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版:焦点网谈 上一版  下一版  
我们的年代我们的年味儿
网友:我要空间自由
“坚强姐”给人的不止感动

“文明河南·暖暖新年”大河网系列报道之一
我们的年代我们的年味儿

在线荐稿记者博客联系记者

    2013年春节浚县庙会表演。 大河网网友“清风太极”供图

    商城县青山村2014年春节山村大拜年合影。 大河网网友“当年我们”供图

    □本报记者孙华峰王佳

    点击事实

    长大了,我们时常抱怨年味愈来愈远,其实,年味一直还在,在与父母的陪伴里,在那一道道满含记忆的饭菜里,从未改变。

    1月22日,大河网网友在大河论坛(bbs.dahe.cn)发帖,希望大家都来谈谈自己的年味记忆,引发网友热议跟帖。1月27日,“文明河南·暖暖新年”主题活动开始,由河南省委宣传部牵头举办,面向全省有奖征集活动作品。

    网友们信手拈来,跟帖充满温情回忆。每一个时代的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年味记忆。在此,我们撷取了不同时代部分网友的年味记忆,以飨读者。

    网聚观点

    【上世纪50年代】

    看着一碗肉过了年

    大河网网友老辛

    长辈们说,在早先贫寒的年代,农村过年时候通常会买半斤肉,煮熟了放在碗里,但这是不许吃的,必须等着招待客人。

    亲戚来了,就会弄一桌菜,这碗肉就是最硬的当家菜了。主宾谦让一番坐下,主人用筷子点着肉碗说请用请用,然后自己夹旁边的蔬菜,客人也只能跟着吃蔬菜。如果客人果真吃了肉,那就会被认为不懂礼节、缺少家教。你这样一吃,明天再来的客人咋办?

    客人通常也是礼貌的,一面寒暄,一面绝不动用这块肉。即使随行的小孩,也早被警告,不得擅自吃人家的肉菜。如果孩子忍住口水果然没动,就会被主家真诚地夸赞一番,说这孩子如何如何懂事云云。

    如此下去,往往到正月十五,客人已经不会再有,才可以真的享用这碗肉,但实际上早已变质,没法再吃了。又舍不得扔掉,于是再过油、重新加工,断无食品安全的考虑。

    我懂事的时候,已在新疆兵团,春节的食品全部按计划供应,粮油肉自不必说,即使粉条、豆腐、白糖,也是按人口定量供应,不过那时价钱不贵,大肉每公斤1.52元,牛肉每公斤0.98元,凭条子供应,不能多买。大人给的零钱也不多,买一包小炮,只能零星地放,舍不得一下子崩完。至于压岁钱,收的小钱尚能归己,大钱(达到一元的)往往会被家长以代为保管为名哄走。

    现在,情况完全不同了,肉食早已不再稀罕,餐桌十分丰富,于是老人们说,与过去比,等于天天都在过年。

    【上世纪60年代】

    锅灰染色做成的新小褂

    大河网网友刘元明

    我是60年代人,记忆最深的是过年的时候,娘给我的破棉袄上套上一件新小褂。小褂是娘亲手织的白棉布,用锅灰染成淡灰色。

    一到冬天,娘就开始剪裁,将小褂做好,叠整齐放在箱子里。知道娘是为我做的,我就隔三差五掀开箱子看看,生怕小褂飞走了一般。年来了,娘才舍得让我穿。穿在身上,得意和兴奋都写在了脸上……

    难忘猪尿泡做成的小鼓

    大河网网友宛东老农

    年近五十,但谈到过年,我仍然觉得童年的年味儿最值得回忆。腊八粥是过年前的一顿美餐,经常在早上做,咸的,小米、黄豆、干芝麻叶、面条、葱花、姜末什么的,要凑够八样。饭一做好,先盛上一碗,围着家里的果树,强忍快要流下的口水,使劲儿往树上摸,希望来年能多结果子。

    在南阳老家,有“二十三儿,豆腐汤儿”的说法,农历二十三是小年,肉是要吃的,虽然买的很少。还要有烧饼和豆腐,加上一些土产的粉条粉皮,还有海带等,再浇上一点儿醋,一家人围在灶屋,屋内弥漫的浓浓香味儿一直留在记忆里。

    二十四,扫房子,里里外外都要打扫,屋顶的蜘蛛网、灰条子,都要一扫而光。虽然又脏又累,但兄弟姊妹争着干,也就不成问题了。火热的家庭大扫除,处处体现出小小的责任,浓浓的亲情。二十五,磨豆腐。这一天,妈妈会买很多豆腐,天热的时候会撒点草灰晾干,或者泡在冷水里保鲜。二十六,去割肉。这一天大家分工详细,杀猪、买肉过大年,我们小孩子会围着杀猪锅要猪尿泡,晾干后做个小鼓,春节期间敲着玩,流涎水的小孩会要个猪尾巴,舔后会治愈,据说很灵的。

    二十七,杀灶鸡。一大早,父亲会把前天晚上捉到的大公鸡杀掉,鸡血可以吃,但肉是要等到过年吃的。鸡毛翎可以做毽子,鸡的胃(素子)可以做小鼓来用,为过年增添不少乐趣。

    再盼几天,就到了初一。一大早,鞭炮响不停。小孩子们跑了东家跑西家,这就是老家所说的“慌哩拾炮一样”。

    童年的年味儿远不止这些,那浓浓的味道,随着岁月的流逝,恐怕只能留在记忆里了。【上世纪70年代】

    腊相飘香的信阳山村

    大河网网友当年我们

    腊八来了,算是真正进入年味的氛围。作为70后,我很想一直沉浸这个年味之中。

    信阳人的年味离不开腊相。老家人过年时常说:“家里有腊相,过来吃点儿吧。”腊相就是腌渍的腊鸡腊鸭腊肉腊鱼什么的。

    这些腊相的美味在于材质源于自己家,鸡鸭什么的全是家养,信阳山多水多,鸡子鸭子都是散养吃野食长大,不喂饲料。鸡鸭的生长周期都在三个月以上,在冬天来临之际,宰了之后就腌起来,然后挂在院子里晒上数日。想吃的时候,用开水煮熟切块就可以了。这些腌制的腊相可以直接放在屋子里保存到来年谷雨时节。

    过了腊八后的节点是小年,腊月二十三,基本上从这开始就是真正的年味了。慢慢接近年根,家家户户备过年的食材、杀猪磨豆腐。除夕前一天晚上是炸各种丸子,满村都炸油的香味。到了除夕那天,鞭炮声声,空气里弥漫着火药味,把年味拉到顶峰。

    信阳到年根的说法是,二十七洗精气,二十八洗腊叉,二十九洗小手。腊八粥的说法是,吃了腊八粥就把嘴粥住了,不能再骂人啦。

    想一想,多么充满乡情的年味啊。快过年了,信阳,游子在思归!

    【上世纪80年代】

    都市里巴望老家年味儿

    大河网网友狐狸糊涂

    “小孩儿小孩儿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腊八粥,喝几天,哩哩啦啦二十三;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冻豆腐;二十六,去买肉;二十七,宰公鸡;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蒸馒头;三十晚上熬一宿;初一、初二满街走。”这首耳熟能详的儿歌其实就是我小时候过年的写照。

    我是1982年生的人,老家在豫西南邓州农村,小时候,老家对过年很重视,基本上一过腊八就进入过年模式。几乎每天都有事情要做,特别是过了小年,放了鞭炮,吃了饺子,是我最期待也最幸福的一段日子,因为每天都可以和大人一起去赶集,买菜,买鱼买肉,真的是家家都大量采购过年的食品,小孩子可以顺便要点自己想吃的东西,瓜子、花生,锅盔,甘蔗等,这都是平时只能眼巴巴望着的东西。基本上一年之中最好吃的东西都在这几天吃到了:糖包、肉包、油条、麻叶和馅饼等,现在生活好太多了,但想起那个时候的东西,现在都还念着。

    大年初一的拜年是最令小孩们期待的,早上六七点钟,天还没有亮,就开始出门去给村里本家的老人、亲戚拜年,并期待地接过压岁钱,虽然都是一块两块最多十块的零钱,但那个时候很是激动,当然,过后都还得交给父母。

    大学毕业在城市落了户,父母也进了城,基本上很少回老家过年了。真的,很想念那个时候的年味啊!

    不结婚,爹就一直发压岁钱

    大河网网友红颜周芷若

    作为80后,记忆最深刻的就是,刚进入腊月,妈妈就会开始给我准备新衣服,衣服颜色大多都是红色,外套、裤子、毛衣、鞋子,连袜子都要买新的,我每天放学回家,晚上睡觉都要把自己的新衣服拿出来,看一看,摸一摸,就是不舍得穿,大年三十晚上得抱着新衣服睡一整夜,初一睁开眼就赶紧穿上,收到长辈的红包乐滋滋地跑到厕所去数钱!那时候天天盼望过年,回忆起来都是满满的幸福。

    上高中开始,我就对过年要穿新衣这个概念越来越模糊了,妈妈也很少给我买衣服了,都是我自己买,而过年的很多规矩我也都不那么在意了,唯一坚持下来的,就是看春晚,因为从我记事,大年三十就看春晚,一家人在除夕夜整整齐齐地排在电视机前,为的就是看这一场让人可以议论一整年的晚会。现在,我还会陪爸妈看春晚。

    今年我已经26岁了,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好几年了,但是每到大年三十俺爹还是会给我压岁钱,俺爹说:“只要你没结婚,我就会一直给你发压岁钱。”我就跟爹开玩笑说:“那我要是一直不结婚,你是不是一直发下去?”

    爹说:“那肯定的,一直发下去。”

    现在对80后来说,过年总要面临着别人问你:买房了吗?现在做什么工作?找对象了吧?这些问题仿佛紧箍咒一样套在每个80后的心间,几乎每一年回到家里总要面对这些问题。其实80后最想听到的一个问题是:你过得怎么样,在外面累吗?

    【上世纪90年代】

    年味儿是五个人的春晚

    大河网网友外婆家的铜锣湾

    记忆中,我很少在郑州过年,屈指可数。在我还很小的时候,每年到了年跟儿,就跟着爸妈坐火车回石家庄奶奶家过年。春运期间的火车站真的是热闹非凡,归家心切的人随处可见,大包小包的行李挤满了车厢。那时,对于小小的我过年的记忆就是火车站那一番热闹的景象。

    别人家过年的时候总是一大家子人热热闹闹的,可是我们家只有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和我5个人,大家一起看春晚。所以,记忆中,我并不喜欢回奶奶家过年,冷冷清清的哪像过年。春晚是过年的必备项目,可只有五个人完全没有了所谓的年味儿。现在慢慢长大了,也懂得过年就是家人的团聚,不管人多人少,只要有家人的陪伴就是一种幸福。要不怎么有那么一句话:有钱没钱,回家过年呢。

    【00后】

    压岁钱最好多多益善

    时一禾口述

    经常听爷爷奶奶和爸爸妈妈说他们小时候过年的故事,可我咋一直没感觉捏?

    好吃的?平时经常吃,过年也一样,虽说稍微丰富了一些,可咱饭量有限,多了也吃不了啊。

    新衣服?爸妈和各路亲戚一年能给买N件,说实话,我还真是有点烦,款式颜色不能自己选,还不如折现呢。

    好玩的?鞭炮神马的都是小儿科了,而且还污染环境,没兴趣,不过要是作业能少点,lol游戏可以随便玩就好啦!

    总之,现在过年对我来说,跟普通的假期没什么区别,哦,对了,也有区别,就是有压岁钱,这个最好是多多益善,哈哈。

    专家点评

    年味儿主题一直在变化

    河南大学民俗文化研究所所长彭恒礼

    近年来总说年味儿变淡,其实,“年味儿”形成与变化都是历史的过程。“年”和“年味儿”有其产生和发展的过程。根据汉《四民月令》记载,大年初一这天,人们要祭祖,给长辈敬献椒酒拜年,一家人吃团年饭。如此而已。比今天淡得多。隋唐以后变得浓郁,宋代达到高峰,民国改历以后重又变淡。可见,“年味儿”变化是一个历史过程。

    不同时代有不同的“年味儿”。考察节日史就会发现,不同历史时期节俗的主题和内容是有差异的。50-60年代,共和国基业初创,强调勤俭过节。60-70年代,强调移风易俗,提倡过革命化春节。80-90年代改革开放,讲究过物质和精神双丰收的春节。2000年以后,讲究过多样化的春节。时代发展,“年味儿”主题一直在变化。

    “年味儿”变化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年味儿”变浓或变淡都是历史必然。文化现象背后有着深层次的经济、政治和社会文化原因,非人力所能为之。随着时间推移,祖先和他们创造的文化与后人的距离只会越来越远。当代人只是文化传承链条上的一环,我们的使命是连接过去,沟通未来。

全国数字报联盟
人民日报
人民日报海外版
市场报
健康时报
京华时报
国际金融报
江南时报
中国经济周刊
北京日报
北京晚报
京郊日报
北京晨报
北京娱乐信报
北京商报
竞报
首都建设报
中国交通报
北京现代商报
健康报
中国质量报
中国电子报
华夏时报
中国体育报
篮球报
中国足球报
体育新报
经济日报
中国工商报
中国教育报
山西日报
山西晚报
山西农民报
三晋都市报
山西经济报
山西法制报
山西市场导报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