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版:中原风 上一版  下一版  
这一世为诗而来
基层科学家的精神丰碑
影像 宁静的海
65载,书香溢中原
山中,有一个叫渔关的地方
关于英雄的崭新含义

这一世为诗而来

在线荐稿记者博客联系记者

    □苏菡玲

    一只紫色的蝴蝶的影子,低低地贴着水面,逆风而飞,飞向彼岸。蝶翅轻拂着长梦,渐行渐冷。

    周梦蝶走了,以诗为筏,在这个有情世界里苦苦修行了94度春秋,于2014年5月的第一天,弃筏登岸。

    导演陈传兴为周梦蝶拍摄的电影《化城再来人》,是对周梦蝶一生为人为文最完美的诠释。诗人手中这串又甜又涩的念珠,从南阳数到台北,从淅川县老家数到武昌街旧书摊前,一粒,一粒,又一粒……慈母养大他撒手而去,和妻子结婚后只说过三句话就流落台湾,患病的儿子死在自己的怀里……这愁苦的一生,被陈传兴浓缩在近三个小时的影像里,像一壶沏得刚刚好的茶,增一分太苦,减一分太淡。静静地坐在剧外,看诗人的一生:青衣长袍,瘦骨嶙峋。早睡早起,早出早归。冷粥,破砚,晴窗。运腕研墨,素笺落笔。绿窗小坐,品茗赏花。忙人之所闲而闲人之所忙……一个禅者的行住坐卧,一个观察者对被观察者深深地懂得,让人不得不慨叹,这世间没有偶发事件,一切都是最佳的安排。

    化城一词,出自《法华经》:师父带领弟子前去求法,道路阻且长,弟子疲惫,师父就幻化出一个城郭,让弟子们休息,养足精神后,师父再让城郭消失,继续赶路。陈传兴的意思很明白,如果这个物质世界是一个化城,周梦蝶就是一个带着清醒的意识回来度化众生的人。写诗,读书,反刍痛苦,反观内照,以诗意的美好,征服生命的悲哀。以决绝的孤独,丰富生命的存在。

    关于死亡的意象,周梦蝶的诗里很多,他在《消息》里这样写道:“昨夜,我又梦见我死了/而且幽幽地哭泣着,思量着/怕再也难得活了/然而,当我勾下头/想一看我的尸体有没有败坏时/却发现:我是一丛红菊花/在死亡的灰烬里燃烧着十字。”《行者日记》里这样说:“天黑了,死亡斟给我一杯葡萄酒/我在峨默(波斯诗人)疯狂而清醒的瞳孔里/照见永恒,照见永恒背后我的名姓。”学佛参禅,终究是为了了脱生死。而那个不生不灭,不垢不净的所有,就是永恒背后我们的本源。在诗人的眼里,死亡即是新生,终点也是起点,所以最重要的,是在路上。卡夫卡说,生命的意义,在于它会死亡。死亡警醒我们,珍惜路上的时光。

    轮回是佛家一个重要的理念,也是周梦蝶诗里经常出现的主题:“这条路好短,而又好长啊/我已不止一次地/走了不知多少千千万万年了……这条路是一串/永远数不完的又甜又涩的念珠”(《在路上》)。

    曾经,周梦蝶一首诗写了40年,最初是一个绝好的题目。他说,题目真好,我搬不动,只有拼命读书,积蓄力量。这首诗就是《好雪,片片不落别处》:“生于冷养于冷壮于冷而冷于冷的/山有多高,月就有多小/云有多重,愁就有多深/而夕阳,夕阳只有一寸/有金色臂在你臂上扶持你/有如意足在你足下导引你/憔悴的行人啊/合起盂与钵吧/且向风之外,幡之外/认取你的脚印吧!”这首诗正是诗人心路历程的最好写照。在这冰冷的世间,一个孤独的灵魂要经过多少磨难、哀愁、绝望、寂寞,才能够明白,自己从来都不是孤独的,一直有金色臂的扶持,如意足的导引,只是我们在恐惧中遗忘了自己的初衷。行到风之外幡之外水穷之处,蓦然回首,却发现这长长的无始无终的旅程,只为了刹那间认取自己的脚印。而生命中所有的愁苦、怨恨、悲伤、恐惧,都是为你而来的片片好雪,来成就你小小的、深深浅浅的脚印。

    曾经有人问周梦蝶,你这样弱不禁风,贫无立锥之地,一片树叶落下来都怕打到头上,为什么不出家呢?诗人没有回答。不回答就是最好的回答。

    这世间的相知,就是世尊指间的曼陀罗花,照亮迦叶尊者的微笑。一个能够和自己相处得很好的人,一个把家安在自己内心的人,还存在什么出家与在家的困惑呢!正如诗人在《我选择》里所写:“我选择江欲其怒,涧欲其清,路欲其直/人欲其好德如好色/我选择无事一念不生,有事一心不乱/我选择迅雷不及掩耳/我选择最后一人成究竟觉。”

    感谢世间还有这只紫蝴蝶,让我们的生命不至于太过贫瘠。④6

全国数字报联盟
人民日报
人民日报海外版
市场报
健康时报
京华时报
国际金融报
江南时报
中国经济周刊
北京日报
北京晚报
京郊日报
北京晨报
北京娱乐信报
北京商报
竞报
首都建设报
中国交通报
北京现代商报
健康报
中国质量报
中国电子报
华夏时报
中国体育报
篮球报
中国足球报
体育新报
经济日报
中国工商报
中国教育报
山西日报
山西晚报
山西农民报
三晋都市报
山西经济报
山西法制报
山西市场导报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