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版:精彩周末行走中原 上一版  下一版  
石头村落藏遗迹
移民村落阁楼多

移民村落阁楼多

在线荐稿记者博客联系记者

    清代戏楼

    石桥 吴杰摄

    树下地道口

    龙须兽头

    石狮

    □文/图 尚自昌

    平顶山汝州市焦村乡张村,如今仍然保持着明清时期的豪华院落,宫殿式房顶配置的五脊六兽,显示着富甲一方的记忆,明代三座石拱桥、清代豪华戏院、四通八达的地道,还有老街、窄道,古井、古树,石磨、石碾,上马石、拴马鼻……一帧帧画面,记录着中原乡民的如烟往事。

    明代单孔石拱桥

    张村位于市区东北20多公里的嵩箕山南麓,三条河流在此交汇,形成一处高台地,三河在村西南汇成一河,向西注入汝河支流黄涧河。

    明洪武年间,来自山西的张姓移民被分配到这一带垦荒。相传,一棵高丈五有余的酸枣树引人注目。酸枣树主干一人多高,树围两人合抱。主干长出多个分枝,分枝形成近圆形的平面,可遮挡树下三四人的牌场。张姓始祖把行装卸在了酸枣树旁,开始全新的生活,后来人口渐多,遂成村落,当地人感念酸枣树,把这个新村取名为酸枣张。

    北方河流多为季节河,环围张村的三条河发源于北部深山,每到汛期,都会影响村民的出行和生产。明代,村民集资,修筑三座单孔石拱桥,按方位称它们为北桥、东桥和南桥。

    三桥的桥墩均采用巨石,用糯米浆烧铸,桥拱的正中朝下置有“斩龙剑”,桥的两侧有护栏。南拱桥位于村南寨外,被称为南寨门桥,它“南北跨向,桥面长22米,宽4.5米,通高5.65米。拱券采用石条纵联砌法,拱券之上不施护拱石和勾石,但在上游置有石雕龙头,下游置石雕龙尾。桥面两侧有栏板望柱,两端望柱外侧各雕一石狮代替抱鼓石”。日久年深,南桥和东桥多次加宽加高,仍然可以通过加重汽车。

    五脊六兽四合院

    清代乾隆年间,张氏后代张慎修,官至浙江宁波府经历司经历,掌理往来文移之事。张家发达后,建成五处相连的宅院。嘉庆年间,张慎修的孙子张松茂考中进士,这里又被人称为张进士村。

    宅院东西相邻,坐北向南,均为四进院落,主建筑在一条直线上,分别为大门、大客厅、二客厅、后楼,后为马院。房顶上为宫殿式房顶配置的“五脊六兽”,是清代富甲一方大户的标配。整个建筑群占地5000多平方米,有楼、房200余间。

    主院居中,现存的大客厅是独特的“明三暗九”建筑,即外面看是三间建筑,但室内有九根一围粗的竖柱支撑,实占九间的面积。朝南的一面没有墙,由槛框和格子门、槛窗、雕花裙版组成,清代工匠高超的技术让人惊叹不已。房顶上有五脊六兽,六兽的龙须是铁须。这个房顶设计很奇特,秋冬不落树叶,下雨不上瓦松。仔细观察,可能与房顶高度和坡度有关。

    家乐戏院娱乡邻

    张村保存着一个完好的清代戏楼,建于嘉庆初年,面阔3间,进深10米,坐南面北。台前上部的护版垂饰,雕刻精美,房顶箱脊垂脊保存完整,屋顶因做工精细,至今不漏雨。

    有人说,张慎修的妻子焦氏是个戏迷,小儿子张锦章也喜欢看戏,又取了一个戏迷妻子刘氏。张锦章精心打理,家里有花不完的钱,乡邻有什么难事,他怀里装上元宝就出发。张锦章是个孝子,父亲去世后,他怕母亲孤独,想建个戏楼,便走访北方几个省选择戏院样式,找汝州最好的工匠施工建造。

    戏院为独立的四合院,东西宽约15米,南北长约30米。南部正中为三楹戏楼,戏楼东接一间门楼,西接一间演员化妆室和上下台楼。院内的东西厢房楼各5间,北侧为观戏楼5间,25间楼房围成一个广场。观戏楼和东西厢房楼专为年长者观看,年轻人、孩子和外村来的看客,只能站在广场看戏。河南大学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主任彭恒礼教授考察后认为,该建筑是河南仅见的“家乐戏楼”。

    相传,张锦章夫妻因爱好不同,各自供养一个剧团,经常出外演出,自负盈亏,剧团保持着旺盛的活力。张村是曲剧的发源地,有两个戏班,人称“大越调”“二越调”,久唱不衰。剧团带动许多戏迷爱好者,培养了多名演员。

    筑寨挖洞防匪患

    清同治年间,在张家带动下,村民出资筑起寨墙,环村的河水成了一道天然的寨壕。

    张村人见多识广,筑寨时还挖出了逃命的地道。当地老年人说,地道总长约3公里,60个出口,有的设在村民家里的水井、红薯窑,或院内、室内的隐秘处,有的通往村外的沟里。地道分为上、中、下三层,纵横交织,陷阱、疑道、暗堡密布,如入迷宫一般。地道内设有起居室、厨房和储藏室等,功能齐全,攻守兼备,每当战乱时,本村及附近数十里的群众纷纷到此躲避。

    民国时期,土匪作乱,张村人将老寨墙和地道加固完善,增加了不少防御功能。抗日战争时期,隐秘的地道保护了当地村民。

    1944年,日军占领了汝州城,组建伪政权管理汝州。日伪在一些村镇和交通要道设立据点,祸害百姓。张村和相邻的焦村、李楼等村的地方武装,在焦村人焦道生的领导下,组织联保联防。

    1944年底,张村教员张钟鸣去大峪参加亲友的一个宴席,被当地士绅引荐,面见八路军司令员皮定均,两人聊起了当地的抗日形势。在皮定均的引导下,张钟鸣从中斡旋,焦道生的地方武装全力配合皮定均的部队,联合共同抗日。焦道生给八路军补给了不少粮食和弹药,为八路军到敌占区开展工作提供方便。当地人说,当年农历腊月,张钟鸣家里添女待客,皮定均和焦道生远道而来,参加喜宴。

    日军看中了汝东焦道生这股地方势力,多次派人许以高官招降焦道生,均被焦道生拒绝。焦道生不降,当地多个地方武装都在观望,日军决定偷袭焦村和张村,血洗村落。

    1945年农历二月初一晚,日军调集登封、禹县、郏县和汝州四县的日伪军,决定在天亮后围剿焦村和张村。

    张村已故村民曾有文字记载,当时八路军也发现了日军的异动,怀疑敌人在汝州有行动,紧急通知焦道生做好准备。初二早晨,守候一夜的军民正庆幸平安无事,远处便传来密集的枪声,那是八路军正在阻击登封方面的敌人。村民同时发现了埋伏在村西的一小股敌军,双方展开了激烈的战斗。村民们边打边退,全部撤入村内,从地道安全撤进山里。日军烧毁了几座草房后,草草撤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