴?在她争议缠身时,为何又急于撇清“她不是公立医院的,也不是民营医院的,她也没有护士资格证”,“切割”不迭?说白了,还是“锦上添花时常有,雪中送炭难觅处”,跳不出惯常的“天使VS魔鬼”“黑VS白”的二元归类逻辑。

    说句实在话,“最美护士”不一定是“完美护士”。即便“最美援鄂护士”反转的事情都是真的,即便她在婚恋中是个“渣女”,她在武汉抗疫一线的那56天,危险并不会减少半分,她在危难时期所提供的志愿服务价值,也不会因此消弭。惟愿于鑫慧能汲取教训,拿出抗疫时的勇敢来,让自己今后的人生更加平稳、亮丽。不管是否为真,都不能因为一个人的私生活丑闻,就轻易否定其抗疫贡献,也不能因为一个方面的缺陷,而否定所有的一切。同理,也不能因为一个人一贯正确,而排除其犯错的可能。

    毕竟,黑白之外,还有其他很多种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