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版:舆论关注
上一版  下一版  
 
解决“看病难”迫切需要加快和深化改革
招标公告
国有股权转让公告
关于G107新乡段大修施工断行的公告
“五不法”治疗股骨头坏死病
拍卖公告
2010年5月26日 星期查看旧版(2007年10月15号以前)

解决“看病难”迫切需要加快和深化改革
——关于“看病难现象面面观”系列报道的后续思考(上)

在线荐稿记者博客联系记者

  郑州某医院交费处。   挂号、交费、取药,排队的时间远远超过就医的时间。   医护人员繁忙,患者带病自助。

  

  □本报记者 张光辉 任毅真 王大庆

  3月下旬至4月中旬,本报群众工作部与《大河健康报》联动,同步刊发了“看病难现象面面观”系列报道。在陆续见诸报端的6篇报道中,我们着重从身边客观存在的事实出发,对这一群众多年来反映强烈的问题作了一些剖析。在采访中,我们深深感到,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有效缓解或彻底解决“看病难”问题,需要我们大力借鉴其他领域的改革经验,进一步解放思想,鼓起更大勇气,迈出更大步伐,勇于打破条条框框的束缚,勇于突破长期形成的某些禁区,从而把医药卫生体制改革不断引向深入。以下,我们从政府投入、投融资体系、医疗卫生资源布局、分级医疗体系、公立医院改革等层面,对这一问题再进行一些粗浅的思考与探讨。

  思考之一:有感于卫生部长的疑问,政府加大对卫生事业的投入能否成为扩内需的重点?

  ●政府投入不足是公立医院淡出公益性的重要原因 

  ●把有限的财力用在刀刃上,坚持保基本、强基层 

  ●政府投入加大了,将带动更多社会资本投入卫生事业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医疗卫生事业取得的成就是毋庸置疑的。世界卫生组织曾称赞我国“用最低廉的成本保护了世界上最多人口的健康”。然而,政府对医疗卫生事业的投入不足又是一个多年来存在的客观事实,以郑州市一家大型综合性医院为例,政府每年给的钱“只够给职工发一个月的工资、奖金”。从全国范围看,自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以来,政府投入占医院收入的比重一直不断下降。2009年前后,政府投入平均只占医院经常性开支的7%,远不及与我国发展水平相近的泰国、墨西哥等国家和地区。

  总体上看,政府投入明显不足,具体到大小医院之间、城乡医院之间又很不均衡。省级大医院盖门诊楼,政府一出手就是几千万元,而一家县区级医院一年只能拿到10万元,而政府对很多乡镇卫生机构根本就没有任何投入。

  政府投入不足,可以说是“非营利性机构”的公立医院日益淡出公益化,不得不走向市场去“创收”的一个重要原因。据中国新闻网报道,2009年,卫生部原党组书记高强在《求是》杂志上撰文指出:“(医院)人员工资、设备购置、基本建设和运行经费等都要靠医疗服务收费来解决。这种创收机制导致医疗服务不规范、追求经济效益,引发医患关系紧张。”加之部分医院管理比较粗放,一些医护人员缺乏道德自律,种种医疗乱象由此而生,群众看病难、看病贵也就不奇怪了。近日,据中央电视台《质量报告》栏目报道,“抗癌药”芦笋片每瓶价格:出厂价15.5元,药商批发价30~40元,医院进价136元,而病者从医院购价是213元,利润竟然高达1300%! 

  对公立医院的投入不足仅仅是政府对整个医疗卫生事业投入不足的一个缩影。医疗消费市场潜力巨大,全国13亿人,我省近1亿人,人人都会生病,看病都要花钱。从这个角度看,加大政府投入力度,于国于民,利莫大焉。据人民网报道,卫生部部长陈竺说:“卫生事业是对一个国家未来的最重要的战略投资”,“基本医疗保障制度实际上是社会安全网的核心所在,要拉动内需,必须建立这个安全网”,“卫生事业可以创造巨大的经济发展前景和就业机会”。在今年全国“两会”上,陈竺发出了疑问:“应对金融危机,我们的地方政府,几千亿、上万亿的投资,是很能下决心的。但是在民生方面,特别是医疗方面,为什么就这么困难呢?”

  站在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的高度,这一点就看得更为清晰。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政府的主要职责就是保障人民群众的基本需求、保障公共利益。加大对卫生事业的投入,让老百姓少得病、病了有保障、治病少花钱、能够治好病,是真正的以人为本,关注民生。2009年3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公布了《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明确提出“确立政府在提供公共卫生和基本医疗服务中的主导地位”,“逐步提高政府卫生投入占卫生总费用的比重”。

  最近,我们从有关方面得到信息,河南省将进一步转变政府职能,切实提高公共服务水平,加快健全覆盖全民的基本公共服务体系,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在社会事业特别是涉及基本民生方面,包括就业、社保、教育、文化、医药卫生等,政府都要建立健全保障人民基本需求的制度,提供基本公共服务。可以预期,政府的投入力度加大了,将会有力地引导、带动更多的社会资本进入医疗卫生领域。

  “看病难”突出表现在普通市民看病难、农民群众看病难,这与城乡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薄弱密切相关。市民得了头疼脑热之类的常见病,也往省人民医院、郑大一附院这样的大医院跑,因为身边没有完善的社区医疗服务;郊区农民一生病就往城里跑,因为乡镇卫生院没有好大夫好设备。如此,大医院怎会不人满为患,看病成本怎能不大大增加呢?

  不同地区,经济状况各不相同,政府的有限财力应向哪里倾斜呢?如果我们把有限的资金用在刀刃上,坚持保基本、强基层,加快农村和城市社区卫生服务体系建设,提高硬件水平,稳定医疗卫生队伍,使医改真正深入城乡社区,惠及广大人民群众,“看病难”问题也就不难化解在基层了。

  我们已欣喜地看到,各级政府已经充分认识到加大医疗卫生投入,尤其是加大对城乡基层卫生投入的紧迫性和重要性。今年,郑州市提出,加强农村三级医疗卫生服务网络建设,新建796所标准化村卫生所,全面完成每个行政村拥有一所标准化村卫生所的建设任务;加强农村卫生人才队伍建设,免费培训1716名乡村医生。同时,在城市进一步扩大“片医负责制”覆盖面,优化考核评价机制,形成郑州特色的社区卫生服务模式;新增片医负责制单位23个,服务人口达到280万人,等等。这些措施不失为明智之举。

  思考之二:建立“投资主体多元化、投资体制多样化的办医体制”能否快些、再快些?

  ●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力度能否再大些、发展能否更快些

  ●民营医疗机构在品牌塑造等方面还有很远的路要走

  ●公立医院也不妨探索国有控股,实现投融资体系多元化

  

  说到医药卫生体制改革,我们一直有这样一个疑问: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国医疗卫生体制的改革和其他领域相比,力度和步子是大了还是小了?如果小了,面对这样一个关乎亿万人民的重大民生问题,这一改革能否像交通、教育、住房等其他热点领域一样,改革的力度再大一些,发展的步子再快一些呢?只有这样,才能尽快实现国家提出的建设一个“投资主体多元化、投资体制多样化的办医体制”的目标。

  如果说政府对卫生事业的投入不足,那么“政策的投入”够不够呢?改革开放30多年的实践证明,哪个领域的改革力度大,起步早,哪个领域就受益早、发展快。反之,亦然。国家关于发展卫生事业的优惠政策和其他领域相比,够不够?多不多?如果说不够的话,再加上政府财力投入不够,我国卫生事业真是双不足了。

  让我们从发展速度上拿民办教育与民营医院作一简要对比。近年来,蓬勃发展的民办教育已成为郑州市乃至全省教育事业发展新的增长点。据省教育厅公布的数据,2009年,全省各级各类民办学校达7034所,比上年增加885所;在校生总数达270.52万人,比上年增加31.44万人,增长13.15%。到2008年年初,仅郑州市各级各类民办学校(教育机构)已达1292所,在校生48万人,总资产64亿元。

  再看民营医院。据省卫生厅调查,截至2008年年底,全省民营医院约有300所。不仅仅是数量上有限,从规模上看,目前为止还没有出现一所得到社会广泛认同的大型综合性民办医院。显然,我省和郑州市的民营医院发展只能说是处于起步阶段,尚未形成对医疗资源真正的重要补充,更远未发挥其“鲶鱼效应”,难以对以政府为后盾的公立医院构成有力的竞争,而市场竞争的不充分又制约了整个医疗卫生领域的改革发展。

  原因何在?记者注意到,早在2004年,省政府就批转省卫生厅关于促进民营医院发展的意见提出,“鼓励部分城市公立医院改制为民营医院,鼓励社会资本到医疗资源相对薄弱的地区兴办民营医院。”并规定,民营医院在申请医保定点资格、人才引进、技术职称评定、医疗技术准入、科研立项等方面与公立医院享受同等待遇。在时间表上,这些几乎与促进民办教育发展的措施同步推出,可是,为什么民营医院的发展现状较为滞后呢?也许与医疗卫生事业的特殊性有关,比如市场门槛相对较高,投资风险相对较大等。

  从《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对促进非公立医疗卫生机构发展的相应表述中还可以看出,在国家政策层面,对非公立医疗卫生机构的态度是积极的,如“积极促进非公立医疗卫生机构发展,形成投资主体多元化、投资方式多样化的办医体制。抓紧制定和完善有关政策法规,规范社会资本包括境外资本办医疗机构的准入条件,完善公平公正的行业管理政策”,等等。

  为了把这一“国家待遇”落到实处,地方政府能否出台一些更为具体的配套措施,使两者做到公平竞争、相互促进、共同发展呢?比如,通过加快改革开放步伐,放宽市场准入,降低市场门槛,调动社会资本投资医疗卫生领域的积极性,从事实上打破公立医疗机构的市场垄断地位;进一步加大对社会资本的扶持力度,对公立医院与民营医院做到一视同仁,民资可建高档的综合性医院,也可建普通的特色专科医院。

  另一方面,国家财力再雄厚,也不能事事都包了。据悉,我省已提出要科学界定政府与市场的职责,合理区分“基本”和“非基本”。政府主要保“基本”,非“基本”的交给社会和市场。这样做不仅可以为社会资本开辟更大的投资空间,利用社会资本加快社会事业发展,而且也有利于政府集中力量解决好最基本的民生问题。比如,30多年来,我国的国企改革“摸着石头过河”,由浅入深,不断推进,其中一个重点就是如何处理非公有制经济与公有制经济的关系问题。中共十五大报告明确提出,国有经济起主导作用,主要体现在控制力上。公立医院也不妨适当借鉴一下这一成功经验,探索如何建立国有控股、民间资本参股的混合所有制医院,实现投融资体系多元化,把竞争机制引入医疗卫生行业。4月19日,中国政府网播发消息称,我国将研究探索将部分公立医院转制为非公立医疗机构,这又向加快形成投资主体多元化的办医机制迈出了一大步。

  对我省和郑州市的不少民营医疗机构而言,在品牌塑造、规模扩张、规范管理、优质服务上还有很远的路要走。卫生行政主管部门如何加强对民营医疗机构的监管,健全优胜劣汰的市场退出机制,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当前,民营医院需要建立起一个良性的社会信任机制,从而解决自身管理比较粗放、投资者急功近利,以及普遍存在的过度医疗、小病大治等问题和现象,力求突破制约民营医疗机构发展的重要瓶颈,赢得社会公众的广泛认同。⑩1

  (本版图片摄影 本报记者 陈更生)

下一篇  
全国数字报联盟
人民日报
人民日报海外版
市场报
健康时报
京华时报
国际金融报
江南时报
中国经济周刊
北京日报
北京晚报
京郊日报
北京晨报
北京娱乐信报
北京商报
竞报
首都建设报
中国交通报
北京现代商报
健康报
中国质量报
中国电子报
华夏时报
中国体育报
篮球报
中国足球报
体育新报
经济日报
中国工商报
中国教育报
山西日报
山西晚报
山西农民报
三晋都市报
山西经济报
山西法制报
山西市场导报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