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版:民生新闻 上一版  下一版  
寒冬问供暖 不热为哪般
冬季当心“加湿器肺炎”
智慧书屋便民阅读
25所幼儿园成首批“家园共育”示范园
国内首例经“产时手术”切除新生儿心脏肿瘤术成功
辉县:银鹰立下凌云志 巍巍太行绘丹青

辉县:银鹰立下凌云志 巍巍太行绘丹青

在线荐稿记者博客联系记者

    飞播造林使辉县森林覆盖率提高近11个百分点

    □本报记者陈慧本报通讯员李妍何运富司志勇

    巍巍太行八百里,绝壁林立,沟岭纵横,吸引眼球的,除了石头还是石头。

    曾经,如果不移民搬迁,辉县市张村乡、拍石头乡、沙窑乡、黄水乡、南寨镇、南村镇和薄壁镇的不少小伙子连媳妇都难找上。

    干旱少雨,土薄石厚,荒山秃岭,灾害频发,这里是老百姓口中的穷山恶水,拖慢了发展的步伐,也挡住了姑娘们嫁进来的脚步。

    曾经,太行山里的人们立下“愚公志”,创造了红旗渠、挂壁公路等一个又一个奇迹般的壮举。

    36年前,银鹰振翅,声声轰鸣,飞播造林开始在辉县大地大展拳脚。

    咬定青山不放松,一棒接着一棒传,从1982年至2017年,全市共完成飞播造林面积109.39万亩(含重播),宜播面积91.59万亩。经成效调查,有效面积68.7万亩,占宜播面积的75.0%;成林面积27.3万亩,占有效面积的39.7%,使全市森林覆盖率提高近11个百分点。

    飞播造林具有速度快、省劳力、投入少、成本低、不受地形限制等优势,能在短期内实现遏制水土流失、恢复森林植被的目的,因而得到基层干部群众的高度认可,并得以迅速推广。

    当然,飞播造林并不是仅仅把种子撒下来那么简单。资金、技术、管护一个都不能少。

    领导重视是基础。自辉县实施飞播造林以来,该市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一方面成立由市政府主管领导任组长,林业、财政、气象等有关部门参加的飞播造林工作领导小组,一方面加大飞播造林宣传力度,形成全社会关注、支持、参与飞播造林的舆论氛围。

    科学作业是关键。播区的选择合理与否,飞播树种的选择、飞播作业时间的确定都直接影响飞播成效的高低。每年的飞播作业设计,辉县都要组织工程技术人员对播区进行全面踏查,并根据播区的自然环境、立地条件等,确定播区的位置和适宜树种。飞播后,对飞播种子、飞播出苗率、飞播成效等进行全面监督、检查,以确定飞播成效。

    加强管护是保证。辉县市降水量较少且变化大,飞播成效不稳定,播区内有大量的无苗、少苗地段,播区之间互不连接,形不成规模,为管护工作带来一定难度。为提高成效,除了对失败播区进行重播,辉县按照“内补外扩,连片成林”的原则,大力开展补植补造,建设飞播林基地。为了加强管护,巩固成果,辉县市落实山界林权,明确“谁山、谁管、谁收益”的原则,签订管护合同,调动管护积极性。同时,市与乡镇、乡镇与村逐级签订播区封山育林合同,建立健全护林制度和乡规民约,完善奖惩制度。

    30多年来,辉县飞播造林从西北部海拔较高的深山区转移到东北部浅山丘陵区,树种从以油松、侧柏等针叶树为主转向大面积飞播黄连木、臭椿、刺槐等乡土阔叶树种,森林植被迅速得以恢复。

    河南人熟悉的万仙山、八里沟、关山、轿顶山、宝泉、齐王寨、秋沟等知名景区都集中于辉县最早的飞播区,森林旅游已成为当地群众脱贫致富的支柱产业。数据显示,上世纪80年代初期,该区域森林覆盖率仅为32%,上世纪90年代末时已达到53%。目前,这里的针叶及针阔混交飞播林全部郁闭,平均胸径达10厘米-18厘米,每亩株数为70-160株,已陆续开始实施抚育间伐。

    相比西北部深山区,东北部浅山丘陵区立地条件更差,人为活动更频繁,植被恢复更加困难。

    为了迅速改善当地的生态环境,进入新世纪以来,辉县采用飞播造林为主、飞封造管相结合的方法,经过近二十年努力,该区域森林覆盖率由开始的18%提高到现在的42%。

    忆往昔,荒山秃岭,女嫁男走;看今朝,青山绿水,美丽家园。区域内一批优秀乡村生态旅游点应运而生,拍石头乡张泗沟村和松贡水村、张村乡平岭村和里沟村等,已成为当地生态旅游的一张名片。

    每到春夏时节,离市区较近的张村乡平岭村总是热闹不已,村里的方山景区是吸氧登山的好去处。游客们品味一下农家饭,临走捎点土特产,村民们在家门口办起了“农家乐”,吃上了“旅游饭”。

    绿水青山带来金山银山,经济效益彰显生态效益。2017年,全市森林旅游接待国内外游客800万人次,实现社会综合效益30余亿元,林农发展家庭旅馆近千家,山区群众以森林旅游业为主导的收入达到5亿元。

    通过多年来的林业生态建设及飞播造林,辉县太行山区剩下的多为困难造林地,且宜播区相对分散。辉县市市长刘彦斌说:“我们将加强飞播造林新技术的应用推广,攻克这些难啃的硬骨头。在加强飞播林抚育管理的同时,我们还要进一步调整树种结构,因地制宜增加彩叶景观树种飞播,不但要绿化太行山,更要美化太行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