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版:精彩周末/人物·时空 上一版  下一版  
赶会
电工父子的家国情怀
指尖上的记忆

电工父子的家国情怀

在线荐稿记者博客联系记者

    图/王伟宾

    □本报记者刘向东本报通讯员李彦澔

    父亲周云伦,81岁;儿子周毓明,39岁。

    相差42岁,他俩都是国家电网息县供电公司的职工。提起这对父子,同事都会翘大拇指:“这爷俩对县里的供电发展贡献可太大了!”

    这对父子的事迹,曾被做成了专题片,在全国电力系统展播。

    “在外面再好,好的只是自己”

    时光回溯,周云伦曾是一个兵。1955年入伍的他,先后随部队在京津鲁等地从事电力技术工作,“在当时这可是一般人学不来的技术活儿。”

    天气晴朗。冬日久违的暖阳照在身上,周云伦老人坐在自家小院里,往事历历在目,清晰成像。

    “1966年我转业回到县里时,整个县城只有两台柴油发电机,好多人连电是啥都不知道呢。”

    “我家姊妹八个,我是老大。父母走得早,我在外面时,街坊邻居没少照顾我的弟弟妹妹。人得有感恩之心和责任,就算我在外面过得再好,好的只是自己。”

    1968年,在没有技术人员、配套设备和资金支持的“三无”条件下,周云伦自己手绘了数十份图纸,带着4个徒弟,开始设计建造息县第一座变电站。

    “他在工地一住就是半年,回家时跟野人一样,胡子拉碴、衣服脏得看不出颜色、头发都结成一绺一绺的,一脱衣服跳蚤乱蹦。”提及当年,老伴仍忍不住嗔怪。

    “当时很多人连最基本的安全用电知识都没有,更别提技术含量了。”有次作业,一位同志眼看要出事,周云伦一个箭步拉住他,两人一起摔出老远,鞋底还是被电击穿了。

    从此,他成了“技术控”。“周叔人特别和蔼,但对技术一点儿都不含糊。”当年跟着他的小徒弟也都沿袭着他的脾性和“严厉”。

    因为一直在一线,周云伦积累了很多有效且有趣的经验,现在不少人还津津乐道:“周老提出的三个竹竿一条线的测量方法,在当年缺少工具时特别好用。”“有次变电站出了故障,周老看了一眼就说是蛇爬进去了,一检查,果然!”

    如今,已退休多年的周云伦,依然爱着电,家里房顶装着太阳能板,屋边放有风能发电机,屋檐下则是一排蓄电池……

    “钱赚得再多,也就是个钱”

    周云伦五个孩子,三个子承父业。小儿子周毓明更是他的“得意门生”和默契“搭档”。

    “我的启蒙教育是跟父亲学修各种电器开始的,14岁就能独自修变压器了。”提及往事,周毓明笑得像个孩子。

    周毓明给人的感觉简单而又纯净。一件蓝色的工作服是他的“标配”,让人怎么也联想不到,其实他早就身家千万。

    大学读电力工程的周毓明,毕业后曾先后在清华大学、北京信息工程学院等多所名校“偷师”多年,还曾到多家科研所做与电力有关的高科技研发,研发出多个产品,“一有新发明我就会先给我爸打电话,总觉得我是在实现我俩的共同理想。”

    2004年,周毓明在深圳开办了一家软硬件开发公司,“每次给我爸打电话说又赚了多少钱,总觉得他并不高兴,没有以前我俩聊电力开发的那种快乐了。”

    生意风生水起,但原本无话不说的父子俩却有了分歧。“有一天我爸跟我说,他希望我能回来。原因是息县的电力发展太落后了,需要有人来改变。这话……呵呵。”

    “但现在我理解他了。自己钱赚得再多,也就是个赚钱,对这个国家到底有多大意义?”

    2010年,周毓明遵从父命回到家乡,成了息县供电公司一个收电费的。“不必奇怪我这样的选择,不到基层一线,发现不了问题,更不要说去用科技改变生产力了。我就遇到这样一件事:一个偏远农村老太太为交5元电费,来回坐车花了五六元,但如果我登门去收,骑电动车等成本不算,仅开具收费票据的成本就两三元,咋都不划算。”

    短短几个月,让周毓明在农村电网的最基层发现了一个个问题,他也把一份份改进报告打给了公司领导,甚至还立下了一个个“军令状”。

    半年后,专门研究电能技术的“毓明工作室”出现在息县供电公司。如今,由工作室扩容而来的“智能电网工程技术中心”已有近百人,除了对农村电网的网络化管理模式进行探索,还从事着低电压治理、光伏发电、降损节能等新技术的研发。而且,按照周毓明之前立的“军令状”,所有费用完全由他个人承担。

    “家乡发展好了,那才是真正的好”

    小院不大,平房三间。周毓明现在还和父母住在一起,“不是缺钱盖不起豪宅,而是根本就没那种欲望。”周毓明说,每天能和父亲一起坐在院子里喝喝茶聊聊天,说说共同的喜好,这就挺好。

    2016年底才结婚的周毓明,在“洞房之夜”却出现在了办公室,“我有太多的事情要做。”

    这些年,周毓明带着他的团队研发的“光伏山顶岛屿户户通电设备”,成功解决了高山茶园动力用电的难题;提出的“美丽无碳中国梦想,打造无碳新农村工程”方案,被国家电网智能电网峰会评为一等奖;成立的“河南省低碳智能农村电网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是我省电力系统第一个“吃螃蟹”的团队……而且,由周毓明和他的团队摸索出的“微电网”电量网络控制系统,科学调控了农村电网存在的用电“高峰缺电,低谷浪费”问题。

    周毓明的名气越来越大,他的商业价值也被许多企业青睐。“有一家企业要用一半股份和2000万元年薪挖他,但他当时就拒绝了。”提起这段故事,他的同事“唏嘘”不已。

    这对来自不同年代的父子,身上却有着同样的执着与坚守。当我们和周云伦、周毓明父子提起“大国工匠”这个名词时,周云伦老人笑着摆摆手,“我们都是普通人,哪配得上这样的称号。”

    一身蓝色工作服的周毓明也在旁边笑着说:“最多也就是两个小人物对自己家乡的电网情怀……”⸈꼈㤈1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