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版:精彩周末乐生活 上一版  下一版  
当艺术“遭遇”乡村
泥土里生长出来的画
戏剧情缘

泥土里生长出来的画

在线荐稿记者博客联系记者

    《中国日子呱呱叫》作者:胡庆春

    □王剑

    一头犍牛拉着犁在春耕,种子撒进泥土,长出绿油油的庄稼。阳光下,麦子挺着金黄的“戟”,向大地献上籽粒。农民挥汗如雨,收割着幸福和希望。橘黄底色的画面凝重而温暖,闪烁着汗珠的光泽,透洒着泥土的芳香——看了这幅农民画之后,我动了去舞阳的念头。

    舞阳农民画院位于县城新西路中段,主展厅悬挂着50幅左右大大小小的农民画,内容丰富,人物鲜活。看不尽的花好月圆,道不完的摘果种地。徜徉其间,仿佛可以听到禽畜的场景嘶鸣,闻到瓜果的馨香。我的内心涌动着两个字:震撼。

    展厅旁边的画室里,画师马丽君告诉我,创作一幅农民画通常要半个月时间,光是起稿就需要三五天。交谈中,我了解到,舞阳农民画的说法始于上世纪50年代,当时的农民一手拿锄头,一手执画笔,把自己的所思所想,用简单而夸张的图案在墙壁上表现出来。后来,农民画由墙壁转到纸张,由浪漫转入现实。描绘村民生产劳动的场景,讴歌村庄的现代生活,成了它的主流画风。因其造型稚拙,图式丰满,色彩浓烈,妙趣横生,很快引起中外画坛的瞩目。

    听说吴城镇的昭寺村和九街乡的胡岗村都是农民画专业村,便想去看看。“艺术来源于生活。这话一点不假。”看到我们到来,胡岗村的农民画家胡庆春兴致勃勃地讲起一个故事:“村里有个小伙儿到广州打工,返乡时带回了漂亮媳妇儿,小两口儿在村头承包了池塘,种藕、放鹅、养鱼,日子过得滋滋润润。我觉得这个题材挺好,就画成了《中国日子呱呱叫》,想不到画作上了《人民日报》。”

    憨厚的面孔,粗糙的大手,朴实的装扮,你很难将这群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民与艺术联系在一起。然而正是他们,凭着质朴和纯真,用最民间的构图和颜色,把他们身边原生态的生活搬入了画卷,抒写着当代农民的中国梦想。

    我在想,舞阳农民画远近闻名,它到底好在哪儿?现在,我好像明白了:舞阳农民画好在有温度、接地气,好在对美好生活的期许和向往,好在对当今幸福生活的珍惜和感恩。

    回去的路上,我想起一首题写在舞阳农民画上的诗:“春江暖日稻花,开心唢呐鸡鸭,日子红火呱呱,锦绣如画,和美幸福人家。”如今,“中国日子呱呱叫”,名噪天下的舞阳农民画,也在开创属于自己的美好时代。

    本版图片除署名外均为被采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