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版:特刊 上一版  下一版  
从栓死肿瘤到消融肿瘤

从栓死肿瘤到消融肿瘤
——河南省肿瘤医院介入科主任黎海亮谈肿瘤介入治疗

在线投稿记者博客联系记者

  黎主任在为患者看片子(通讯员 白冰 图)

  □记者 常辉 实习生 朱小旭

  

  提到“介入”,很多人首先会想到心脏放支架,殊不知,肿瘤介入治疗的发展还在心脏介入治疗之前。“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肿瘤介入治疗就开始进入中国,别说患者,医务工作者了解的都很少,随着介入治疗的效果凸显,才逐渐地开始进入老百姓的视野。”河南省肿瘤医院介入科主任黎海亮介绍说。

  由于恶性肿瘤的高发病率和高死亡率,直接带来了肿瘤治疗的快速发展,人们对肿瘤治疗的了解不再是老三样,手术、放疗、化疗,介入、核医学、生物等治疗手段也逐渐被人们认识,而其中疗效最明确、发展最迅速的,无疑是介入治疗。

  专/家/名/片/

  黎海亮 河南省肿瘤医院放射介入科主任 主任医师 硕士生导师

  中华医学会放射专业心胸组委员,中国抗癌协会介入专业委员会委员,河南省抗癌协会肿瘤影像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河南省介入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河南省微创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河南省医学会放射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河南省医师协会放射专业协会副会长。从医近30年来,长期专注于肿瘤的介入治疗和影像诊断,率先在河南省内开展了肿瘤的射频消融治疗、肿瘤微波消融治疗,放射性粒子植入治疗等肿瘤微创治疗技术。

  栓塞的发展:打击精准,多管齐下

  

  行业内的人说肿瘤的介入治疗有一个很简单的词,叫“栓”。黎海亮解释说,这是因为,最早的肿瘤介入治疗,就是单纯的栓塞。“把栓塞剂和化疗药物混到一块儿,打到肿瘤的血管里去,将给肿瘤提供营养的血管给堵死,提供营养和氧气的渠道没有了,肿瘤就会饿死、坏死,这个效果立竿见影。做完栓塞,再做影像学检查,就能看到肿瘤坏死的程度,这也是检验栓塞效果的一个重要指标。”他说。

  与正常细胞相比,肿瘤细胞既霸道又娇气,因为它们增殖快,所以它们对营养的需求更多,非常怕饿,怎么办?它们就像修路一样,会长出一些异常的血管,来运输更多的养分,而栓塞就是把这些路堵上,断了“粮草”,肿瘤细胞就会被饿死。

  “17年前,我们科室成立之初,介入就是单纯的栓塞,当时主要治疗肝癌,治疗效果已经比较理想,肿瘤完全坏死的能达到20%,大部分坏死的能达到80%,这对肝癌特别是不能手术的肝癌患者来说意义重大,肿瘤的‘病灶’大部分坏死,就意味着阻止、延缓了肿瘤的发展,延长了患者的生命。”黎海亮说。

  经过十年多的发展,肿瘤综合介入治疗迈上了一个一个的新台阶。说到这些进步,黎海亮如数家珍:“首先,是医疗器械的进步。大家都知道,血管是从粗到细的,过去用来打栓塞剂的导管比较粗,插不到位置,就好比我们可以看得到明确的打击目标,但武器的射程不够,对治疗效果会有一些影响。现在我们用的超选择导管(就是选择超过正常的血管的意思)很细,可以直接到达血管末端,从源头上将给肿瘤供应‘养料’的血管堵死,也减少正常组织的损伤。

  “其次,是材料的进步。我们以前用的栓塞剂是碘化油,因为它是液态的,流动性比较强,总会有很少的一部分弥散到正常组织当中,所以,用量少了栓不死肿瘤,用量大了容易出现副作用。现在,我们开始尝试一种固体栓塞剂,叫做栓塞微球,顾名思义,就是很微小的球体,我们甚至可以根据要栓塞的血管的粗细来选择微球的直径,这些微球不但可以携带化疗药物,还可以携带放疗的药物。所以,介入治疗不但更有的放矢,而且多管齐下,不但可以栓塞住肿瘤细胞的营养通道,还能靠放疗、化疗来杀死肿瘤细胞。”

  

  消融的发展:热消融、冷消融到电消融

  

  黎海亮说,最重要的进步,还是消融技术的应用。在2011年前后,消融技术广泛应用到肿瘤治疗中来。

  肿瘤细胞的“娇气”之处,不但表现为怕饿,还表现为怕热、怕冷。“正常细胞比肿瘤细胞耐热,我们用42℃的水倒在手上,皮肤可能觉得有点儿热,但不至于烫伤,表皮的细胞更不会被烫死,但肿瘤细胞就不一样,研究发现,肿瘤细胞在42℃就会凋亡,这就是热消融治疗肿瘤的原理。”黎海亮解释说。

  在肿瘤中插一根针,撑开以后有几个探头,就好像一个伞的伞架。每个探头都是一个热源,开始灼烧肿瘤。

  但是,热消融也有它的局限性,比如热源中心温度较高,外围温度较低,灼烧效果就会打折扣,而且比较疼,患者比较痛苦,这个情况在我们使用了全麻以后得到了改善。

  后来,又出现了冷消融,冷消融的原理就是冻死肿瘤细胞,冷冻的温度可以达到-20℃,从肿瘤中心向外一圈一圈冻上,我们可以想象一个越滚越大的冰球,最后把肿瘤冻死。冷消融的优点之一就是不疼,因为冷带给我们的是麻木,所以不会感到疼痛,因此冷消融也叫做“镇痛刀”。

  冷消融还有一个很大的优点,就是可以冻到肿瘤最外面的边界上而不损伤正常组织,热消融就像火焰,烧到一个地方,火焰和热浪会向外扩散到更远的地方,不好控制,但冷冻则不会,说冻到哪儿就是哪儿,随时可以戛然而止。

  现在,更新的电消融出现了,有些人可能听说过这个名字,叫“纳米刀”,并不是说我们的刀小到纳米级别,这种治疗其实是在肿瘤两边插两个电极,产生的电磁波可以在肿瘤细胞表面形成纳米级别的小孔,就像在气球表面扎个洞,被破坏的肿瘤细胞就会逐渐凋亡。

  

  科室的发展:根据临床的需要培养人才

  

  伴随着肿瘤介入技术的进步,河南省的肿瘤介入事业也经历了一个从弱到强、不断发展壮大的过程。河南省肿瘤医院介入科便是一个典型案例。

  谈到介入科的起步,黎海亮很是感慨:“介入刚起步的时候,别说患者不知道,医生也不会做。1994年,我们刚开始尝试做介入的时候,一月做了两个患者;1995年的时候,一周做一两个患者;2004年介入科成立的时候,每月治疗120个左右的患者,30张病床能住满;2015年我们全年治疗了4000多位患者,两个病区100张床位都不够用。这些慕名而来的患者,就是冲着介入治疗的效果来的。”

  在跟着黎海亮查房的过程中,记者见到了很多肝癌患者,病程最长的已经有17年了,听该患者说,他这几年断断续续做过几次介入治疗,这次刚做完,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做介入的住院时间比较短,一般7~10天就能出院,而且介入不像外科手术,外科手术一般很少有二次手术的机会,但介入可以做第二次、第三次,看患者的病情而定。”黎海亮说。

  “介入学发展得这么快,我们科室的发展不能慢下来,我要求每年都要增加新业务,比如我们逐步引进的热消融、冷消融,我们还开展了在CT引导下的介入治疗,比其他很多医院开展的B超引导介入治疗有视野更清晰的优点。考虑到患者的感受,我们还配备了麻醉机,在全麻的情况下做热消融,患者痛苦减轻了,治疗效果也更好了。我们所有的人才培训、学习,都是根据临床需要、患者需要,需要引进什么新的设备、新的治疗方法,然后派人去学习相关的技术,回来以后能很快在临床上应用,能马上服务到患者,这样的学习才有意义。”黎海亮说。

  科室除了每年开展本专业的新技术和新业务,使得业务水平与国际接轨以外,黎海亮主任同样也很重视科室人才的引进与培养,科室通过引进相关亚专业高层次人才,邀请国内外知名专家及医院临床各学科至该科交流学习以提升科室专业的发展和人才梯队建设。目前,黎海亮主任领导的介入科医师队伍组成4个临床科研专业学组,5年来不间断派出输送青年骨干医师到美国、韩国及北京、上海等知名医院进行研修、学习。近三年引进高层次人才3人、博士3人,与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美国南加州大学医学院、韩国峨山大学医院等国外知名医院建立了长期的合作关系并派人进行互访交流。

  在这种理念的倡导下,河南省肿瘤医院介入科的人才如雨后春笋般迅速成长起来,十年多一点的时间,已经在很多方面做到了国内领先。“以前出去开学术会都是听别人讲,自己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但现在我们做的中晚期肝癌合并静脉癌栓的介入治疗,我们做的空腔脏器肿瘤的介入治疗,等等,受到同行的认可,不但出去给别人讲,还有很多医院组织来我们科学习,我们也有了值得自豪的地方。”谈学科和技术的时候,黎海亮脸上一直带着学术人特有的认真表情,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露出了罕见的一抹笑容。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