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Ⅰ03版:时评 上一版  下一版  
产后恢复中心不能“带病经营”
高三女生吃“聪明药”考进班级前十 医生:多吃等于吸毒

产后恢复中心不能“带病经营”

在线投稿记者博客联系记者

    □本报评论员赵志疆

    郑州市民郭女士向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反映,去年下半年在一家名为孕琇产后恢复中心的门店办了一张3万元的会员卡,没想到,今年年初就遭遇了门店闭店的情况,该产后恢复中心的会员们都面临着卡内余额无法退款的难题。记者了解到,与郭女士有同样遭遇的消费者还有很多,仅在微信“孕琇天筑店维权群”中就有30多位,她们办理的会员卡价值从1万元到3万元不等。(详见今日本报AⅠ·10版)

    预付卡乱象由来已久,店家跑路也时有耳闻。一般交易过程中,遵循的原则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当面查验,互不拖欠。在预付卡消费中,这样的原则显然不太适用,为了享受更多便利和优惠,消费者已经提前支付费用为未来的服务埋单。预付卡既可以帮助商家快速回笼资金,也可以让消费者享受更多优惠,原本应是一件双赢的好事。不过,随着商家跑路现象不断增多,预付卡却大有“双输”之势——商家频频跑路不免令消费者胆寒,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对预付卡望而却步,难免会加剧商家的资金压力,甚至诱使不良商家加速跑路……由此,将陷入一种恶性循环的怪圈。

    预付卡商家之所以频频跑路,无外乎三方面原因:首先是发卡门槛低。大到品牌连锁,小至路边摊贩,任何商家都可以打包推出预付卡服务,因其范围广、种类多,必然会加大监管的难度;其次是违规成本低。普遍存在的监管空白,注定了被“抓现行”的跑路商家只是少数,即使被抓个正着,不疼不痒的处罚也很难让他们真正从中吸取教训,更不足以令后来者引以为戒;再次是技术监控缺失。预付卡消费的最大风险在于,消费者已经提前支付了费用,一旦商家跑路,很容易鸡飞蛋打,仅将消费保障寄托于商家自律,无疑具有很大的风险。有鉴于此,有必要建立第三方资金托管制度,将购买服务的资金交给独立第三方监管,根据服务情况逐次拨付商家相关费用。

    此事之所以备受关注,不仅仅是因为预付卡商家跑路,更是因为涉及一个新兴产业——产后恢复。目前,中国每年约有2000万新生儿降生,这意味着,每年会新增同等数量的新妈妈,而且还在逐年递增。依托于这组庞大的数字,母婴市场越来越展现出强大的消费力与购买力。目之所及,不仅商场超市都有母婴用品专区,各路电商也纷纷开辟母婴用品频道,旺盛的消费活力由此可见一斑。随着母婴市场日益火爆,一种面向宝妈的新兴行业开始强势崛起,那就是产后恢复中心。

    随着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人们的消费观念和健康意识也在不断更新。生完孩子之后,越来越多的宝妈不只满足于月嫂服务,而是希望能享受到更加贴心和专业的照料,主打产后恢复、心理疏导,推崇私人定制服务的产后恢复中心,因此进入了越来越多家庭的视野。作为一项朝阳产业,产后恢复行业正在面临着巨大的发展机遇和市场空间,统计数据显示,产后恢复的全国市场潜力超过600亿元。然而,与巨大的市场潜力极不相称的是,产后恢复机构至今仍普遍处于野蛮生长的状况。

    实际上,产后恢复中心不是一般的服务机构,其本身涉及医疗服务业、住宿业、美容美发业、洗浴业等各项服务。这些行业都有各自的行业标准,但是,同时开展这些服务的产后恢复机构,却并没有明确的行业标准。更为重要的是,产后恢复机构涉及的各个行业都有相关主管部门,累加于产后恢复机构一身之后,却因为“妾身不明”而导致监管缺位——产后恢复机构只要在工商局注册并获得通过,就可以开展经营活动。问题是,谁来为其中涉及的各类专业服务实施监督?

    野蛮生长的产后恢复机构势必会面对很多问题,商家跑路只是其中之一,相比起看得见的消费陷阱,那些看不见的消费风险同样不应等闲视之。确保产后恢复行业的健康发展,有必要尽快明确相应的行业标准和管理细则,在此基础上,才能明确职能部门的监督管理职责,避免产后恢复中心“带病经营”。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