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版:地方视窗 上一版  下一版  
信 息 专 栏
台前“小微”渐成“大器”
扶贫要会“架梯子”
一位普通民警的最后24小时
刘宋营村的“精气神儿”

一位普通民警的最后24小时
——追记新乡市公安局交管支队一大队民警王自腾

在线荐稿记者博客联系记者

    □本报记者李虎成本报通讯员武秀

    传说中有一种鸟没有脚,它的一生都在飞翔,唯一一次落地就是死亡。

    如同这鸟儿一般,新乡市公安局交通管理支队一大队民警、共产党员王自腾,从警23年,守着一段“人民路”,天天谱写爱民情,直至生命的钟摆停止……

    妻子:“想不到他就这样走了”

    “你不是说最近感觉不好受吗,请假去医院检查一下吧。”11月11日,吃过午饭准备去上岗的王自腾接到妻子胥洁打来的电话。

    “最近任务太重,队上人都不够用,回头再说吧。”胥洁正在郑州照料住进重症监护室的父亲,夫妻二人简单说了几句后,王自腾就挂掉电话,往岗上赶去。

    “他总是这样,啥时候心里都揣着工作,从来不把自己当回事。想不到他就这样走了。早知道这样,我就是绑也要把他绑到医院去。”胥洁泣不成声地说。

    11日13时,王自腾准时到达市人民路与西华大道交叉口的机场岗开始工作。一上岗,他就忙个不停,直至晚上7时。晚上8时,匆忙在大队吃完饭的他又准时赶到市西环路与人民西路卡点上岗,开始对大货车入市进行治理。

    “当天晚上入市的大货车比较多,我们俩一直工作到第二天早起7点才收队。早饭都没有来得及吃,我就把自腾哥送到岗上。”队员李素飞回忆道。

    12日7时20分,王自腾的身影又准时出现在机场岗早高峰执勤点,这一站又是一个小时。此时,王自腾已经连续工作19个小时。早高峰结束后,未作任何休息调整的他又开始城市“双创”集中治理工作。

    11时30分左右,身体极度不适的王自腾决定去医院一趟。他拒绝了队员的相送并叮嘱大家,站好中高峰的岗。

    “钦戈,一会儿回队上记得抓紧把执法记录仪上的视频上传。”13时30分,队员史钦戈接到王自腾最后的电话。

    13日0时30分,王自腾因突发心梗,抢救无效去世,生命永远定格在43岁。

    父亲:“他最想当警察”

    “自腾一毕业就被分配到新飞冰箱厂,当时那是个让很多人羡慕的好地方,但他说他还是最想当警察。”父亲王雪林是一名老警察,今年已经72岁了。他回忆说,王自腾从小就对警察这个职业有着特殊的情结。

    1996年,23岁的王自腾通过市里的招警考试如愿进入警队,被分到当时的交巡警支队四大队。2010年警务改革后,他留在新乡市公安局铁西分局交巡警大队工作。今年1月,市区交警辖区重新调整后,他成为交通管理支队一大队的民警。身边同事不断更换调动,跟他搭班的巡防队员更是换了一茬又一茬,他却坚守在岗勤一线,从双桥岗到汽车西站岗再到机场岗,从胜利路到西华大道的人民路沿线他默默守护了20年,从未说过苦喊过累,更未提过任何要求。

    “我俩一起工作十几年了,自腾从不摆老资格,对工作永远充满热情。”铁西分局巡防大队教导员孙成俊回忆说。

    同事:“他从不争功,不求名”

    “自腾干工作踏踏实实,从不争功,不求名。”交通管理支队一大队大队长石润生跟王自腾有着近10年的情谊,他回忆说王自腾为群众做过很多好事,有时候人家来队上送表扬信、锦旗什么的,他都婉拒了,每年评先也都先紧着别人。

    王自腾还是出了名的“讲规矩”。一次执勤过程中,一辆逾期未审的车辆被王自腾扣了下来。车主是父亲王雪林的好友,他找到王雪林,希望能通融一下,王自腾毫不动容。“自己儿子的秉性我当然清楚,虽然朋友因为这有怨言,但我还是支持儿子。”王雪林说。

    王自腾的家庭条件不好。妻子没有正式工作,在当地一家商场打零工,岳父长期住院,全靠夫妻二人照顾,家中还有刚刚11岁的女儿,生活十分拮据。

    王自腾的刮胡刀是从地摊上买来的,一套只要两块钱,一年只用一套。一年四季的衣服,多少年了,来来回回就那么几件。他身上常穿着的那件咖啡色外套,还是1997年哥哥结婚时他为了“撑场面”才买的。他常说,衣服旧点没什么关系。配发的警服,只要还能穿,他总是把新的先留着。多年下来,家中的衣柜里摆满了还没打开包装的警服。

    “衣服旧点儿没什么关系”的王自腾,用自己的一言一行,诠释了一名普通人民警察清正廉洁的本色。⸈꼈㬈7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