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F03版:报道·聚焦 上一版  下一版  
通达股份董事长裸辞之谜

河南上市民企首现夫妻交接班
通达股份董事长裸辞之谜

在线投稿记者博客联系记者

    现董事长马红菊

    原董事长史万福

    □大河报·大河财立方记者唐朝金

    这个秋天,河南通达电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达股份)掌门人更替出现令人关注一幕。

    10月27日晚间,通达股份创始人史万福辞职,董事长一职交由共同创业32年的妻子马红菊接任。与此同时,其子史家宝也正式成为公司副董事长。

    中国上市公司的夫妻档模式,向来备受关注。如今通达股份董事长缘何突现夫妻交接班?已经走过32年的夫妻档公司治理模式,因何走向终结?10月28日,大河报·大河财立方记者赶赴偃师,对刚刚上任的马红菊进行了独家专访。

    “上市后老史已逐渐放权,实控人更迭不会影响公司稳定”

    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通达股份董事长史万福的转身,干净利落。

    10月27日晚间,通达股份发布公告称,史万福因个人原因辞去董事长、董事以及董事会下辖各专业委员会相应职务。辞职后,史万福将不再担任通达股份任何职务。

    史还不仅仅止于“裸辞”。一天之后,通达股份再发公告称,史万福自愿将所持有的公司股权对应的表决权及投票权全部委托给史梦晓行使,史梦晓同意接受该委托。

    史梦晓是他年仅25岁的女儿。

    随着史万福的“裸辞”,陪伴史万福创业32年的妻子马红菊,由副董事长一职接任董事长。

    “老史很早就想辞了,这次能够下决心,一是因为这几年精力不够充沛,二是时机足够成熟,可以放心把位置交给我们。他能够专心地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对于外界的疑惑,马红菊解释说,“这样,对大家都好。”

    这位新接任的掌门人,短发干练,言语直爽又不失幽默。她的另一个身份,是洛阳市女企业家协会的会长。

    “前几天老史刚刚报了个电子琴班,准备把自己当年的爱好重新拾起来。弹弹琴、会会老朋友,过修身养性的生活。”马红菊说,史万福早已把自己的生活安排好。

    在马红菊看来,这次高管更迭,不会影响通达股份的稳定性和企业经营。

    她说,2011年通达股份登陆深交所,成为洛阳首家民营上市公司之后,史万福已经逐渐开始淡出公司管理。

    “上市对老史来说是最大的夙愿,在完成上市之后,老史对公司的管理就开始逐渐放权,更多地参与到公司的外部事务当中。其实,公司这几年都是我和管理人团队在负责打理,沟通起来更顺畅,效率也更高。”马红菊说。

    10月30日,记者尝试联系史万福,但对方电话无人接听。

    “将来我的孩子要开夫妻店,我肯定不会支持”

    随着史万福的离开,一并结束的还有史万福与马红菊为通达股份创下的“夫妻店模式”,以及史万福、马红菊、曲洪普的“创业铁三角”。

    1987年,卖过冰棍、摆摊卖过五香粉的史万福夫妇决定和技术能手曲洪普一起创业,进入电缆行业。

    于是,在史万福和马红菊家的小作坊里,通达股份正式起步。

    “当时我们三个人的分工很明确:老史负责销售、曲总负责技术,我负责财务及后勤。”马红菊说。

    现在马红菊回忆起来,仍对史万福当初制定的销售方向感到钦佩。

    “老史在我们婚前也做过电线,当时做的是黑白电视机的排线,但回款不顺畅,呆账坏账较多。在做电线电缆之后,他把客户方向定在电业局和铁路系统上,这样的国有企业回款有保障,公司的现金流也会很充足。”马红菊表示。

    作为她本人,同样承受了极大压力。“创业初期,嗓子一哑就是一个月”。

    “每天早上5点起床,给工人们蒸一锅馍,再做饭炒菜,收拾完再去公司里干活。回家还要为孩子们洗衣服,基本上夜里12点前没有睡过觉。白天在工厂里噪声大,基本上全得靠喊,再加上劳累,嗓子一哑一个月,太正常了。”马红菊说。

    产品技术过硬、销售市场精准的通达股份很快打开销路,通达电缆的小作坊也正式走进历史。受益于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整个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以及农村电网改造的契机,找准方向并且回款顺畅的通达股份很快做大。在这个阶段,通达的“创业铁三角”合作愈发娴熟。

    2011年3月,通达股份正式登陆深交所。至此,通达股份开始竞逐资本市场。记者获悉,也正是从上市开始,夫妻之间的经营理念在某些地方开始出现不同意见。

    “老史是一个性格特别执着的人,对一件事认准之后必须做到底。我们能够上市,不是他的坚持肯定实现不了。但反过来说,执着的人往往对新事物领会的速度会慢,比如对资本市场的理解,他就没有我快和深入。”马红菊表示。

    随着10月27日史万福从通达股份董事长位置上辞职,通达股份的“夫妻店模式”正式终结。事实上,就在史万福辞职前一周,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和俞渝的互撕惊动了整个网络。不过相较于当当网的“沸沸扬扬”,通达股份的董事长换帅要平稳得多。

    对于夫妻店模式,马红菊表示:“如果将来我的孩子要开夫妻店,我肯定不会支持。因为夫妻店开起来,也就意味着工作和家庭将不分。这世界上又不存在思维完全重合的两个人,一旦在工作上有不同意见,分歧和情绪难免会带到家庭当中,影响夫妻两个人的感情。所以夫妻店到最后,肯定是有一个人要先离开。”

    “提前扶上马,23岁儿子接任副董事长”

    在10月27日史万福的辞职公告里,除了马红菊的接任之外,另一个引人注意的是史万福、马红菊的儿子史家宝正式就任副董事长。

    需要说明的是,此时23岁的史家宝进入公司尚不足一年。

    据马红菊介绍,做出这个决定,要归功于向河南另一家上市公司恒星科技学习。

    “我们跟恒星科技很近,他们的董事长谢晓博是我们看着长大的,特别是他也像史家宝一样在很小的年纪就进入恒星科技加以培养,8年下来,他的成长我们有目共睹。用大家的话说‘做哩通美哩’。这对我们有很大的借鉴意义。年轻人就应该有点压力,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只有把他放在那个位置,才会逼迫着他主动去学习,最终适应这个位置。这也是通达股份一贯的用人原则。”马红菊说。

    据马红菊介绍,史家宝毕业之后即进入通达股份,在没有任何职务的情况下,在不同的岗位进行轮岗,“我给他的要求是,在不同的车间和岗位上,都要提出目前存在的问题并想出解决办法”。

    在“老技术”曲洪普眼里,史家宝显然做得还不错。“他年龄虽然不大,但性格很沉稳,想事情比较全面,对待上级和员工都很友善。”

    这或许也是促使史万福“交棒”的另外一个原因。

    而在史万福和马红菊的计划里,对史家宝的培养绝不是“扶上马送一程”这么简单。

    “现在很多企业家都面临着二代接班的问题,我们的做法是提前扶上马,用十年的时间去培养他,帮助他深刻地了解企业和行业,也帮助他更快的成长成熟。”马红菊说。

    在马红菊眼里,这个喜欢足球、象棋,偶尔也会打游戏的孩子也有不足,“对政治经济学不够敏感”。不过,马红菊也说:“这都是年龄的问题,相信年龄到了,再加上我们的引导,到时候自然而然就好了。”

    “‘夫妻店’管理者更迭若能平稳过渡,是一件幸事”

    对于新角色,看起来马红菊要适应得多。

    “这几年虽然我没有在董事长位置上,但一直行使着董事长职责。”马红菊表示。

    而这种说法在通达股份的高管间得到佐证。马红菊对于下一步通达股份将走向何方已了然于胸。

    “人还是这帮人,干的活儿还是这些活,所以对通达股份来说,变化可能就是决策的效率会更高,走得也会更快”。

    马红菊说的“活儿还是这些活”,显然指的是通达股份的电缆+军工的战略方向。

    2016年4月,通达股份用现金形式,成功收购成都航飞100%的股权,正式进入军工领域。今年2月,通达股份完成定增,定增募集的资金全部增资进成都航飞,以其为主体,建设“航空零部件智能制造基地项目”。

    “2014年我们开始谋划进入军工领域,前后见了60多个项目,最终选择了成都航飞。而这几年成都航飞持续健康发展,也证明了我们当时的选择是正确的。”马红菊表示。

    据介绍,接下来步子要迈得大一点,同时通达股份立足主业、深耕军工的战略方向没有变,还会找好的军工标的,继续加大并购力度。力争5年之内,让通达股份的效益翻一番。

    对于夫妻店模式,国内知名经济学家宋向清在接受大河报·大河财立方记者采访时表示,虽然在大家看来包括夫妻店在内有一些问题存在,但从历史发展的角度来说,夫妻店和家族企业的管理者们,他们的理念一致、目标趋同,同时由于血缘关系,他们之间的沟通会更通畅。有家规的制约,成员之间更容易形成合力。但同时也要看到,包括夫妻店在内的家族企业,因其核心管理由家族成员控制,吸收优秀人才的能力会弱化,造成他们抓市场机会的能力会减弱,从而不利于企业的长远发展。

    “对于夫妻店来说,管理者之间的更迭如果能实现平稳过渡,对企业来说是一件幸事。同时对于夫妻店留下来的一方,实际上压力会更大,因为盯着她的人会更多,因此如果想要企业更加长久的发展下去,就要在加强自身能力修炼的同时,积极引入专业人才进入管理团队,并且给他们充分授权,从而让企业进入到现代企业治理的轨道上来。”宋向清表示。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