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版:要闻 上一版  下一版  
“让孩子们在家门口上好学”
特色产业助脱贫
一块桦树皮是咱的“传家宝”
中国第20批援赞比亚医疗队获“中赞友谊奖”
洛阳科技中介超市开业运营
中科软(河南)智能科技创新中心运行
河南省创业服务“走基层”活动启动
赵立达同志逝世
王颖俊同志逝世

一家两代三口人的坚守——
“让孩子们在家门口上好学”

在线荐稿记者博客联系记者

    王岗和家人坚守在农村偏远小学,守住了农村教育的希望,守护着当地村民的希望,是继张伟之后郸城又一位有大德大爱大情怀的好校长。

    □本报记者赵春喜本报通讯员胡恩来

    5年前,为了让孩子们在家门口上好学,郸城县农村好校长张伟因劳累过度而离世,让很多人流下了热泪。

    5年后,在这方尊崇教育的热土上,又一位农村好校长的离去,再度让人们潸然泪下。

    3月21日晚,郸城县东风乡郑庄小学校长王岗,因积劳成疾突发心梗猝然离世,年仅37岁。

    上千名群众自发前往吊唁,表达哀思。一家两代三口人坚守乡村教育战线的故事被传扬开来。

    为了学校,父亲把他“拴”在家门口

    知识带给家庭希望,学校寄托乡村未来。但建于上世纪60年代的郑庄小学,走到2000年时已是破烂不堪,只有20多个学生。

    “眼瞅着学生们转学的转学,辍学的辍学,当时我心急啊!”该校教师王国学做了“这辈子最艰难也最正确的决定”,他要把学校办起来,把学生留下来!

    没有教室,就租用无人居住的民房;没有办公室,就动员老师回家备课、批改作业;缺少老师,王国学就打起了儿子的主意。

    “我说岗啊,咱学校都是‘老’老师,很多活干不了啊!你还是回咱村教书吧,还能照顾我和你妈。”1999年,王岗师范一毕业,就被王国学“商量着”叫回村里,成为郑庄小学的一名老师。

    学校渐渐有了起色,2006年郑庄小学建起了5间教室,但条件依然简陋。没有厕所、围墙,王国学带着王岗和几名教师捡来碎砖头,自己建;没有大门,王国学拿出家里卖玉米的1800元钱买来大门装上。

    相比校舍的改变,教育质量的提高更难。由于科班出身,年轻的王岗做起了“学科带头人”,向全校教师传授新课程教法、多媒体设备使用方法,让老师们眼界大开。他也先后被评为周口市骨干教师、周口市优质课教师。

    “郑庄小学教师身上有一种精神,那就是不畏艰难的吃苦精神,以校为家的奉献精神,团结一心的合作精神,敢于争先的拼搏精神。”2012年,时任东风乡中心校校长的孟杰在全乡教师节大会上,号召向郑庄小学学习。

    殚精竭虑,濒临关门的学校成了标杆

    “当时也有私心,感到校长不好当,王岗又要强,真担心累着他。”2013年,王国学面临退休,在公开竞聘下任校长时,虽然缺了父亲和妻子于金梅的两票,王岗仍高票当选。

    此时的郑庄小学抵挡不住时世的变迁:生源逐年减少,校舍愈显寒碜。附近群众不是把孩子送到城里,就是送到民办学校,或者让孩子跟随父母到外地求学,学校里只有50个孩子、3排平房,“校长”好听不好当。

    “一定要把学校办好,让孩子们在家门口就能上好学。”面对濒临关门的学校,和父亲当年一样,王岗暗暗发誓。

    校舍简陋破旧,他向上级争取建设项目;操场坑洼不平,他带领老师除草、清理垃圾、平整场地;为了节省经费,他把家里的东西拉来,无偿给学校使用。

    “王校长什么活都带头抢着干。去年,学校厕所旁的下水道因为施工被压塌,王校长就自己开着大篷车拉来楼板,挖水道,但他却照顾我这个老教师的身体,不让我干。”老教师周思全对此记忆犹新。

    教育兴,乡村兴。2018年,郸城县全面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开展“农村学校振兴、城区学校提质”工程,郑庄小学的办学设施越来越完善,餐厅、淋浴房、宿舍楼一应俱全,返乡就读的学生越来越多,学生由最初的50多人发展到200多人,学校由最初的3排平房变成4座楼,正在建设的近千平方米的现代化综合教学楼,今年秋季也将投入使用。

    “校长每天起早陪我们跑操,遇到小石头会把石头踢到一边,唯恐绊倒我们;晚上谁生病了,他就赶快带着去诊所看病……”三年级学生侯越越抽泣着说,“他对待我们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可是再也听不到校长对着我们说‘开饭了’……”

    现在的郑庄小学,已是一所标准化的寄宿制学校,不但成了“村小”名校,还常为其他薄弱学校送设备、送资源,各地校长慕名而来参观学习。

    传承遗志,一定把学校办好

    “我们连谈恋爱都没有出过郑庄小学的校门。”王岗的妻子于金梅也是师范毕业后被分配到郑庄小学任教的。看到王岗人老实、能吃苦,教学能力又强,于金梅的心动了。恋爱一段时间后,他们举行了简朴的婚礼。

    随着学校寄宿生的增多,学生住校安全成为王岗的“心头病”。他干脆直接搬到了学校里住,既可以照看孩子们,又可节省请人看校的费用。于金梅不仅支持,而且和王岗一样搬进了学校,王岗是男生寝室陪宿员,于金梅是女生寝室陪宿员。夫妻俩把家安在了学校,过着“异床同梦”的生活。

    “那天下午,他往返于郸城和周口采购被褥,又给教师开会分配任务;晚上,他在几个兄弟学校间奔波取经,拿之前订过的热水器、宿舍标牌;22时返校后再次去县城,想为学生宿舍添点东西。22时58分,王岗给我打了一个电话我没有接到,我给他拨回去他没有接。没想到,这竟是我们最后一次电话联系,之后就阴阳两隔了。”提起王岗离世当晚,自己没有接到王岗的电话,于金梅心痛难忍。

    “王岗走了,这个学校我先代管着。王岗生前就说‘把学校办好’。现在学校不能没有人领,等中心校选好校长后,我再把学校交出去。”于金梅一字一句地说。

    “王岗和家人坚守在农村偏远小学,守住了农村教育的希望,守护着当地村民的希望,是继张伟之后郸城又一位有大德大爱大情怀的好校长。”3月25日,在号召全县教育系统向王岗学习的动员会上,郸城县教体局局长刘现营动情地说。

    “让孩子们在家门口上好学。”这是张伟、王岗的心愿,也是无数乡村教育工作者孜孜以求的共同梦想。梦想仍在延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