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版:精彩周末/人物·时空 上一版  下一版  
黄河湿地护鸟人
涓涓溪流终成河
脱贫路上有故事
写鸟篆的耄耋老人

黄河湿地护鸟人

在线荐稿记者博客联系记者

    □本报记者刘向东本报通讯员谢晓利郑占波

    夜幕下的孟津县城。马朝红刚把轮椅上的父亲推到户外,老人便嚷着要回,“累一天了,你早点歇吧”。

    暮色中赶回家的马朝红,是早晨6时出的门,沿黄河驱车缓行,直到太阳西垂。

    次日晨6时,马朝红还要匆匆出门。在单位,她换上蓝色冲锋衣,挎上照相机和望远镜,背上近30公斤的“装备”,在晨曦中往黄河岸边去……刮风下雨,严寒酷暑,整整20年了,每周至少三天,在黄河湿地的滩涂上,她穿梭在杂草中。拍照、瞭望、记录,从早到晚忙个不停。

    马朝红是孟津县国家级黄河湿地保护区的鸟类管护员。她还有一个响亮的名称——护鸟天使。

    热爱

    仲春的黄河岸凉风习习,阳光洒在河面上,色彩斑斓。粼粼波光中,种类繁多的水鸟成群结队,戏水追逐,倏然翩飞,凌空高歌。

    杂草中,马朝红支好三脚架,更换着不同用途的望远镜和照相机,边观察,边对同伴陈巧梅报着数字:“苍鹭27只,鸬鹚6只,琵嘴鸭55,不对,再加4只……”

    鸟类管护员一天的工作,就是这样开始的。长期的观察经验,练就了马朝红一双“火眼金睛”:扫一眼就能判断出一群鸟的种类和数量,八九不离十。

    这样的工作,她已干了20年。她对鸟类的热爱,源于她的父亲马书钊。

    1994年,上游的三门峡黄河滩区成了湿地保护区,一些不法捕猎者顺河而下,乘船漂到孟津境内。一个早晨,10多艘小船架着土炮,悄悄靠近了河中的沙洲。轰然一声响,惊飞了鸟群,几十只鸟便或死或伤漂浮在河面上……惨剧,震惊了当时还是林业职工的马书钊。在随后的半年多里,马书钊制止了近200起捕杀鸟类行为。为此,他得罪了捕猎者,遭到了各种威胁和报复,但他没有退缩,还毅然辞去林政股股长职务,只身来到黄河滩区,开始了长达十几年的护鸟工作。

    十多年里,他天天带着干粮,拿着喇叭,骑自行车走村串寨,早出晚归宣传护鸟政策和法律。同时,他还观测、记录着水禽的种类和数量。

    父亲爱鸟、护鸟,潜移默化地感召着女儿。从小在黄河岸边长大的马朝红,与黄河湿地有着不解之缘。她说,栖息于此的鸟类就是她的邻居,给她和家人带来了无穷乐趣。“我儿子小时候,最喜欢的事就是学各种水鸟的叫声。”

    大学的假期,马朝红都会陪着父亲在河滩巡视。“日渐苍老的父亲每天骑着自行车在还没硬化的大堤上颠簸,我看着心疼啊!我学会了骑摩托,驮着他,省他的力气。”

    1999年,马朝红辞去在洛阳市区的工作回到孟津,和父亲一起,成为湿地保护区的鸟类管护员。那时,他们的主要交通工具是自行车。他们的管护区是东西长达30多公里的黄河岸。由于道路条件和交通工具限制,父女俩一趟下来,至少三天时间——没路时,他们扛着自行车前行;饿了啃一口随身带的馒头,渴了喝一口凉水。在空旷的黄河湿地,他们风雨无阻。

    2014年,马书钊做了股骨头坏死手术,75岁的他再不能到河边观鸟、护鸟了。马朝红仍在继续。

    近几年,父亲的话语越来越少,她深知父亲的心事。每天晚上她推着父亲在小区散步时,都会把白天观察到的鸟类情况详细地说给父亲。她还会用手机拍视频给父亲看。“每当此时,我明显感受到了他的兴奋和快乐。”

    “天使”

    一年四季,马朝红穿得最多的是冲锋衣。常年背负近30公斤、装着观察设备的双肩包行走,她的双肩和脊椎明显异于他人。她拖着三脚架,挎着望远镜和照相机,黎明出发,日落而归。

    习习河风里,马朝红用望远镜静静凝视着远处河面上成群的鸬鹚、赤麻鸭、银鸥、鹭鸟……“你来看看,现在站在水面上的是苍鹭,也就是土话说的‘老等’,它老是站在水面上等吃。那边嘴特别宽、胸是红色的是琵嘴鸭,那些正叫着的是赤麻鸭。”

    观测中的收获,常让她忘掉艰辛和疲惫。2001年冬天,在观测灰鹤时,马朝红忽然看到几十只大鸨,这种稀有的鸟类,她好几年没见到过了。“太激动了!像是见到了久别重逢的亲人,感觉再辛苦也值得。”

    去年9月,马朝红在监测时遇到一只受伤的猫头鹰,她把它带回去买来生肉精心喂养,痊愈后才放归大自然。保护区的一名负责人说:“这些年,朝红救下的国家级保护鸟类有几百只。只要听到鸟叫,她就能判断出什么鸟,属国家几级保护鸟类。”

    这里有一组数据:1995年保护区成立时,记录在案的鸟类只有40种1万多只。24年之后,如今记录在案的鸟类有259种10万只以上……

    这些年,她也获得了诸多荣誉:关注生态贡献奖、保护森林和野生动植物资源奖……马朝红还是和往常一样在野外守护着鸟们。

    使命

    “我能二十年如一日坚守在湿地,离不开全家人的支持。”马朝红至今还和在洛阳工作的丈夫过着两地分居的生活,但他们彼此理解。尤其是儿子,还经常利用周末陪着她一起奔走在黄河岸边。

    2010年11月24日,央视一套播出了《感动中国:黄河湿地保护神》,对马朝红一家三代护鸟事迹进行报道后,在当地引起巨大反响。人们和她再提到鸟类,总会说:“你们家鸟儿……”

    “你们家鸟儿又糟蹋我家庄稼了!”面对人们这样的话,马朝红哭笑不得,还常跟人们求情:它们是为了消灭害虫,也会把粪便留下来当肥哩!

    如今,当地很多人再提到“你们家鸟儿”时,也常会带来惊喜:“朝红,我发现了几只不认识的鸟儿,咱这儿是不是又来啥新鸟类了?”

    每年,马朝红都会接待大批观鸟客。她会带着人们奔走在各个重点鸟类分布区段,指引大家观鸟。在“鸟友”的建议下,她建起了QQ群,不时向各地的“鸟友”介绍孟津湿地鸟类的情况……

    “对待鸟类要像对待家人一样,因为它们是大自然对人类的恩赐。爱护它们,何尝不是爱护我们的生存环境呢?”马朝红说,她最大的心愿,是让湿地真正成为雁飞鹤舞的鸟类天堂。“为了这个愿望,我会无怨无悔地坚守在这片湿地。”

    朦胧夜色里,忙碌一天的马朝红回到家,匆匆吃几口饭菜,便把父亲扶上轮椅推到小区空地上散步。

    “爸,等你身体恢复了,我推你到黄河岸边看看。”马朝红掏出手机,打开一段她新录的视频,“你听,这些鸟的叫声多欢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