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版:民声民情 上一版  下一版  
向阳街 7号院听牢骚
政府规划不是魔方
中储粮周口直属库舍小家顾大家多策并举服务售粮农民

自从8月25日拆迁办在7号院贴出房屋征收调查摸底的通知之后,该院居民关于本院建好才10多年的3栋商品楼该拆还是不该拆的牢骚就不绝于耳——
向阳街 7号院听牢骚

在线荐稿记者博客联系记者

    因规划短视,能抗八级地震的东大街230号院楼房寿命12年,已被当作棚户区拆除。

    郑州商城遗址公园(南片区)详细规划平面图及向阳街7号院示意图

    □本报记者汤传稷

    8月底这几天,当郑州市管城区房屋征收与补偿办公室(简称拆迁办)工作人员轮番到该区向阳街7号院(简称7号院)挨家挨户进行房屋征收调查之际,记者同时也走进了该院,聆听了这个院里的居民们对于拆迁的疑惑和不解。

    7号院是棚户区还是博物院二期搞不懂

    “去年4月9日,拆迁办就贴出通告,说因商都博物院棚户区改造项目建设需要,紫荆山路以东,东大街以南,商代城墙遗址合围区域的房屋列入房屋征收调查登记范围。那时,调查登记工作人员一进院,大家就产生了疑惑,难道我们院是棚户区?于是上网查询——棚户区是指城市建成区范围内,平房密度大、使用年限久、房屋质量差、人均建筑面积小、基础设施配套不齐全、交通不便利、治安和消防隐患大、环境卫生脏、乱、差的区域。我们院3栋商品楼——两栋6层一栋7层,建好才15年,显然不是棚户区。咋能当成棚户区给拆掉呢?”居住在7号院1号楼、当过法律志愿者的张大哥说。

    “今年8月25日,拆迁办又贴出《郑州商都遗址博物院和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项目(二期)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调查摸底结果》的通知,更是让人不解。”居住在该院3号楼的一位退休干部说:“难道我们院又成了郑州商都遗址博物院和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项目(二期)的用地范围了?记得去年4月29日,河南日报以《并非‘棚户区’将成‘短命楼’》为题做过报道,随后郑州市委、管城区委给河南日报明确回复说:2010年,经国务院批准的《郑州市城市总体规划(2010—2020年)》中塔湾路以东区域规划用地性质为文化设施。同年,经河南省人民政府通过报国家文物局备案的《郑州商城遗址保护规划》中明确要求,建设郑州商代都城遗址博物院位于城南路以北、东大街以南、城东路以西、塔湾路以东的东南城垣遗址内侧,规划东南角城垣遗址公园内。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位于规划东南角城垣遗址公园内,毗邻郑州商代都城遗址博物院。且这些内容在政府网站均能查到,显然我们院根本不在其所谓项目(二期)之内。我们在塔湾路以西,我们这一块属商业用地,且因在商城遗址保护区域,不允许建高层建筑。拆迁办如此张贴通知,真让人搞不懂。”

    按规划7号院不该拆是谁想打擦边球

    “郑州市城乡规划局对7号院所在地块是如何界定的呢?上网查询,在其2012年公布的《郑州商都遗址公园(南片区)详细规划》平面图中,7号院包括向阳街6号院(位于7号院南与7号院紧邻)所在地块,清晰可辨,属商住用地,均不在拆迁之列,距郑州商都遗址博物院和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项目用地范围红线甚远。”居住在该院2号楼、在一家地产公司就职的李哥说。“换言之,按规划,向阳街7号院根本不该拆。且网上更加详细的规划显示:7号院所在地块编号为D-02-3,用地性质为商住混合用地,已被政府征收出让(卖出去了)。即政府已将地块卖给开发商,开发商在上面盖了商品楼。然后,开发商又将商品住宅卖给我们居住,将门面房卖给经商的做生意用。”

    李哥接着说:“为何拆迁办还想再征收一回?我分析,这块地在紫荆山路东大街交叉口,紧邻双地铁,城墙、公园、学校、医院、超市、公交站等,交通便利,生活便利,升值很快,属一级地段中的一级地段,黄金位置中的黄金位置。是政府想打擦边球追求政绩,还是开发商想打擦边球谋取利益,让人置疑。听拆迁办上门调查工作人员说,政府想把这块地卖给开发商建商业文化街区。照此说法,是政府想把这块地再征收、出让,再卖一回。是与不是,区政府及拆迁办应依法依规向市民公开,给出一个完全符合城市规划的解释。”

    “去年就有开发商看中这块地了。管城区官网曾显示:项目开发商是一家地产集团,建设周期为2015年至2017年,项目位置为紫荆山路以东、东大街以南,项目总占地71.86亩,总建筑面积16万平方米,其中包括五星级酒店3.7万平方米,约300间客房;四星级酒店2万平方米,约200间客房;大型商业综合体约7万平方米;高档公寓和服务型SOHO办公2.5万平方米。不知为何,就在河南日报曝光的前后,这个所谓的项目退出了。”该院2号楼高姓居民说。

    “2014年,郑州市政府曾发布农业路快速通道工程公告,接着金水区政府将农业路23号院2号楼纳入房屋征收范围。为此该楼居民将金水区政府、郑州市政府诉至法院。由于政府提供不出合法有效证据证明该2号楼被划入征收范围是在其规划红线范围内的相关证据且事实不清,主要证据不足,2015年11月,郑州市中原区法院判决:撤销金水区政府作出的征收该2号楼的决定;撤销郑州市政府所做维持原行政行为的行政复议决定书中的决定征收该2号楼房屋的决定。”

    在向记者提供了一个金水区政府败诉、郑州市政府败诉、居民胜诉的违法拆迁判例后,7号院1号楼雷姓居民激动地说:“我们7号院的情形,与之类似。十五六年前,管城区这里经济落后,交通不便,我们到此买房就是在支持政府财政、支持城市建设。如今,这里地段便利了、升值了,区政府咋能说把我们赶走就赶走!我们对合法房产享有使用和升值的权利,且受法律保护。当前,全党都在讲从严治党、依法治国,政府行政须依法依规,有权更不能任性。”

    城市规划怎么能说变就变太任性

    当过教师、跟女儿居住的张大妈也很不解:“城市规划是不是可以来回折腾说变就变?我感觉郑州这几年变化太快了:黄河路文化路人行天桥建好5年拆了,因建地铁;农业路快速公交站台建好6年拆了,因建高架桥;二七广场人行天桥号称亚洲最长的人行天桥,建好8年西侧段拆了,因建地铁;耗时6年投资数亿的中原之门拆了,因建立交桥;东大街230号院楼房建好12年拆了,因被当成棚户区和建商都博物院;郑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对面的东大街220号院楼房,也是建好10多年正在拆除,因建地铁……前脚建,后脚拆,看着让人心疼呀!当时建的时候多不容易,花了恁多钱,说拆就拆了,竟然毫不可惜!看了郑州市的城市规划,我知道我们7号院确实不该拆。去年4月,拆迁办就以棚户区的名义惦记上我们院了,媒体一报道没拆成,也不再说我们院是棚户区了。谁知刚过了一年多,今年又以郑州商都遗址博物院和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项目(二期)的名义惦记上了,怎么这么任性呀?”

    “《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明确规定,经依法批准的城乡规划,是城乡建设和规划管理的依据,未经法定程序不得修改。2015年12月,中央城市工作会议又明确指出,规划经过批准后要严格执行,一茬接着一茬干下去,防止出现换一届领导、改一次规划的现象。2016年2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规划建设管理工作的若干意见》再次要求,经依法批准的城市规划,是城市建设和管理的依据,必须严格执行。进一步强化规划的强制性,凡是违反规划的行为都要严肃追究责任。2016年6月,中共河南省委河南省人民政府印发《关于加强城市规划建设管理工作的意见》,也一再要求,经依法批准的城市规划,是城市建设和管理的依据,必须严格执行,凡是违反规划的行为都要严肃追究责任。俺们7号院咋能说拆就拆?”该院1号楼一位居民手持法规文件气愤地对记者说。

    频繁大拆大建为哪般带来几多后遗症

    “我前几天看报纸,知道郑州现有工地2600多个,这些工地不是在建,就是在拆。为何这几年来老是大拆大建?产生了多少短命建筑呀!老百姓确实都看不明白。但我看到媒体分析说:一是质量原因。建筑质量问题不断出现,有关部门对建筑质量监管和责任追究不到位。二是规划原因。规划缺乏长期性、权威性,缺少以人为本的考虑,说变就变,建了拆,拆了建,带来的是浪费惊人,政府财政吃紧,市民埋怨纷纷。三是政绩原因。一些地方领导片面追求政绩工程、形象工程、经济增速,致使财政收入过分依赖地产,导致房价虚高、地产泡沫剧增。四是腐败原因。一些领导干部插手建筑工程、地产项目,近年来因此下马的干部占比很高,数不胜数。”该院3号楼一位居民非常严肃地说。

    “而另一方面,由此给市民带来的却是长期难以驱除的烦恼:建筑拆迁扬尘PM10在各项污染指标占比中始终居高不下,造成郑州空气长期污染严重;为了清除路面扬尘,无数辆洒水车不得不昼夜频繁洒水;运送建筑垃圾的重载渣土车反复碾压,导致郑州市区及近郊许多道路损毁严重,亟待修复;市区周边建筑垃圾堆积如山,难以填埋处理;由于建筑工地挤占道路,加剧了市区多个区域节点的交通拥堵……所有这些,不知让我们广大市民失去了多少宁静感、安稳感、获得感、幸福感!”1号楼一位居民忧心忡忡地说。⸈꼈㨈6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