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版:法治在线 上一版  下一版  
数字看禁毒
希望有一天“天下无毒”
咋远离毒品,禁毒专家来支招
图片新闻
“我的人生就这样被毒品毁掉”

高墙内外
“我的人生就这样被毒品毁掉”

在线荐稿记者博客联系记者

    □本报记者孙欣

    毒品,可以让天使变为恶魔,使生命、健康、亲情、事业化为乌有。国际禁毒日前夕,本报记者走进位于许昌市的河南省第三强制隔离戒毒所,近距离接触戒毒者,聆听他们讲述不堪回首的吸毒史,走近那些为禁毒工作默默奉献的管教人员,了解他们如何帮助吸毒人员从毒品的梦魇中走出来。

    “我害了自己,也辜负了亲人”

    “绝对不能再吸了,再吸一次就彻底完了!”6月22日,50多岁的万某挥动着右手,斩钉截铁地说道。说这句话时,万某已经是第四次被强制隔离戒毒。每次戒毒时,他都下定决心“金盆洗手”。

    万某是一个有着超过18年毒龄的白粉吸食者。说起噩梦般的吸毒经历,万某悔恨不已。

    万某家住许昌,原来在许昌一家事业单位上班,妻子做生意。万某坦言,那几年感觉赚钱特别容易,这让他产生了享乐的思想。

    1998年,万某在生意伙伴的教唆下,第一次接触到白粉。“见他很享受的样子,我就好奇想要试一试。”

    头次吸食白粉,万某是头晕恶心甚至呕吐,但过后好似飘飘欲仙的感觉,令他着魔并逐渐上了瘾。从尝试第一口后,万某在吸毒的泥潭中越陷越深。他丢了稳定的工作,家庭积蓄被挥霍一空,妻子也远走他乡。

    “戒毒——复吸——再戒毒。我的人生就这样被毒品毁掉了,我害了自己,也辜负了身边的亲人。”万某说。

    “自从吸毒后,我就像鬼一样”

    “我这次被警察抓住送到强制戒毒所,是家人报的警。说实在话,一开始我很怨恨他们,现在我感激他们。”申某呆滞的目光中透露出无限悔恨。

    申某大学毕业后,父亲出资在老家开了一家公司。2006年8月的一天下午,因为生意上的烦心事,申某抱着“减压”的心理在朋友那里第一次“尝”到K粉。从那以后,申某高兴的时候吸,心烦的时候也吸。2个月后,他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无法控制毒瘾。

    “毒瘾上来了,身体犯软,浑身难受,感觉骨头缝里有蚂蚁爬。毒瘾过后,我啥也不想做,吸了睡,睡了吸。自从吸毒后,我就像鬼一样。”申某说。

    申某自从染上毒品后,生意做不下去了,身体也垮了。“其实每个吸毒者都想戒毒,谁想像老鼠一样活着?可是心瘾难戒。毒品对人的危害太大了,希望我的惨痛经历能警示他人,千万不要去沾毒品。”申某说。

    “拯救吸毒人员需家庭社会共同努力”

    据河南省第三强制隔离戒毒所所长丁生伟介绍,关押的吸毒人员中,很多都是多次“进宫”。从医学上讲,吸毒者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生理上已经脱瘾,对毒物的依赖已经不存在了,但“心瘾”难以戒断,复吸率很高。目前全世界统计的平均复吸率约为95%。

    丁生伟解释说,对从强制戒毒所重归社会的人来说,旧有的生活圈子是最大的挑战。圈子里的人大部分是社会闲散人员和吸毒人员,谁搞到毒品,大家就“分享”,复吸率就特别高。

    “一朝吸毒,终生戒毒。”丁生伟说,禁毒离不开全民的支持,戒毒所只是禁毒的一种手段,戒毒所的管教也只是全社会禁毒大链条中的一环。

    数据显示,河南省司法行政系统所属的强制隔离戒毒所收治戒毒人员总数已突破万人。怎样确保每一名经过生理脱毒的戒毒者不再复吸、真正回归社会?河南省第三强制隔离戒毒所教育科长张志斌认为,家庭和社区的支持最重要。

    “拯救吸毒人员,需家庭社会共同努力。”张志斌呼吁,提高戒毒率,降低复吸率,除了要加强对毒品犯罪的打击,斩断毒品来源外,更需要家庭、社区和社会共同联手建立起一个关心和帮助吸毒人员恢复正常生活的环境。大家不能戴着有色眼镜去看他们。⑤2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