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版:评论·文体 上一版  下一版  
大乐透奖池首破28亿
9位钧瓷名家有了集体用印
朱婷加盟土超“豪门”
郑州有了﹃小诚品﹄
建业再迎“韩流”挑战
我省健儿夺得1金3银
河南三小丫入选奥运女足集训队
我省举办《我是青年,我是诗》五四特别节目
“末位淘汰制”有违法之嫌
银行不宜近亲繁殖

    《围城》里,方鸿渐读的克莱登大学是一所“野鸡大学”,居然不妨碍他以“留洋博士”身份登堂入室。现如今,除了“野鸡大学”,还有一些“野鸡社团”,生意也好得一塌糊涂,要不是政府部门出面查处,恐怕还要招摇撞骗下去。最近,先是民政部公布一批“山寨”社团,然后是北京市快速响应,将“全国道德教育组织委员会”等山寨社团依法查处。

    2006年的时候,“权威认证”了多款知名牙膏的“全国牙防组”被扒掉了底裤,居然纯属“三无”组织:无注册资金、无固定设施、无专职人员,公众瞠目结舌,监管部门尴尬不已。此后,又有“中国营养协会”、“世界奢侈品协会”等,以赫赫名声忽悠公众,评奖办活动,敛财无数。到了今天,终于轮到了“全国道德教育组织委员会”。

    “山寨社团”层出不穷,无非为名图利,一般是通过发展会员、成立分会收取会费,发牌照、搞评选颁奖活动收钱,搞行业培训收费等。有时候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互相“抬轿子”,有时候干脆撕破脸直接向企业敲诈勒索。而且这些“山寨社团”一般胃口都很大,动不动就冠以“中国”、“中华”、“世界”、“国际”等字眼,包装得非常“高大上”。笔者就曾在一位诗人的名片上看到排着一列冠以“国际”、“炎黄”、“华夏”名头的头衔,感觉诺贝尔文学奖对这位仁兄来说都是小case,冲出地球太阳系、纵横全宇宙的“气场”喷薄而出。

    “山寨社团”大行其道,无非是“戴着市场的帽子、打着政府的幌子、坐着‘行业’的轿子、拿着企业的票子”。一者需求旺盛,“精准定位”那些喜欢沽名钓誉的人或公司,“社团经济”才蔚为壮观。二者监管不力、互相推诿,或有行政魅影,或有利益瓜葛。如此一来,“山寨社团”便能长期堂而皇之地浑水摸鱼了。⑧3         (薛世君)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