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版:中原风 上一版  下一版  
松风晨曦
坚定文化自信 强化评论担当
绿色有故事
赤子之心
p41

    □王全书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强调,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要“倡导讲品位、讲格调、讲责任,抵制低俗、庸俗、媚俗”。李松晨是用他的书画艺术作品,努力践行总书记这一要求的。

    我和李松晨同志是老同事、老朋友了。当年是中共河南省委办公厅推心置腹的伙伴,如今是全国政协专委会建言献策的搭档。真可谓缘分匪浅、殊途同归。

    今年初夏,松晨同志回乡书画展在其家乡濮阳范县举办,展出的书画作品都是他近年创作的优秀之作,令众多观赏者目不暇接、驻足流连。这些书法绘画犹如松风晨曦,与松晨的名字高度契合,既有松树的风格,无论是盛夏还是严冬,始终都郁郁葱葱、生机盎然;又似清晨的阳光,喷薄四射、霞光满天,温文尔雅、气象万千。其书画作品在全国政协、中直机关、中央电视台书画频道举办的活动中多次获奖,是名实相符、当之无愧的。

    腹有诗书气自华。松晨书画佳作频出,得益于他勤奋好学、笔耕不辍。松晨自幼就酷爱书画,五岁练习书法,中学即获书法奖。15岁那年,著名书画家、河南大学教授叶桐轩先生在焦作市办画展,他抓住这一难得的近距离接触名家的机会,抢当展览的志愿者,全程跟在叶先生身后勤快地摊纸研墨,仔细揣摩。多年来,在他所在的学校、工厂、机关,他都是墙报、板报的主编,书写、插图不计其数。他自学绘画的第一部教材,是高一时偶然得到的《芥子园画传》(又称《芥子园画谱》)。他如获至宝,几乎把全部课余时间都用在跟“芥子园”学画了。花鸟从梅兰竹菊入门,山水自树木石头起步。勤学苦练一两年后,不仅学业仍旧拔尖,而且书画比赛也捧得一等奖,他创作的山水中堂、花鸟四扇屏居然成了赠人的抢手货。长期以来,他师承前贤、博采众长。楷书,他启蒙学柳公权,中年学颜真卿,近年又练欧阳询体;行书,他早年学二王,近年临米芾;隶书,他最早学《曹全碑》,继则学《乙瑛碑》《张迁碑》,前不久又练《礼器碑》;篆书,他学过甲骨文、金文,近来主要练小篆。他还受到国学大师任继愈、书法大师谢冰岩指导,学业和书法均有长足进步。毛体书法堪称松晨书画作品中的一绝,在这方面他用心用力最勤。毛体书法寓柔于刚、寓方于圆,藏正于斜、藏静于动,既对立又和谐、既丰富又鲜明,字里行间充满雄才大略,或似闲庭信步,或似山雨欲来,或似指点江山,或似千里决胜,这是伟人豪迈情怀和波澜壮阔的人生折射。学习毛体书法的难度可想而知,殊不知他一练就是几十年。人们看到,担任当代中国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那些年,每天清晨,他都手提水桶,肩扛巨笔,在北京青年湖的砖石上苦练榜书,一年四季风雨无阻,俨然成为公园里一道独特的风景。他书写的毛主席诗词《七律·长征》《沁园春·雪》等作品,都挥洒得酣畅淋漓、形神兼具。书体形态大气磅礴、潇洒恣肆而又不失法度。欧阳中石先生看后连声称赞“很像,很像”。如果说,在求学、工作的半个多世纪里,他几十年如一日地倾情于书画,还只是忙中偷闲的“票友”的话;那么,退休之后的这几年,则是他全身心投入书画创作“术业有专攻”的阶段,以至于达到废寝忘食、物我两忘的境界。

    腹有诗书气自华。松晨书画佳作频出,还得益于他阅历丰富,学养深厚。论书法,真、草、隶、篆,诸体皆备;论绘画,花鸟、山水、人物,极富个性。他之所以能成就斐然、终成大器,与他丰富多彩的人生阅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熏陶是分不开的。松晨出生于郑板桥任过多年县令的范县,干过农活,在工厂做过工;又是恢复高考后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首批硕士学位获得者,先后在中央书记处研究室、中央书记处办公室、中国工人出版社、当代中国出版社供职,做的是研究、文秘、社长、总编工作;2004年进全国政协,历任研究室副主任、中国文史出版社社长兼《纵横》杂志社社长、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全国政协大会文件起草组、大会发言组、大会简报组负责人。松晨是工作狂,也是读书狂。他坚信:“退笔如山未足珍,读书万卷始通神。”他不仅夜以继日地博览群书、博闻强记,而且高产优质、著作等身。创作人物传记《王震的青少年时代》,纪实文学《我看到的美国》《女儿在纽约》《儿子在哈佛》《雪域燃情》《访日拾趣》等著作500余万字;编辑图书1800余万字,其中《当代中国》丛书208册获第四届国家图书奖最高奖,《当代中国》丛书150卷电子版获首届国家电子图书奖最高奖,《中西500年比较》获中国优秀图书二等奖。对于跟书画有关的图书编辑,松晨更加上心,为此倾注了大量的心血。打开各大网站,在“李松晨书画”条目中赫然显示:主编《历代名家楷书字帖》(10册)、《历代名家行书字帖》(10册)、《历代名家草书字帖》(10册)、《中国古代碑帖精选》(10卷)、《中国书法大观》(32卷)、《传世名家书法》(32卷)、《中国历代名家书法荟萃》(48卷)等等。

    绘画方面,古代的不说,近现代他读破的书既有钱松喦的《砚边点滴》、谢稚柳的《水墨画》、沈叔羊的《论中国画》等,又有吴昌硕、齐白石、徐悲鸿、张大千、黄宾虹、潘天寿、李可染等名家的书籍和画册。他不知疲倦地从古今名家大师那里寻寻觅觅、吮吸乳汁。松晨画松,作品篇幅大,古拙质朴多,无论画树干还是枝针,常用特大狼毫,运笔多用中锋。一笔下去,从浓到淡,从湿到干,时而疾风快马,时而浪静风平。倾心用笔之间,一幅松树大画就完成了。松晨画过劲松、青松、雨松、雪松,到底一共画过多少幅松树,他自己也记不清楚了。正是凭着这种对艺术的敬畏和勤奋的精神,在日积月累的创作中作品渐趋完善。荷花作为中国的十大名花,朵大色艳,清香溢远,在历史悠久的中国传统文化中,是清廉、圣洁和吉祥的象征。荷花是松晨的最爱,他在创作的《莲花礼赞》长诗中反复赞扬“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高尚品德。他的家乡范县近年来多次举办“荷花节”,松晨不止一次前往实地考察拍照、描摹写生。“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万亩美景,激发了他创作的灵感。松晨的《荷花颂》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创作的。他采用大小写意相结合的手法,画出了荷叶的庄严厚重,荷花的靓丽多姿,层次叠加不乱,墨色浓淡适宜,又有伫立翠鸟和黑红游鱼点缀,整幅画气势磅礴、意境清新,给人一种大美的精神享受。这可以说是其荷花代表作。在其他巨幅荷花作品中,如《满目青莲》《荷塘月色》《红旗漫卷西风》,都在六尺整宣以上。要知道,画幅越大越难以运作,但他立意在胸,得心应手,挥手而就。这也体现出他把书法技艺和山水花鸟描摹做到较好的结合。

    丰厚的功底,使得松晨成为中国书协、中国作协、中华诗词学会、中国报告文学研究会、国史学会的成员,成为集书法家、画家、作家等于一身的当代文化名家。松晨曾赋诗写了一幅四尺竖轴《白发学童抒怀》用以自勉:“秋山红叶夕阳里,暮霞映照紫云移。年逾花甲劲犹在,壮怀余志奔古稀。趣多首数读书乐,直破万卷未足奇。到老方觉知识浅,白发学习更奋蹄!”

    愿年近古稀的松晨同志在党的十九大精神指引下,有如松风晨曦,“老骥伏枥,志在千里”“春风得意马蹄疾”。⸈꼈㤈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