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版:成才与家教
上一版  下一版  
 
让“工读学校”发挥更大作用
为升学率
赶走“差生”
是滥用“教育权”
“如厕先背诗”
的教育当休矣
一堂特殊的教育课
给孩子孝敬的机会
儿子与标本
2010年11月3日 星期查看旧版(2007年10月15号以前)

让“工读学校”发挥更大作用

在线荐稿记者博客联系记者

  □本报记者 屈 芳  冯 芸

  策划人语

  作为教育转化“问题学生”、矫治未成年人严重不良行为的专门学校,工读学校在义务教育中扮演着特殊角色,其地位不可或缺。可是,虽然工读学校的教育对象和教育管理模式已发生了重大变化,囿于社会与家长的一些根深蒂固的“成见”,工读学校仍然面临着诸如“招生难”、校外延伸教育欠缺等一些发展中的困惑,其社会地位与功用未能充分体现出来。

  而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社会现象是,近些年,由单亲家庭、留守家庭、网瘾、独生子女、流动人员子女等引发的中小学生教育问题越来越突出。教育的发展、家庭的未来、社会的和谐,都要求我们更加重视工读教育这一特殊领域,让“工读学校”发挥出更大作用。

  消除“偏见”——

  这里不是“打架大王集中营”

  位于省会高新技术开发区的郑州市第九十九中学不太好找。听说省报记者来采访,校长夏启超热情地迎了出来,并戏称,自己“是一个不太有机会和记者打交道的校长”。

  确实,在公众的关注视野中,第九十九中出现的频率比较低。只有行内人才知道,这所中学其实就是原来的郑州市工读学校,是河南省第一家工读学校,也是省内仅有的两所公办工读学校之一。

  改名为第九十九中,源于工读教育理念的转变和生源方面的实际考虑。夏校长告诉记者,原来“工读”的概念是“半工半读”,带有强制性质;接收的学生打架斗殴等暴力行为的比较多,因此有人称工读学校是“打架大王集中营”。“现在则发生了重大变化。首先,现在的工读学校已成为义务教育阶段教育转化‘问题学生’的专门学校,且来校实行三自愿原则:学校、家长、孩子都同意了才能来,来了学籍仍保留在原校,不良行为矫治好了随时可回去;

  “其次,没了‘工’这块内容,学校和普校没什么区别,就是实行寄宿制,管理更严格;

  “第三,生源也发生了很大变化,像网瘾、逃学、旷课等一般不良行为和心理偏常的孩子也到学校来矫治。总之,工读学校已越来越人性化,早已不是什么‘打架大王集中营’了。”夏校长说。

  为了摆脱社会上对工读学校的种种成见,争取更多家长和学生的认可,郑州市工读学校前年正式更名为市第九十九中学。而我省在洛阳的另一所工读学校也已更名为“旭升中学”;在外省,各地的工读学校基于类似理由都已纷纷改名。

  但令夏校长等工读学校校长忧虑的是,改名后的生源并没有太大起色——现在第九十九中的学生不足100人。“问题的关键在于,生源少并不意味着社会上的‘问题少年’少了,相反,这几年,未成年人的违法犯罪率是呈上升趋势。”夏校长说。

  那些“问题少年”都去哪儿了呢?据夏校长分析,有的仍留在原来的普校,有的则已流落社会——“真正到我们学校矫治的可能只有一少半人。”

  这是一个令人吃惊的比例,而夏校长认为,其中症结仍在于社会的偏见与家长的疑虑——“有些家长对工读学校还抱着老看法,总害怕孩子到这里了更学不好;另一些家长则出于爱面子的想法,羞于让孩子上工读学校。有些孩子在原校问题比较严重,家长不得已送过来,但也只是先上着,联系好新学校就把孩子转走了。”

  生源少而流动性大,使得工读学校的社会作用难以得到充分发挥。而据第九十九中的调查显示,那些被匆忙转走的孩子到新学校后容易“旧病复发”,再次被送来;那些出于家长意愿硬留在原校的问题孩子,因为“病根”不能有效解决,遭遇学习成绩、心理、行为上的多重困扰,有的长期学习垫底失去自信;有的用逃学、旷课、泡网吧等逃避现实。从这一点看,家长的所谓“爱”和“面子”反而害了孩子。

  用“心”感化——

  即使父母放弃了,

  还有老师的爱与责任

  那些被父母送来的“问题学生”,有的背负着父母的殷切希望,有的则已让“恨铁不成钢”的父母“无能为力”了。一些父母甚至采取了逃避、放弃的态度。在郑州市第九十九中学,老师们有时会听到当父母的这样“请求”:“我能不能这星期不接孩子走啊?”或:“我能不能把孩子在这儿放上一个学期?”

  确实,其中有的是具有严重不良行为的孩子。初一或初二送过来,正值成长的敏感时期,仅靠初中段的工读教育,矫治好他们不容易。但对于这些老师们来说,即使父母放弃了,他们也不能放弃,因为在他们身上,有老师的爱与责任。

  陈晶是其中一位年纪不大的“老教师”。在她看来,“如果没有一颗爱孩子的心,就不能胜任工读学校老师的工作。”“而只有真正走进孩子的世界,理解他们,才能真正去爱他们,帮助他们转化、矫治。”

  怎样用心感化孩子,让他们感受到老师和学校的温暖,从而愿意配合矫治?陈晶说,一个小的细节是,每晚检查寝室的老师都会像妈妈一样挨个问孩子们:“今晚洗脚了吗?”至于学习上,他们学校采取的方法是,在普校教材的基础上适当的“减缓坡度、降低难度,分层次教学”,让那些来自普校的差生在这儿也能听得懂、坐得住;成绩稍好的孩子则能得到提高的机会,不耽误他们将来考高中。

  她的同事、心理学老师鲁泉对此有相同的感受。他说自己在学校做了个统计,结果发现,有80%的孩子都来自单亲家庭或类似单亲的家庭——“每一个问题孩子的背后其实都有一个问题家庭。这些孩子缺乏家庭的温暖,更需要被关爱;而他们身上的问题,家庭、社会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身为班主任的鲁泉至今记得学生代强的故事。代强在父母离异后跟着母亲,母亲后来重组了家庭,忙于做生意,继父与代强的关系则一直不好。也许是长期被忽视,就在代强初二开学后转到鲁泉班上不久,他做出了一个惊人举动:将家里所有值点钱的东西都卖了,怀揣卖得的几千块钱,离家出走。直至三个多月后,鲁泉和其父母才在一个黑网吧里找到了代强。

  “当时的代强满头黑灰,因为长期打游戏不动,大腿内侧都烂了。”鲁老师回忆:“他的父母一看就对我说,你把这孩子带走吧。这孩子我们不要了。”

  鲁老师把代强带到了澡堂。没人愿意给这个肮脏的孩子搓背,鲁老师给搓;之后,他将孩子带回了学校。此后,只要周末他不走,他就会带代强出去转转,给他买点吃的,和他谈谈心。代强虽然很少说话,但再也没逃过学。

  刚从普校过来的初二孩子王鑫在工读学校找回了自信。他说,在普校,自己学习成绩不好,越不好越不想写作业,父母气得总是对他“混合双打”,老师也总是把他叫去训话。来到新学校后,学习难度降低了,能跟上了;作业量也少了,现在,他每天都能完成作业。“更重要的是这儿的老师好,不歧视我们。”王鑫说,他想好了,将来要上职校,当一名厨师。

  发展之“惑”——

  “留白”的校外延伸教育如何补

  令鲁泉痛心的是,代强的故事并没有一个完美的结局。那年寒假,代强被父母允许回了家,就在开学前夕再度离家出走,至今,鲁泉再没有他的信息。

  代强的事让鲁泉感到了身为老师的无奈。“在工读学校,放假对老师来讲是个考验,因为对这些孩子的矫治、转化时间毕竟有限,有时一出校门,这些孩子就‘不当家了’,故态复萌。”

  怎么阻止这些年少冲动、克制力差的孩子不“故态复萌”?夏校长认为,仅靠学校一己之力不行,还要家庭的全力配合。而一个现实情况是,这些问题孩子的家长很多并没有科学正确的教育方法。因此,“家长学校”对工读学校的家长来说似乎更具意义。但囿于家长观念、时间、投入等种种限制,夏校长筹建多时的家长学校至今未能建起来。

  另一个令人忧虑的现象是,一些孩子看似转化取得了成果,但在上高中或职高后,也会故态复萌。对此,夏校长告诉记者,这正是他们工读学校发展遭遇的一个主要困惑:

  “孩子大多初一、初二时送过来,初三毕业前回原校,仅靠一两年的时间矫治他们,很多都无法去除‘病根’。 因为初中学生生理、心理发育均不成熟,特别是这些有不良行为的孩子,他们往往心理脆弱、意志薄弱。工读学校的强化管理及法纪教育,暂时可以扼制住这些孩子不良行为的发展,但是对他们不良行为的矫治则需要较长的时间。即使矫治后,也需要有较长一段巩固期,要真正完成对他们的矫治,基本上只有在接近成年以后。”

  在这种情况下,这些孩子到一个新的环境,就难免出现“反复”。从矫治他们不良行为的需要上来说,许多业内人士建议,工读教育应延伸到高中,或开办工读类的职业高中,让这些孩子在相对平稳的环境内学到一技之长,将来走向社会后成为一名身心健康的劳动者。

  此外,工读学校对普校的保障和帮教作用也没有很好体现出来。夏校长认为,普校和工读学校间应开展更为频繁、广泛的交流,共同筑起预防未成年人犯罪的防线。而诸如工读学校对问题孩子的教育、转化经验等,对普校的班主任来讲,也应具有非常实用的启迪意义。⑤6

下一篇  
全国数字报联盟
人民日报
人民日报海外版
市场报
健康时报
京华时报
国际金融报
江南时报
中国经济周刊
北京日报
北京晚报
京郊日报
北京晨报
北京娱乐信报
北京商报
竞报
首都建设报
中国交通报
北京现代商报
健康报
中国质量报
中国电子报
华夏时报
中国体育报
篮球报
中国足球报
体育新报
经济日报
中国工商报
中国教育报
山西日报
山西晚报
山西农民报
三晋都市报
山西经济报
山西法制报
山西市场导报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