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版:中原风 上一版  下一版  
这一世为诗而来
基层科学家的精神丰碑
影像 宁静的海
65载,书香溢中原
山中,有一个叫渔关的地方
关于英雄的崭新含义

山中,有一个叫渔关的地方

在线荐稿记者博客联系记者

    □金少庚

    那些路,使我想起当年事

    2014年4月26日,天气忽晴忽阴,人的思绪也忽起忽落。出唐河,过南阳,经西峡,然后出淅川县城往渔关方向前行。忽然想起5年前首批南水北调移民往唐河王集乡搬迁时,渔关村首在其中。那一年恰是在8月,我是唐河方面移民搬迁政策宣传组组长,又兼宣教口的带队,往渔关村接移民。天热、人燥,山坡上、庭院里摆满了东西,正一件一件地往车上装。临近傍晚,有乌云翻涌而来,雷声滚动,闪电撕扯,似是挽留,又意送别。山路上一辆辆大货车装载着一户户人家似蜗牛般行走,大雨随风而至,更增添了离愁别绪。他们这一走,便是终生。

    5年前的那场离别恍如眼前,便更增添了想看一看今日渔关的心境。

    那座山,曾诞生过著名诗篇

    出县城向东时间不长,左侧有座连绵不断的大山,遥望去,林木葱绿,一条新开发的盘山旅游路已有雏形。山间林木相映,偶尔有民房闪现,想起陶渊明《桃花源》里的意境,又想这山间农户的生活环境比城市可强多了。

    听随行的淅川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夏季风讲:此山叫岵山,位于丹江和淅水交汇点的上部。《诗经》中“魏风·陟岵”篇中提到的陟岵即是此山。“陟岵”二字的意思就是有草木的山。战国时期,秦楚大军曾在岵山下的丹、淅一带进行决战,楚军有八万士兵被斩首。屈原被流放汉北时曾登此山,望着楚军惨败的伤心地,写下了名篇《国殇》:“操吴戈兮被犀甲,车错毂兮短兵接;旌蔽日兮敌若云,矢交坠兮士争先……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

    岁月冲走了很多记忆,但冲不走的是传世诗篇。

    那些花,勾起了很多记忆

    过盛湾镇,阳光终于驱散了乌云,露出了笑脸。离渔关越来越近,山路虽不陡,但蜿蜒盘旋,山坡上,松林树木中,大片大片的油菜花鲜艳夺目,蜂蝶飞舞,农人劳作,好一幅田园风光画卷。忽然间,发现沿路山坡上长满了一丛丛低矮的灌木树,树上开满了数不清的蓝白色的小花。

    据说,这种花叫白刺花,也称小叶槐、白花刺、马蹄针、狼牙刺,枝条呈棕色,有锐刺。总状花序着生于老枝顶,花疏生而下弯,每枝约12至20朵,呈白色或蓝白色,花期3至5个月。远近高低起伏的山坡上,乱石中,到处都开满了这种蓝白色的花朵,把整个盛湾镇的山峰装扮得格外美丽。

    忽然间,脑海中浮现了家乡唐河梨花、油菜花、桃花盛开时的情景。闭上眼,想起年少时的美好时光,想起当年的憧憬、浪漫、欢乐和苦闷,一切都在我心中盘桓,挥之不去。当年那些灿烂的笑容呢?当年那些油菜花地里的奔跑呢?当年月夜牵手听蛙鸣虫叫的那个人呢?

    那烟雾,是割舍不断的亲情

    终于到渔关村了。

    这是渔关村一个“鞋”状形的小山,新插的大片竹子嫩芽初露。

    落成两年的“南阳民俗馆”坐落于“鞋”的顶部,再往下是“中国作家创作基地”以及宾馆、停车场。“鞋”的周围是低凹的山坡,南水北调正式通水后,这些低凹的山坡将被水淹没至“鞋”的腰间。

    山间一片安静祥和,只有山坡的坟头上断断续续地传来鞭炮声,能看见烟雾缭绕。我感叹,应该是搬迁到唐河的移民清明回来给祖坟烧纸吧。算了算,从唐河渔关村再到淅川渔关老村来回应有320公里的路程,他们搭三轮,坐班车,又坐牛车,得把所有的交通工具用上,为的是回坟头添几锨土,放一挂炮,烧几张火纸,因为他们知道,很快这些埋葬祖先骨肉的坟头即将消失。

    渔关静静地,什么话也不说。

    那些洞,遥想起亿万年前的山崩地裂

    在这个“鞋”形小山的半山腰,有着一个又一个交叉相错深浅不一的山洞,有着与洞壁相连接的恐龙蛋化石和那些在石缝中生长出来的树枝。

    这时,似有乌云飘过,遮住了阳光,有风吹动,山间的林木发出轻微的响声。

    我想象着,数亿年前,这里可能是一片汪洋深海,或是一片茂密丛林。这些巨型动物在属于它们的家园自由自在地活着。在某个夜晚或白天,在地下岩层运动了亿万年的地壳发生裂变,山崩地裂的海啸发生了。这些巨型动物连同它们产下的蛋被掩埋了。深海中崛起了山峰,它们被镶嵌在某个岩浆溶成的石块中……

    数亿年前,那是个什么概念?

    遥想着那些壮观的场景,我在想:此刻,站在洞穴前的我,生命还剩下多少天呢?也许,不过二三十年罢了,不过数千天罢了。真是人生苦短,转瞬即逝。时间就如那河水,你想阻拦,却总是阻拦不住。每个人只是大气中的一粒尘埃罢了。

    那个夜晚,让我醉意朦胧

    记忆中,那个夜晚,也许有月亮,也许没有月亮,因为我有些醉意朦胧。

    当夜幕降临的时候,整个渔关村被一种神秘的氛围萦绕着,错落有致的是夜色中山的轮廓和茂密的树木。向上望去,暗蓝色的天空更给群山增添了无穷的魅力。山腰间的灯光若明若暗,偶尔有鸟儿的叫声。

    我醉意朦胧,望着夜色中围绕渔关村的大山,自己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我也许在想,城市的繁华怎能和渔关相比?我也许在想,这里真是一片养生的福地?我也许在想,前些年我去过的虫蚜村,那里的山水和这里相比,究竟谁更美?

    我也许在想,在这里能住上几年,那才叫福气?

    虽然我知道,所有的一切只是个美梦,但我很愿意停留在梦中。

    那一夜,我醉意朦胧;那一夜,我想的什么,却是什么也不记得了。④6

全国数字报联盟
人民日报
人民日报海外版
市场报
健康时报
京华时报
国际金融报
江南时报
中国经济周刊
北京日报
北京晚报
京郊日报
北京晨报
北京娱乐信报
北京商报
竞报
首都建设报
中国交通报
北京现代商报
健康报
中国质量报
中国电子报
华夏时报
中国体育报
篮球报
中国足球报
体育新报
经济日报
中国工商报
中国教育报
山西日报
山西晚报
山西农民报
三晋都市报
山西经济报
山西法制报
山西市场导报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