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版:地方观察/南阳 上一版  下一版  
20年,他们是怎样帮淮河“洗白”的?
南阳拟发放520万张社保卡
大美南阳中原彩灯节下月将亮相南阳“鸟巢”
名家共论《春秋五霸》
党建智库专家基层讲党课
高墙内的法与情

20年,他们是怎样帮淮河“洗白”的?
——探问淮源桐柏碧水再东流的秘密

在线荐稿记者博客联系记者

    淮河玉带绕山城 陈康摄

    □南阳观察记者李文超本报通讯员杜福建陈康

    6月中旬的淮河源头,到处郁郁葱葱,碧水潺潺。星罗棋布的库塘堰塞坝,让桐柏山平添了几多灵气,令远来的游人流连忘返。

    然而早在20多年前,淮河源的污染令人触目惊心,过度开采让许多人的生活用水都出现困难……

    近日,记者来到淮源桐柏,探索这里一江碧水向东流的秘密。

    童年的小河老人想起就想哭

    “小时候我们三五成群在河里洗澡,摸鱼,大人都直接在河边洗衣服,吃饭的水都直接从河里舀的,那时候水真清啊……”回忆起当年的淮源,现年68岁的张强老人竟有些呜咽。

    伴随着城市化和工业化的进程,改变的不只是人们的生活质量,也彻底改变了这条清澈见底的河流。桐柏县矿产资源丰富,其中金、银、铜储量居全国前列,天然碱储量居亚洲第一,被誉为“全国特大资源宝库县”。由于早些年重视经济增长,忽略环境保护,一度造成污染,不但殃及淮河,也阻碍了可持续发展的步伐。

    “别说洗澡了,水里连蛤蟆都没有了。”张强说,那时的淮河简直就是一条臭水沟,“流的水跟染缸里的水差不多”,很多河流和水库都受到了污染,空气中都是呛人的气味,喝的水发苦,“当时我都不知道在我有生之年还能不能再看到天蓝水清的桐柏。”

    “现在天变蓝了,水变清了,鱼虾也有了。”李生锐深有感触地说,“当年污染最严重的时候,感觉河都在流泪!”从小在淮河边长大的他,曾在桐柏县水利部门工作,淮河源的生态之变,让他不愿再忆起当年的情景。

    “水资源保护刻不容缓,现代水生态文明的建设必须上纲上线,确保淮水如镜,清澈东流。”触目惊心的生态危机,让桐柏县县长贾松啸意识到绿色发展的重要性和迫切性。

    推行循环经济“废水”不流外人田

    在桐柏安棚化工专业园区里,记者看到工人正在完成废水处理的最后一道工序“杂水回注井下溶采”,通过技术改造,园区实现了“三废”在循环生产中得到利用。“这些中水一部分用来回注井下溶采,一部分拿来做绿化用水了,排放的只有一小部分,而且还都是达标的。”园区管委会主任陈嵩说。

    “以前是肥水不外流,现在是废水、废气、废热都不外流,企业负责人都学会了精打细算过日子。”陈嵩说,绿色循环发展不仅让企业获得了经济效益,也让园区的生态环境得到了极大的改善。

    为了控制天然碱开发造成的水资源污染,县里按照“减量化、再利用、资源化”的循环经济发展理念,通过招商引资,先后投入4亿元资金进行技术改造,研究出被称为“倍半碱一步法”的制碱工艺,淘汰了原工艺中有污染的工序。

    发布“禁包令”不保护水质就解约

    同样面临绿色发展重任的还有水库承包者老吴,前不久出台的“禁包令”让他对未来多了几分责任。

    今年4月1日,该县出台《桐柏县加强和规范县管水库经营管理办法》,为依法护水作了新的注脚。今后,桐柏县新建县管水库不得对外承包;已对外承包的县管水库,细化双方的权利义务,特别是保护水质的义务。如发现水质不能达到三类水质标准时,要提前解除合同。

    “以前的养殖模式肯定是不行了,养的鱼太多了,饲料喂的也多,要是提前解除合同就亏了。”老吴告诉记者,下一步他准备去江浙地区考察一下,看能不能在水库边上弄个农家乐,也尝试尝试循环经济。

    坚持“生态立县”铺就绿色富民路

    近年来,桐柏县不断加快水资源保护的步伐,坚持不懈地开展以小流域治理为重点的水土保持生态环境建设。“十二五”期间,全县治理小流域面积达97平方公里,总投资3000余万元。同时,发展“绿色化工”,实施矿产资源合理开发,探索资源节约型、生态环保型工业发展新模式。

    “喝着上游水,不忘下游人,要坚持‘生态立县’战略不动摇,立足于打造秀美山川、优化生态环境,不但锁住淮河的第一污染源,保住青山绿水,而且还要走出一条‘产业生态化、生态产业化’绿色富民之路。”桐柏县委书记莫中厚说。

    如今,漫步在淮河边,杨柳拂岸,绿树成荫,鱼虾在水草中游玩,不时响起蝉鸣蛙叫。张强依然深爱着这条河流,见有人往河里扔废弃物他还会去制止,亲朋好友再来家里做客的时候,他总是要带着他们到淮河岸边转转,给他们讲讲淮河的故事,“看着淮河发生的变化,打心眼里感觉到自豪。”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