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版:综合新闻 上一版  下一版  
同是承包流转地 境遇冰火两重天
“魔幻天空”
谷雄一:少年热血为国洒大义凛然死如归
一人驻村当书记 全家都是扶贫人
服务基层毕业生可申请助学贷款代偿
坐拥全擎全动力平台优势 全新一代唐注定爆款

同是承包流转地 境遇冰火两重天

在线荐稿记者博客联系记者

    □本报记者孟向东本报通讯员王娟

    盛夏时节,瓜果飘香,万物繁盛。作为农业大市的南阳,已确权的家庭承包耕地面积有1050万亩,其中已流转的耕地面积有280万亩。

    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获得土地经营权后大展拳脚,有的种植了传统的粮食作物,有的种植了瓜果、苗木、药材等经济作物。盘点收成,一些种植大户赚得盆满钵盈,另一些却经营惨淡,甚至亏本,可谓是“冰火两重天”。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境况呢?

    “瓜老汉”能使地生金

    7月24日下午,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62岁的朱德玉从西瓜大棚里探出了脑袋。

    找朱德玉的是从百里外慕名来到南阳市宛城区红泥湾镇大陈坡村的客户。“都说你这瓜苗产量高、抗灾性强,我想买点儿苗,赶上种最后一茬西瓜。”客户说明了来意,朱德玉忙着把种苗一箱箱搬出大棚,并耐心地给客户讲解起来。瓜苗之间的株距、行距怎么把握?什么时候施肥?施什么肥?朱德玉一一交代清楚。客户最终带走了1280元的瓜苗,这些足够他种植4亩西瓜。临行前,朱德玉又给对方留下了手机号码:“你遇到啥问题随时给我打电话。”

    客户满意而归,朱德玉拉开了话匣子。他是开封人,9年前跟着儿子来到南阳。试着开过饭店、卖过糖烟酒后,他想起了自己的种植技术。“上世纪80年代,政府在我老家培养育苗技术人员,我也掌握了全套技术。”于是,朱德玉在2011年流转了30亩地,种上了从家乡引进的西瓜苗,当年西瓜便大获丰收。“不说钱,附近的农民拿着成袋的粮食来跟我换西瓜,那一年光麦子就换了3万多斤。”尝到了种瓜甜头的朱德玉,第二年一半土地种西瓜,另一半种种苗;第三年,所有土地都种上了西瓜苗,将他的育苗技术发挥得淋漓尽致。

    如今,在朱德玉的农田里,“精品龙卷风”西瓜个大甜度高,黄瓤礼品瓜苗备受高端市场青睐,他还将西瓜苗和红薯苗成功嫁接,培育出了西瓜红蜜薯。朱德玉的种苗生意越来越好,方圆二百里的瓜农都慕名而来,仅今年三月份种苗就卖了20多万元。种30亩地,劳动量自然不会少。除了“核心技术”——种苗培育和嫁接由朱德玉一人掌握外,其他的都由乡亲们打理,常年在这里务工的就有20人。“老朱人好,我们的工资都是按天结的,从不拖欠,有时候一天能挣90多元钱呢!”正在田里剪红薯苗的村民李宝焕说。靠着勤勤恳恳的劳动和诚信的经营,朱德玉这个“外来户”在村子里站稳了脚跟。

    种土豆遭市场“冷落”

    同样是土里刨食,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像朱德玉这样刨出了“金疙瘩”。同样在宛城区红泥湾镇大陈坡村,一名土豆种植户的经历让人唏嘘不已。

    这名种植户早年间日子过得还算殷实,不料误入传销组织,被骗光了大部分身家。回到村里后,他拿出剩余的积蓄,流转了13亩土地种植土豆。没有多余的钱请人帮忙,他一个人浇水施肥;不会使用刨土豆机,他手工一块地一块地挖,深夜里还常有他一个人在田地里劳作的身影。最终这个40多岁的汉子累倒在土豆地里。而此时土豆的批发价是每斤1毛多,种子、化肥、地膜等4万元的投资都打了水漂儿。

    流转有风险,种植需谨慎。一部分种植大户知政策、懂技术、会管理,凭借对市场的精准把握走上了致富之路;另一部分种植户却只是埋头苦干,种植的作物品质不高、特色不鲜明、市场上供大于求,最终亏损了。这就是目前土地流转过程中新型农业经营主体面临的两种不同的境遇。

    针对这种现象,南阳市农业局主要负责人表示:土地确权给农民吃了一颗“定心丸”,越来越多的农民愿意将土地流转出去。土地流转也带来了农业生产多样化、生产方式现代化、规模经营职业化的新局面。但同时,大部分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还处于起步阶段,存在着发展水平低、土地流转难、融资难等问题。政府要在金融保险、人才培养、市场营销等方面加大引导,帮助他们一步步壮大起来,规避风险,增加收益,让他们成为乡村振兴的主力军。③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