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版:理论 上一版  下一版  
从粮食短缺到国人粮仓

从粮食短缺到国人粮仓

在线荐稿记者博客联系记者

    粮食主产区小麦丰收。

    改革开放前的“农业机械化”。

    大型收割机收麦忙。

    收获的田野。

    丰收的喜悦。

    老旧的拖拉机。

    飞机喷洒农药。

    □程传兴

    粮食主产区的饥饿记忆

    “红薯汤红薯馍,离了红薯不能活”。求温饱,红薯曾经立了大功,不仅是那一代人的重要主食,更成为一段难以忘却的记忆。

    上世纪70年代末,中国近10亿人口,8亿在农村。在人民公社体制下,“三级所有队为基础”,农业生产由生产队统一组织安排,在分配上实行工分制,突出特点是平均主义“大锅饭”,农民生产积极性严重挫伤,生产效率极其低下。

    粮食产量低,人均粮食占有量少。青黄不接的春季,忍饥挨饿并不鲜见,灾荒年月,逃荒要饭大有人在。偃师市唐僧寺村64岁的农民王志贞对改革的生活记忆犹新。当时家里有6口人,一年劳作下来仅分到了100多元钱。她回忆说:“地不少,粮食却少得可怜,一年一人80多斤小麦根本就不够,主要靠吃红薯填饱肚子。”

    物资匮乏、“没饭吃”不仅是农村人共同的回忆,城市居民的粮食供给也是紧紧巴巴,并且还得凭票定额供应。粮票还分为全国粮票和地方粮票,使用中有地域限制。那时每个城市居民每人每月26斤粮食,其中还要搭配相当一部分杂粮,大米白面也只有百分之七八十,如果来了客人,米面就出现短缺。

    1978年,有2亿多农民没有解决温饱问题,对饥饿的恐惧是当时最难忘的集体记忆。“告别饥饿”“告别短缺”是那个时期最主要的奋斗目标。

    “大包干”包出了农业春天

    在农民生活艰难、农业生产停滞、农村一片萧条的情况下,中国改革从农村开始破冰,并且在农业农村领域不断形成突破。安徽凤阳小岗村十八户农民冒着风险于1978年春私下签订了一份协议,悄悄地把土地“包产到户”。1982年1月1日,中共中央发出第一个“一号文件”,正式承认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包产到户”从根本上打破了农业生产经营和分配的“大锅饭”,使农民有了真正的自主权。这种“交足国家的,留够集体的,剩下都是自己的”经营模式,利益关系简单明了。当农民分到了自己的责任田的时候,那种获得感幸福感瞬间爆表,一夜之间亿万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大为高涨。

    河南省原副省长胡廷积在实行大包干前,在豫东蹲点工作,他回忆当年的情况是:“问社员地怎么种、怎样施肥浇水,他说‘你问队长,我不知道。’‘包产到户’后就不一样了,农户一见科技人员下乡就往自己田里拉,许多地方出现了把科技人员当‘财神’抢。”

    1982年,大面积推行推进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大包干”使得河南省的粮食产量实现了第一个大的飞跃。1983年河南日报曾经报道了发生在兰考县城关镇刘廷贺家的巨大变化。1978年前,全家人经常为吃不饱饭发愁,实行大包干后,全家人起早贪黑,精心管理责任田,到1982年,全家10口人人均占有粮食2200斤,人均收入现金1200元。土地,一下子去除了农民的衣食之忧。

    全省粮食产量以惊人的数字迅速拉升。统计数据表明,全省粮食产量由1978年的2097万吨增加到1983年的3303万吨,人均粮食占有量由1978年的297斤迅速增加到1983年的767斤,增长了158%。1983年,全省不仅历史性地完全解决了省内居民的温饱问题,并且开始成为粮食调出省。10年后的1993年,河南省正式取消粮票。1997年,我省粮食产量进一步迅猛增长,首次跃居全国第一。2000年及以后的10年,持续稳居全国第一,成为全国第一产粮大省,自此,河南的“中国粮仓”地位逐渐形成。2009年国家发改委批准了河南省粮食生产核心区建设规划,粮食生产核心区建设规划上升为国家战略。河南省将采取措施使粮食生产能力由当时的500亿公斤到2020年达到650亿公斤,使河南省成为全国重要的粮食生产核心地区。

    种粮不纳税反得补贴

    对农民来讲,旱涝病虫害等自然灾害都会对产量造成严重影响,使得种粮面对较高的风险,越来越高的农资供应价格也让农户种粮成本不断提高,高风险、低收益的特征影响了农户的种粮积极性。

    2004年,国家发布“一号文件”促进粮食和农业生产,自此形成国家“一号文件”促进农业农村发展的政策惯例。2004年,全国范围内开始实行粮食直补、农资综合直补、良种补贴、农机具购置补贴,补贴资金规模连年大幅度增长。

    河南积极响应国家政策,对农户实施种粮补贴,并于2005年在河南中部地区率先取消了农业税,结束了2600多年农民缴纳“皇粮国税”的历史。滑县是河南第一产粮大县,政府一直重视粮食生产,给予农户的补贴不断提高,目前每亩耕地每年补贴102.59元。滑县万古镇杜庄村杜焕永,原来种植6亩责任田,年收入4000余元。国家施行种粮补贴后,又承包村集体土地10亩,年收入10000余元。随着国家支农惠农政策的力度加大,从2012年开始大规模流转土地,并为周边农户提供机械服务,现在共种植2000余亩,年收入200余万元。

    种粮“大户”高歌猛进

    农村基本经营制度的改革极大地促进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是伴随着工业化、城镇化步伐的加快,越来越多的农村青壮年劳动力选择离农进城,农业生产经营能力随之削弱。

    土地流转应运而生。种粮大户顺势而为。孙永利是博爱县进行整村土地流转第一人,2009年他带着在外打拼积累的资金,回到博爱县金城乡南庄村成立了金城农机合作社。村民王海生是该村第一个把土地流转给该合作社的。他深有感触地说:“2008年麦收时节,我们一家回村忙活了20多天,算下来少收入8000多元。”村民王四新说:“把土地流转给合作社,我可以找份固定的工作,不用再来回折腾啦。”孙永利的合作社用流转来的1160亩土地,种植优质小麦960亩。在土地流转的第一年,60亩高产小麦试验田的产量每亩是700公斤到750公斤,900亩优质小麦每亩收成600公斤。柳学友是河南息县的全国种粮大户,现已流转土地16000多亩,占到了息县全县耕地的1%,被誉为“河南粮王”。他说:“现在很多人都外出打工,没有精力料理自家农田,所以我流转的土地规模也越来越大。种地的专业化、规模化程度越来越高,种地越来越轻松了,国家对农业的政策越好,我们的干劲就越大。”

    农业社会化服务让小农户与现代农业有机对接

    中国有2亿多小农户,占农业经营户的90%以上。如何把小农户引入现代农业发展轨道,更好地发展农业、富裕农民,是中国农业现代化进程中的一个重要时代命题。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要“实现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农民在实践中探索出了通过农业社会化服务,将小农户与现代农业有机衔接的途径。周口是黄淮流域的农业大市,粮食产量12年连增,连续多年居河南省第1位。周口市商水县天华合作社于2009年成立,组建了机械耕作队、收割队、科技队、田管队、抗旱防汛队等5个专业队,围绕粮食生产开展社会化服务,主要采用托管的模式,农民当老板、合作社给农民打工。参与托管后,他们不需要守着耕地种粮,农业收益还增加了。2015年,该合作社进行全部环节都托管的土地,平均比没有托管的土地亩产小麦高出85斤,玉米高出130斤,合计每亩耕地产量增加215斤,农户增收220元。河南农业社会化服务的快速发展,为种粮农民带来极大方便,这是改革开放为中国小农经济实现农业现代化开辟的特殊路径。

    现代科技为粮食生产插上腾飞翅膀

    一提到农民,往往会想到“面朝黄土背朝天”,而如今,不少河南农民玩上了“黑科技”,甚至用卫星种田。在鹤壁市淇滨区,一万亩的麦田,从种到收只雇了5个人,并且亩产高达650公斤,种粮大户唐全合创造了新纪录,妙招就是用大数据来种田。“俺农民说不上这套气象卫星系统的高科技原理,大家就管它叫‘千里眼’‘顺风耳’。”唐全合说,利用“星陆双基”的农业气象科技系统,每天足不出户就能不间断地接收到土壤温度和湿度、降水概率、叶面积指数等数据,根据数据分析决定播种、管护、收获,既提高了生产效率,又降低了成本。

    在河南粮食生产核心区建设中,先进技术和育种良法广泛推广应用。我省小麦品种已经进行10次更新换代,栽培技术不断创新完善。如今,全省各地创新小麦“一喷三防”、水稻工化育秧、测土配方施肥、病虫害专业化统防统治等增产和抗灾减灾关键技术的集成应用。河南在全国率先启动了农业综合开发“粮食增产科技支撑行动计划”,依托省农科院、省农业技术推广总站、河南农业大学三家技术单位,不断扩大实施范围,辐射带动8000多万亩均衡增产。河南农业大学郭天财教授自豪地说,改革开放前的1977年,河南小麦亩产113公斤,总产63.6亿公斤,到2018年达到亩产417.5公斤,总产361.4亿公斤。河南小麦之所以取得如此辉煌成绩,改革和科技创新功不可没。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让大家吃好吃优

    随着人民群众收入水平的提高,大家的消费需求升级了,人们吃饱之后还要吃得好,要吃质量高的保健康的有特色的,绿色有机成了消费新时尚,适应群众消费需求的升级,党中央把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写入2017年“一号文件”,作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农业农村工作的重大任务。河南省委省政府大力推进农业“四优四化”,全省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正迈步向前。目前,全省优质专用小麦、优质专用玉米、优质水稻、优质高油高蛋白大豆等大型农产品生产基地已经形成。其中优质小麦种植的规模化生产、区域化布局的水平得到提升。截至2017年末,全省优质专用小麦种植面积达到840万亩,省内8个优质专用小麦试点县市均已实现订单全覆盖,优质专用小麦每斤收购价格平均高于普通小麦0.1元,亩均综合收益增加300元。河南粮食生产从重视追求数量的增长向讲求质量的方向转变,专业化、集约化、品牌化和产业化经营水平不断提高。2018年麦收期间,长垣县豫长种植合作社的苗寨镇黄河滩区基地,4000多亩麦田一望无际。包括该基地在内,该合作社承包的9000多亩地全部种的是优质小麦“新麦26”,实现了专种、专收、专储、专用。合作社理事长祝山记介绍说:“如今优质小麦不愁卖,比普通小麦每斤价格高一毛五,这边收完直接送到收购企业,当天过磅当天结账。”永城市新桥乡新桥村的刘新全于2014年5月份成立新全家庭农场,刚开始刘新全在选择品种时针对性较差,种植的都是一些普通品种,导致农场的小麦卖不上高价。2016年,刘新全将家庭农场2880亩,全部种上了“优质强筋小麦”,与市面粉企业签订了合同,新麦收获后,按每斤高于市场价0.1元价格收购。刘新全成为目前永城市强筋小麦种植面积最大的种粮大户。

    40年春风化雨,40年搏击前行。勤劳、智慧和汗水把粮食丰产的优异答卷书写在了中原大地上,创下了粮食总产十二连增和连续7年稳定在550亿公斤以上的辉煌。河南,这块改革的热土上,创造了从食不果腹到吃得好吃得精细,从粮食短缺到中国粮仓。河南粮食总产量占全国的1/10,小麦占全国的1/4,人们常说,中国人每吃四个馒头,就有一个是河南的。中原熟,天下足。河南为把中国人的饭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中作出了贡献。

    习近平总书记在河南视察指导工作时指出,近年来,河南农业特别是粮食生产取得显著成绩,为保障国家粮食安全、重要农产品有效供给作出了突出贡献,这既是河南的贡献也是河南的奉献。他要求河南粮食生产这个优势,这张王牌任何时候都不能丢。要立足打造全国粮食生产核心这一目标和任务,在提高粮食生产能力上开辟新途径,挖掘新空间,培育新优势,取得新突破。当前,河南省委省政府正在带领全省人民认真践行总书记的嘱托,锐意改革创新,努力实现经济的高质量发展,使河南粮食生产这张王牌更亮,让中原更加出彩!⑩5

    (作者系河南农业大学新农村发展研究院院长、教授)

    相关链接

    粮食流通体制改革经历了六个阶段:从1978至1984年在统购统销制度下稳步放活粮食经营,1985至1992年取消粮食统购,实行合同定购方式,到1993至1997年放开粮食价格和经营,实行“两条线”运行,1998至2003年放开销区、保护产区,积极推进粮食购销市场化改革,2004至2012年全面放开粮食收购市场,实行粮食支持保护政策,再到2013年以来推进粮食收储制度改革,推动粮食产业高质量发展,实践一路探索,改革不断深入。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深入各地视察指导,脚步遍及全国主要农区。

    2013年11月,在山东省农科院和农村基层调研时提出,必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视和依靠农业科技进步,走内涵式发展道路。要适时调整农业技术进步路线,加强农业科技人才队伍建设,培养新型职业农民。

    2014年5月,在河南省尉氏县高标准粮田考察时提出,要在提高粮食生产能力上开辟新途径、挖掘新空间、培育新优势。粮食生产根本在耕地,命脉在水利,出路在科技,动力在政策,这些关键点要一个一个抓落实、抓到位。

    2015年7月,在吉林省和龙市光东村走访时提出,国家要加大对粮食主产区的支持,增强粮食主产区发展经济和增加财政收入能力,实现粮食主产区粮食生产发展和经济实力增强有机统一。

    2013年中央一号文件——“建立重要农产品保障机制”:加大农村改革力度、政策扶持力度、科技驱动力度,围绕现代农业建设,充分发挥农村基本经营制度的优越性,着力构建集约化、专业化、组织化、社会化相结合的新型农业经营体系,进一步解放和发展农村社会生产力,巩固和发展农业农村大好形势。

    2014年中央一号文件——“建立农产品价格机制”:完善粮食等重要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逐步建立农产品目标价格制度,在市场价格过高时补贴低收入消费者,在市场价格低于目标价格时按差价补贴生产者,切实保证农民收益。随后,国家取消对东北大豆实行多年的临储政策,改为目标价格补贴。

    2015年1月中央一号文件——“落实地方政府粮食安全责任”:强化对粮食主产省和主产县的政策倾斜,保障产粮大县重农抓粮得实惠、有发展。2015年1月,国务院《关于建立健全粮食安全省长责任制的若干意见》出台。这是首部全面落实地方政府粮食安全责任的文件,涉及粮食生产、流通、消费等各环节。

    2016年中央一号文件——“加大财政对粮食作物保费补贴”:加大投入力度,整合建设资金,创新投融资机制,加快建设步伐,到2020年确保建成8亿亩、力争建成10亿亩集中连片、旱涝保收、稳产高产、生态友好的高标准农田。2016年1月,中央决定加大财政对粮食作物保险的保费补贴比例,提高7.5个百分点。这是在供给侧稳定粮食产能的创新型措施。

    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在确保国家粮食安全的基础上,紧紧围绕市场需求变化,以增加农民收入、保障有效供给为主要目标,以提高农业供给质量为主攻方向,以体制改革和机制创新为根本途径,优化农业产业体系、生产体系、经营体系,提高土地产出率、资源利用率、劳动生产率,促进农业农村发展由过度依赖资源消耗、主要满足量的需求,向追求绿色生态可持续、更加注重满足质的需求转变。

    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乡村振兴”: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要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按照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总要求,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确保国家粮食安全,把中国人的饭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中。构建现代农业产业体系、生产体系、经营体系,完善农业支持保护制度,发展多种形式适度规模经营,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健全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实现小农户和现代发展有机衔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