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版:人物·时空 上一版  下一版  
“跑男”小杨
陶工本色
“状元村”今昔
谢玉真入党记

    本版插图/王伟宾

    □张丛博奚柔

    趁着晨雾清爽,范随州、王振芳夫妇和往常一样,带着干粮进山找料。陶瓷圈素有“烧天青难,难于上青天”的说法,而用含有多种元素的天然矿物做釉料,才能烧制出汝瓷如玉的天青色。

    伴随着山涧蝉鸣,他们徒步在宋代古窑址附近寻觅,如一对游走在山水之间的“神仙眷侣”。

    他们一个是中国工艺美术行业艺术大师,一个是中国陶瓷工艺大师。他们人如汝瓷般低调,在事业成功之后,身居深山埋头研发,不忘陶工本色。他们沉迷于泥与火的变奏,谱写出琴瑟和鸣的现代佳话,被称为“最美汝瓷伉俪”。

    近日,他们的家庭被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授予2018全国“最美家庭”,成为全国千户“最美家庭”中的一家。

    夫妻搭档

    三伏天的汝州,气温超高,范随州、王振芳夫妇身穿工服、戴着口罩,从制泥到瓷坯的选用,再到釉料的斟酌,额头脸颊的汗水滴答直下,忙完各自成了“老包脸”,相视一笑。

    生活中是夫妻,工作中是搭档,一件件精美汝瓷作品背后都凝结着夫妇两人的汗水与巧思。

    汝瓷制作工艺复杂,两人在共同研究制釉等技术的同时又各有分工,王振芳主攻刻花,范随州主攻拉坯。内行陶瓷收藏家们总能分辨出他们的作品,“一看就有他们夫妻两人的影子,阳刚和阴柔相融合,不分彼此。”

    当年,著名婚恋节目主持人孟非见到两人设计并制作的“中华和瓶”时,便心领神会地脱口而出:“天作之合!”这件汝瓷作品由两个经典的玉壶春连心连体而成,寓意交流融合、合作共赢,表达出中华民族“和”的千年文化理念。

    “作品最初的创作灵感,是我俩想表达夫妻连心、家庭和谐,以‘小家’的温馨、和睦喻‘大家’的和谐繁荣。”王振芳说。

    平时,他们习惯以“老师”互称,夫妻俩携手走过20多年,从1997年创立弘宝汝瓷工作室到后来成立公司,艰辛的创业历程同甘共苦。

    2013年的一场大病,让王振芳卧床一月有余,她当时最放不下的是家庭,“我认识到为了家人,身心健康最重要。”病愈后,他们特别设计了一套名为《健康是福》的太极拳小娃娃汝瓷作品。打太极,成为夫妇两人每天的保留运动。

    无私奉献

    常言道,“教会徒弟,饿死师父。”汝瓷制作关键在于制釉,制釉配方一直被视为行业核心机密。然而,8年前,范随州、王振芳夫妇却把配方无偿向徒弟们公开。

    经过20多年经验积累,千辛万苦探索出来的配方就这样拱手送人,在许多人看来“有点傻”。其实,夫妇俩也心有不舍,但他们更在乎的是汝瓷的发展。

    所谓的“饿死师傅”也被证明是杞人忧天。范随州说,公开配方后,研究制釉配方的核心团队变成了师徒六人,大家互相学习,不断出新成果,有时他还会向徒弟请教。

    2016年,夫妇俩在汝州美丽的大红寨建设了国内艺术陶瓷界首家院士专家工作站。有人对他们住在人烟稀少的山上感到困惑,范随州笑笑说:“我们是一直在找一个宁静的地方,可以专心地去研发。”

    在范随州的工作室里,摆放着各种刚实验出炉的陶瓷样本,这都是根据不同的配方和原料烧制成的。就在采访当天,王振芳接到中国国家博物馆的通知,她的作品《莲花碗》入选2018·中国当代工艺美术双年展,在国家博物馆展出。

    这些年来,范随州、王振芳夫妇收集了近六万件(片)陶瓷标本,有着很高的历史、艺术、科研价值。为让这些珍贵标本走出家门,发挥更大社会价值,他们创建了中原地区最大的古陶瓷标本博物馆,免费向公众开放,“将标本放到博物馆里能流传于世,让人们有机会去鉴赏、研究,它影响的不仅仅是一代人。”

    工匠精神

    汝瓷含蓄内敛,这种简单的美,却并不容易做到。不喜张扬的夫妇俩,常被朋友们形容为“人如汝瓷”。

    夫妇俩眼中的自己,不是艺术家、不是大师,而只是一名陶工。每次触摸宋朝古窑遗存、陶瓷残片,总会陷入沉思。范随州说,回顾中国的陶瓷历史,正是那些朴实憨厚的匠人,世世代代在泥浆中摩挲、在炉火旁熏烤,那些精美无比的瓷器,无一不凝聚着陶工的心血与汗水。

    女儿范晨雨回想小时候,会觉得有些委屈,父母“一天到晚都是汝瓷”,常忽略了自己。不过正是这种潜移默化的影响,女儿继承了这份专注,学习成绩优异,后来考上了复旦大学硕博连读。

    范随州的书架上有许多书是女儿送的生日礼物,“过去是我们给女儿推荐书看,现在我看的书都是女儿看过的。”这是一个学习型家庭,一家人外出旅行去的最多的是博物馆,还会和女儿一起探讨汝瓷问题。在一项玉质汝瓷及其制备方法的发明专利中,女儿的姓名在列。

    “踏踏实实做人,踏踏实实做事”是这个“最美家庭”的家风。家庭条件本已衣食无忧,但女儿读大学之后坚持自力更生,课余时间到一些培训机构兼职开设专题讲座赚生活费。

    “我们手艺人就是凭真本事吃饭,走不了捷径。”夫妇俩并不介意女儿没有继承汝瓷事业,“只要对社会有用就行”。在他们看来,虽然没有将手艺传授给女儿,但他们传递给女儿了手艺人专注、执着与坚守的精神。⸈꼈㤈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