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版:精彩周末乐生活 上一版  下一版  
当艺术“遭遇”乡村
泥土里生长出来的画
戏剧情缘

当艺术“遭遇”乡村

在线荐稿记者博客联系记者

    郑州樱桃沟艺术园区的公益课堂

    光山县东岳寺村的写生基地一隅

    一名艺术家在乡间作画 新华社发

    □本报记者赵大明

    正如“高雅”和“淳朴”并不冲突一样,“艺术”和“乡村”之间的距离也并不遥远。“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古时,文人墨客表达着对乡间、田园的喜爱和向往,留下了无数华美的诗篇。同时,各类传统民间艺术——如捏泥人儿、剪纸、杂技、唱戏等,也曾在乡野大地生根开花,丰富着百姓的生活。

    时光流转,今天的艺术形式越来越丰富,古今交汇、中西交融,蔚为大观。一些古老而传统的艺术在创新中思考着“出路”,一些时尚的现代艺术也在不断的嬗变中走进乡村。曾经,北京宋庄、成都三圣乡、合肥崔岗村等艺术家村落颇受关注,而在中原大地上,石佛村、梨面沟村、纪公庙村等也曾因艺术家聚集而名噪一时。7月中旬,记者走进省内一些与艺术“结缘”的村落,感受着艺术与乡村碰撞出的璀璨火花……

    牡丹画·文化人

    孟津县城东南20公里许,有座平乐镇,辖有20个行政村。这里自古以来就是书画之乡,近年更因“牡丹画”而闻名。

    走在平乐镇的街上,不时可见用作画室的店面。在一家画室里,记者见到了60岁的平乐牡丹书画院院长郭泰森。说起牡丹画的缘起,郭泰森回忆,1983年——时值改革开放不久,自己和哥哥郭泰安去洛阳市参加了第一届牡丹文化节,回来后,郭泰安开始画牡丹并成功销售出去。后来,两兄弟和十几个画师成立了书画院。“到了上世纪90年代,我们的牡丹画渐渐有了些名气,开始接到外面的订单,我就辞掉了原来的工作,专心画牡丹。”郭泰森说,2007年,省、市的领导到平乐考察,帮助成立了“洛阳平乐牡丹书画院”,还办起了培训班,免费培训了110多人。随后,洛阳市还组织了“千人千米画牡丹”,平乐一下子就去了100位农民画师。

    “农民拿起画笔画国画,在当时是个新鲜事儿。”主管文化产业的副镇长孙跃芳介绍,名头儿叫响后,不仅有大量村民,周边市县也有不少人慕名前来学画。2011年开始,一家公司在这里打造出了“中国平乐牡丹画创意园区”,渐渐形成了集创作、文创、物流、旅游于一体的综合性产业链,目前,这里的相关从业人员有1200多人,年接待游客和绘画爱好者达60多万人次。这里还是当地首个“淘宝村”——去年,画师们创作出牡丹画40多万幅,综合销售额1.2亿元,其中有4800余万元来自网上交易。

    当然,牡丹画带给这里的不仅是人气和收入,更有潜移默化的艺术熏染,村风村貌也为之一新。以前,村民们农闲时节喜欢打打扑克、搓搓麻将,见了面会问“吃了没?”现在更多地则会问“今儿个画画了没?”走进艺术创作园区二楼,在牡丹画精品馆、黄河奇石馆、石刻艺术馆等主题展馆中,散见几位村民在这里浏览、观摩。而在展馆旁边,比较宽敞的画室中,几个大人带着孩子在这里作画,一笔一画非常认真,攀谈起来也让人觉得落落大方。

    “他们可都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今年春节刚到南美一些国家参加过文化交流的郭泰森笑称,这些年,镇里除了邀请一些知名画家到这里指导、开讲座,每年请全国各地的同行过来参加农民画展,还会组织村里人到省外、国外参加大型博览会、展销会等活动。每次参会、办展,他们的作品几乎都被抢购一空。画师们的眼界宽了,底气也足了,待人接物时展露的气质也自然好了不少。“现在,大家可都是地地道道的文化人哩!”郭泰森说。

    艺术家·生意人

    和孟津“牡丹画第一村”、民权“画虎村”、舞阳“农民画村”多少有些类似的是,不少乡村也在积极探索着传统艺术的产业化之路。在郑州市西南郊的樱桃沟有个创客艺术村,负责人黄建军介绍,雕塑、铁艺、书法、根雕等领域的60多位艺术家来到这里,不仅带动了当地村民增收,还为在这里创业做生意的人们出了不少力。

    “就拿根雕来说吧,艺术家们可以从村民手中收购废弃的樱桃木,村民也可以参与后期创作中的一些细节处理,获取相应报酬。”黄建军说,除了根雕,村民也可以采集一些材质的石头并进行粗加工,提供给雕塑创作者作为原材料。村里的女性经过培训,在家里就可以做盆景、做布艺、培植花房,并通过电商平台将作品卖出去。据了解,参与这些工作的村民,每月最少可以拿到2000元的计件收入。

    而对于在这里开农家乐饭馆的崔宝霞来说,与艺术家们的合作也让她受益匪浅。崔宝霞是郑州二七区人,在这里创业六年了。一开始,这里的农家乐由于缺乏特色,生意不算太好。几年前,当艺术家们走进樱桃沟,就开始为一些创业者出谋划策,打造民俗主题酒店,效果明显。在崔宝霞开的农家乐院子里,记者看到了比较齐全的电影放映设备,房间里则摆放着一摞摞连环画。游客到了这里,就餐之余翻翻连环画,看看老电影,找找小时候的感觉,体验自然非同一般。

    “如今,我家饭店的营收比以前增加了不少,村民也得到了实惠。”崔宝霞说。的确,艺术家可以拿文化资产和设计思路入股,饭店吸引到客流量了,村民也可以通过做服务员、环卫工、安保等劳务输出增加收入,实现多方共赢。

    有趣的是,除了创客艺术村,这里还有个艺术园区,园区中甚至还有座美术馆。馆中,几位村民带着孩子在这里参观,伴有轻轻的议论声。墙上作品的画风相对来说比较新锐,一问之下才知道,前不久这里举办过青年绘画展。负责人张跃文告诉记者,一年前园区建成后,吸引了一批艺术家来此驻村,目前12间工作室已经住满,还有十二三位画家租用了附近村民的房屋作为画室。

    从创作氛围上来说,这里可能更接近于北京宋庄画家村以及之前郑州的石佛艺术公社。值得一提的是,创作之余,艺术家们还积极投身到这里的公益课堂项目中来,他们和受邀前来的大学教授、研究生一起,免费为当地的孩子提供绘画、诗歌、音乐、雕塑、语言等多方面的教育。

    老家安阳、35岁的画家刘博,是公益课堂教师组的组长。“除了一些基本的创作技法,我们还很注重对孩子们人品和生活习惯的培养。”刘博说,除了画画,自己很喜欢在课堂上多教给孩子们一些东西,“和大家的想法一样,我也想一直留在这里!”

    写生者·助脱贫

    在信阳光山县最南端,有个与新县接壤的村子——东岳寺村,依山傍水,景色宜人。据村民讲,平时吃的菜都是自家种的,鱼也是到河里抓的,“原生态”保留得不错。不过,这里是山区、库区,又是移民区,环境相对闭塞。据驻村第一书记扶志介绍,虽然在国家资金扶持下建起了55套安置房,但全村426户1788人中,贫困户仍有132户567人。如何脱贫,曾让村里、县里很伤脑筋。

    “太行山区的石板岩村和郭亮村,早期都是通过吸引学生前去写生发展起来的,带动了当地的文化旅游产业。光山的‘硬件’很好,完全可以建个写生基地。”省美术家协会主席刘杰介绍,在省美协与光山县共同筹备下,去年10月底,省美协创作中心、河南省大学生写生基地落户东岳寺村,助力扶贫攻坚。它也是省美协指定的唯一一个写生基地。

    去年11月初,这里就迎来了首批客人——华北水利水电大学艺术设计学院的34名师生。今年春节过后,这里已陆续接待了省内一些艺术中专和高校的750名师生。“前来写生的学生,生活标准为每人每天55元。今年春天大约有17户300个床位,到了秋季床位会多一些,达到400个。”扶志介绍,目前,已有七八所高校的近千名学生计划在今年秋天来村里写生,“希望稳定的客源能够带动超市、饭店等一系列配套设施发展,也希望会有更多村民回来创业。”

    年轻的学生们也为这里带来了新的思想意识和生活方式,乡村的淳朴风气也在潜移默化中影响着学生们,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但“凡事都有磨合期,目前,写生基地还处在摸索阶段,接纳的也主要是省内的学生。未来三到五年,希望它能做到一定规模,助力光山的文化旅游。”刘杰说,希望更多的游客被吸引而来,这里的人们也将发现“绿水青山”真的就是“金山银山”。

    近年,乡村振兴的话题已经上升到国家战略。艺术如何激发出村庄新的活力?艺术与乡村的互动,怎样才能从草创期平稳迈入“有项目规划书”的2.0时代?无论对艺术家还是乡村而言,这些都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能够在山清水秀的乡间,遇到一两个艺术家群体,一两座美术馆,已经足够让我们愉悦无比。

    艺术并非高高在上,高雅和淳朴也会融为一体。闲暇时,我们不妨走进乡村,走近艺术,说不定,你真的会邂逅惊喜。

    本版图片除署名外均为被采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