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Ⅰ20版:河南副刊 上一版  下一版  
喝点酒吧
秋分吟
心头一念

    □晓阳

    月华如银,清风习凉。农家小院内,葡萄藤架下,无俗事劳心,无蚊虫叮吻。捧一杯香茗,细啜品尝;听一段音乐,舒缓入耳。躺椅摇摇,神游幻境,若有红袖添香,温润如玉,人生何等幸事!

    这,是热爱文学的傻小子,曾经最美好的畅想。为什么呢?只因年少轻狂,倜傥无羁,心田花开,灿若西施。

    她,乡村教师,眼神灵动,娇小可人。电话皆为奢侈的时光,联络情感,全靠书信。鸿雁托书,明月寄情,所思所感,傻小子诉诸笔端,没有寄出,没有送人,珍藏书橱,意结集出版,书名《爱人》。

    那时,文学日薄西山,不再炫耀。经济大潮汹涌澎湃,饮食男女,红尘滚滚,涤魄荡魂,流连忘返。但傻小子心如磐石,信念如山:文学至高无上。从稿纸到报纸,把手写变铅印,是其不懈的终极追求。诗歌、散文、小说,皆有涉猎。不停地写,不停地寄,毫不懈怠。

    直至一日,偶遇县城名家。语言不美,结构不对,积累不足,薄弱单调……针针见血,鞭鞭入肉,体无完肤,脸涨心惊。

    傻小子蒙了,蒙头大睡,两日不醒,不会写呀……

    家人着急,请医诊病,慌张无状。医生端诊良久,郁郁而走,临行留言:饿的病!母亲不提鸡蛋、面条,知其不喜,嘱托父亲割肉买米。米饭香喷咂舌,傻小子涕泗交流,不忍下口。父亲不解,颇为不屑,大米干饭盖肉罢了,至于装病!

    此后几年,傻小子不谈文学,直言饮酒。众朋皆喜,傻子不傻,接纳入伙。整日随朋四游,吆五喝六,推杯换盏,觥筹交错。不执牛耳,倒拽牛尾亦可,毕竟泯然众人矣,不再神经。

    七月八,摘新花,又到了棉花收购的季节。工作原因,下放农村,傻小子心有所怵。借用同事之言:兔子不拉屎之地,无娱乐项目可耍。其实不算偏远,距离乡镇七八里路程。只因骑车出行,晴日一身土,雨天一身泥,心怀不甘。

    那日,雨天无事,闲来生闷,徒步穿村而行。途经小学校,信步而入。琅琅书声,抑扬顿挫。踅身进办公室,与一女孩对目而视,颇有喜感。盛邀之下,推托再三,欣然入座。

    无烟无茶,一张笑脸,几声寒暄,打破僵局,进而投机。

    女孩喜欢文学,尤其好诗。不过,好与好之间,有时一纸之薄,有时相隔万重。她文笔稚嫩,尚欠火候。傻小子居高临下,难耐奉承,好为人师之病,勃然而起,不可遏制。

    傻小子滔滔不绝,蒙头盖脸,一倾而下:语言不美,结构不对,积累不足,薄弱单调……

    女孩蒙了,蒙是蒙了,只是状态有异:眼神迷离,面若桃花。

    傻小子浊气尽出,心满意足。

    故事就这样开始……

    离开乡村,到镇上教书,是女孩的梦想。

    傻小子的梦想是从笔开始。女孩的崇拜磨出了傻小子的锋芒。

    时光一逝永不回,往事只能回味……

    绵绵情意的词曲,似水年华的追忆,何尝不是思念?首唱之人早已远行,今人重提,怎一个念字了得!重重回忆,并非疼痛欲裂,难割难舍,而是若即若离,若痒若麻,像虫咬、似蜂叮、类蚁行……

    大师偈语:过去就过去吧。傻小子信了。

    后记:故事终有结局。那年冬季,尚未结冰,傻小子离别乡村。此后往返数次,诸多原因,不了了之。傻小子当年意气风发,趾高气扬,目空一切,天下皆属其归。廿年有余,细思量之,恐伤人心了。成长总需代价,伤情终归不好!是为记。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