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版:头版 下一版  
不断向科学技术广度和深度进军
从“中国第一架”到“中国第一套”
“正数”的三次方
让黄河成为造福人民的幸福河
深耕中原报家国
多措并举做好秋冬季疫情防控
我省为何频频“牵手”知名高校

首位到河南高校任教的全职院士霍裕平:
深耕中原报家国

在线荐稿记者博客联系记者

    开栏的话

    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是党中央、国务院作出的重大战略决策,对于提升我国教育发展水平、增强国家核心竞争力、奠定长远发展基础,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一流的师资队伍是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的关键要素和核心支撑,而一个仁师大家所饱含的理想信念、道德情操、扎实学识、仁爱之心,不仅领航学科建设、推动学校发展,更是立德树人之楷模典范。让我们走近郑州大学仁师大家及学科领军人物,感受他们热爱教育的定力、淡泊名利的坚守、潜心科研的执着,以及为郑州大学“双一流”建设所作的不懈努力和突出贡献。

    □本报记者史晓琪本报通讯员赵炜

    1996年,他年近六旬,是我国物理学领域令人瞩目的大家,正处于学术研究的黄金时期。

    这位中国科学院院士,毅然辞去所有职务,没有选择更有名气、科研条件更好的高校,而是怀着满腔热情从北京来到郑州大学。那时的郑大,还不是“211”。

    霍裕平,第一位到河南高校任教的全职院士,从此心无旁骛扎根中原,深耕郑大20多年。一边夯实基础,一边锐意创新;一边以“板凳甘坐十年冷”的定力教书育人、潜心科研,一边以服务国家地方重大需求的担当自我加压、披荆斩棘。他引领郑州大学物理学科一点点提升实力、发展壮大,在河南教育发展史上书写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为河南地方经济社会发展贡献了力量。

    当初离开中科院时,霍裕平是有机会到条件更好的高校做领导工作的,可是他喜欢沉下心来做点实实在在的事情。“我最大的心愿,是把郑大物理系办得更出色一些,同时再做点一直想做的理论研究工作。”9月9日,谈起为什么要来郑大,他说:“郑大是我父亲工作过的地方,我对这里有一种特殊的感情。”

    霍裕平的父亲霍秉权先生是著名的物理学家、教育家,也是郑州大学创办人之一。承继父辈郑大情,他也把满腔热情洒在了这里。

    他的无悔选择,他的淡泊名利,在常人眼里可能有点书生气。然而真正的读书人,血液里从来都流淌着家国情怀。

    从事了30多年的物理研究,霍裕平深刻理解物理是现代科学技术的基础。物理学科如此重要,但物理教学却常被忽视,他想改变这种现象。1996年一到郑大,他就一再强调地方院校科学研究一定要和国家、地方发展的重大需求相联系。

    他亲力亲为,带着大家将凝聚态物理学科调整为材料物理学科,建设以研究铝合金为主的金属物理方向,并由此提出了一条在我国普遍提高铝合金性能的可行途径;他领着大家将物理系核物理学科转向主要面向农业和医学的核生物学;他带领团队执着探索,培育小麦新品种,为河南小麦的高产优质作出了重大贡献。

    在霍裕平的带领下,郑大物理系获批凝聚态物理国家重点学科、物理学一级博士授权点、物理学博士后流动站,建成材料物理教育部重点实验室、河南省材料物理重点实验室及河南省离子束生物工程重点实验室,学科建设水平大幅提升。

    “做研究的目的,不是为了自己出名,而是希望能让中国参与世界科学的发展,并在某一领域起到推动作用。”谦和儒雅、慈惠和善的霍裕平,一直有个执着的坚守:“作为一个中国的科学工作者,如果不能参与推动中国的科学研究走向世界前沿,将会终生遗憾。”

    “人必先有芬芳悱恻之怀,而后有沉郁顿挫之作。”霍裕平很欣赏清代学者袁枚的这句话。83年的人生历程,不管顺境逆境,不管高峰低谷,他都十分珍惜命运的眷顾,珍惜学术研究的机会,珍惜干事创业的环境,珍惜家庭给予的温暖。所以,经历过芬芳悱恻之怀的霍裕平,不仅把沉郁顿挫之作写在了推动中国物理学发展的进程中,在物理科研领域为我国科学技术的发展作出了卓越贡献,而且把沉郁顿挫之作挥洒在教学领域,有力提升了郑大物理学科水平,培养了大量人才。

    1978年获全国科学大会奖,1987年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1989年获评全国先进工作者,2000年获评河南省科技功臣;担任国家“863”计划能源领域专家委员、国家学位委员会物理评审组成员、国家“973”计划专家委员会委员;组织郑州大学和陕西师范大学合作编写123万字的《现代物理基础教程》,从现代物理的观点和现代技术发展对人才培养的要求出发,对物理类专业的传统基础物理课程结构和教学内容作了较大改革……

    尽管已经著作等身、贡献巨大,尽管已是83岁高龄,只要身体允许,他仍会习惯性地走进郑大南校区的实验室,去看看他心爱的实验仪器、他心爱的学生、他牵挂的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