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版:河南新闻 上一版  下一版  
雪纷纷和最牵挂的人在一起
大雪阻断回家路校园演绎师生情
爱心“追踪”助患者转危为安
郑州集体建设用地建租赁房试点方案获批
我省5市完成地下活断层探查
摄影报道
“乡村都市”破浪起航

雪纷纷和最牵挂的人在一起

在线荐稿记者博客联系记者

    □本报记者孔学姣王恒昀

    1月26日,商城县伏山乡簪子河村滴水成冰。1月以来,历经几场大雪,这个与安徽交界的小山村停电停水成了“家常便饭”。

    傍晚时分,省银监局驻簪子河村第一书记陈铁邦拎上一桶食用油,与记者一道到74岁的贫困户彭仁保家里探望。平日里老彭就是陈铁邦最牵挂的人,这一下雪他更是放心不下。去之前,陈铁邦顺道去了趟簪子河村小学,接上老彭的小孙女。“天气不好,省得老彭跑一趟,也看看停电了学校有啥困难没有。”

    在这所拥有120名学生的山村小学里,记者看到所有教室都装上了空调,崭新的课桌椅排列得整整齐齐,图书室里几位特岗教师正在把刚收到的3000多册图书分类上架。“这些都是陈书记协调资金为学校添置的。学校条件好了,这一年转回来就读的学生就有30多个。”谭校长高兴地介绍。

    接上老彭的孙女,开始往老彭家走。学校到老彭家沿路堆放着用于农村电网改造的电缆,恶劣的天气让工程暂时停了下来。“天气好了我们还得加快进度,到时就不会三天两头停电了。”陈铁邦说。

    转过一个弯,远远看到山脚下的老彭家。看到陈铁邦来了,老彭连忙往火盆里加了点炭,两个人拉起了家常。记者打量屋里的摆设,几张板凳和一张餐桌是全部的家具,墙角的电冰箱是屋里唯一的家电,虽然简陋但也干净整齐。

    “这一年多要是没有陈书记,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过。”老彭说着开始抹眼泪。2016年全家一起凑钱盖了房子,新房刚竣工,儿子却突然生病去世,留下了十来万元的债务。儿媳妇不堪重负离家出走,留下两个正读书的孙女。一连串的变故让老彭一度失去了活下去的希望。

    陈铁邦知道后,第一时间上门安慰老人,帮老人争取低保,给两个上学的孩子争取补助。在他的协调下,村里建茶叶厂的征地补偿款也提前交到了老人的手里,老彭还清了债务还有结余。“过完年茶叶厂就开始生产了,到时候给您二老分红,日子慢慢就会好起来。”看到水缸里有水,老彭的爱人开始生火做饭,陈铁邦放下心来,走出了老彭家。

    在老彭家门口,注册资金1000万元的茶叶厂已小有规模。“村里茶叶种植面积虽大,但缺乏加工包装能力和品牌意识,我们把茶收过来统一加工销售,每斤帮老百姓多卖50元至100元不成问题。这样村集体经济强了,老彭和其他贫困户还能领到分红。”陈铁邦边走边介绍。

    老彭的日子一天天好起来了,而全村尚未脱贫的仍有80余人,让这部分人脱贫是扶贫工作最难啃的“硬骨头”。任务很艰巨,但陈铁邦的思路很清晰:“只有做大做强村集体经济,才能实现簪子河村稳定脱贫。”在省银监局的支持下,他协调联系银行机构,加大金融扶贫力度,对村里旅游资源进行整合开发;多方协调修通了簪子河村到乡政府的水泥路;加强基层党组织建设,提升了簪子河村党组织的凝聚力和战斗力……

    天光渐暗,雪花飞舞,结冰的村路越发难走,待一步一滑回到村委会,已是晚上八点。炭火上的烧饼闻着分外香甜。“大雪封山,我们只能顿顿吃这个。”陈铁邦一边抱歉,一边把烤热的烧饼递过来。

    电还没来。秉烛夜话,说到簪子河村的脱贫前景,陈铁邦的眸子顿显明亮。

    夜谈散罢,雪中的小村愈发寂静。住在村委会的临时宿舍,盖着两床被子,记者仍感到寒气逼人。黑暗中,炭火在盆里噼啪作响。回想一天来的所闻所见,我们感到小山村的希望也像红红的炭火一样,不断升腾、升腾……③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