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版:中原风 上一版  下一版  
话说李天岑的“新白话小说”
生命的河流
梅雪争春
花、树和青苔
绿竹与年一同新
腊月(外一首)

履迹
花、树和青苔

在线荐稿记者博客联系记者

  

  □陆 梅

  在瑞丽中缅边界的桥岸边看到一棵凤凰花树,高大繁盛,花朵烁烁。你一抬头,就撞见了一树红花。大朵大朵的醒目着,如火如荼。风吹过,啪啦,便有朵花从高空里坠落。地上尽是硕大花朵和鸟羽一样的花瓣。也无人捡拾无人在意。喜欢花的女子,弯腰捡起一朵,再一朵,满心喜悦。人在树下,也有了花一样的神情。低首微笑,朴素温柔。

  大巴在老滇缅公路上行驶时,还看到路两旁一树一树开得热烈的扶桑花。红的惊艳,粉的嫣然,白得晃眼。也是大朵大朵,一点也不低调矜持。此地的花和树,和生长在这里的傣族、景颇族女子一样,皆盛装裸足,热情烂漫。在莫里热带雨林看到的三角梅,也不似别处的规整有序,尽一切可能地高攀到直插云霄的竹梢上,不管不顾,大胆热烈。

  比之花,更耐看的是树。我喜欢仰望树的天空。站在一棵棵高大繁盛的树下,我总是情不自禁地仰头、仰头、再仰头。天空在繁密的枝叶间漏将下来,树影婆娑。一盏一盏的金色小灯砸进眼里,瞬间眩晕。这是在夏天。秋天又不同。北方的秋天,天空高远,空旷寂寥,这时候你抬头,透过杨树、枫树、槐树、核桃树……疏朗峻拔、秋意浸染的枝桠,任何角度,你看到的都是一幅绝美的画。再也没有比这更辽阔、纯净和静谧的天空了!第一次,我伫立在树下发呆、出神,一声不吭仰望天空和流云。那些流云就是天上的帆船,载着你在空中翱翔。

  我还喜欢密林间长满青苔的石头。在雨林里看到一块不规整的顽石,佛一样静卧着,一动不动。若仅仅只是一块什么都不长的干枯石头——城市里多的是这样的石头,高价买来,雕成山水或是动物的模样,在我看来了无生趣。可是在雨林里却不同。温润潮湿的热带雨林,连石头也是有生命的。呼应着高大的绿树、缠结的藤蔓、羊齿植物和灌木丛,林间大大小小的石头上,覆满了翠绿青苔,浓密厚实。你用手去碰它,轻轻触摸,一阵酥痒的喜悦。

  脑海里翻出我和青苔相逢的美好时刻。一次在川藏高原的山林间,我邂逅了大片大片长在泥地上、倒木上和玛尼堆上的青苔。我俯下身,将脸轻轻地靠向它们。漫生在青白石块垒成的玛尼堆上的翠绿青苔,仿佛是我的旧友,甚或是丢失了的童年的自己——那一刻,我在雾霭密布的森林里把它们找回来了!它们是那样清洁、孤傲,恣意生长着,远离喧嚷……

  又一次,在庐山植物园看到陈寅恪墓。一般游客不知陈寅恪,也甚少来拜谒,幸而获得一份清静。陈寅恪是江西修水人,墓地选在这里,和一山的草木结邻,甚是合宜。墓地简素得只三块形状各异的石头。一块大石上刻着他写给王国维的名言:“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这令我想起湘西凤凰的沈从文墓。也是安于喧嚷市声外的山脚僻静处。墓地一块大石头,正面刻着沈从文手迹:“照我思索,能理解我;照我思索,可认识人。”背面是其姨妹张充和手书撰联:“不折不从,星斗其文;亦慈亦让,赤子其人。”

  比之沈从文墓的清幽静谧,虫声寂寂,总觉得陈寅恪墓少了点什么。少了什么呢,一时懵懂。及至步出墓地,看到小径空阔处的两棵老水杉,顶天立地,隐天蔽日——这才豁然!陈寅恪墓地的三块石头太单调了,不见葱茏的大树。眼前这两棵水杉相依而立,里侧的一棵树干上绿绿地覆满青苔,像是一件滴翠的绿绒衣,真真清宁安好。

  植物亦如人,也是有灵魂的。若持一颗朴素静美的心,你能感受到它身上的诸多美德,比如沉默,比如荫庇,比如岁月荣枯,比如汪曾祺笔下“莲花池外少行人,野店苔痕一寸深”的怅然!6

全国数字报联盟
人民日报
人民日报海外版
市场报
健康时报
京华时报
国际金融报
江南时报
中国经济周刊
北京日报
北京晚报
京郊日报
北京晨报
北京娱乐信报
北京商报
竞报
首都建设报
中国交通报
北京现代商报
健康报
中国质量报
中国电子报
华夏时报
中国体育报
篮球报
中国足球报
体育新报
经济日报
中国工商报
中国教育报
山西日报
山西晚报
山西农民报
三晋都市报
山西经济报
山西法制报
山西市场导报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