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Ⅰ08版:热点 上一版  下一版  
春节回乡堵车也跟回了村

春节回乡堵车也跟回了村
在外务工、做生意的人大都开车回家过年,村里几乎家家都买了轿车

在线投稿记者博客联系记者

    窄窄的乡道上挤满来往的车

    时庄村村头的临时停车场内,停了40多辆车。

    车被堵在村头路上,小女孩迫不及待地跳下车,往姥姥家的方向飞奔而去。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郭传廉文图

    大年初一下午,记者从郑州沿连霍高速一路驱车东行,3个多小时就抵达320公里外的故乡——豫东小城永城。没想到的是,第二天从永城城区到乡下看望大哥大嫂,20公里的路程,竟然耗了两个多小时。

    而原因是,这两年买家用轿车的村民激增,村道上出现拥堵了。

    平时四十分钟的路程,这次走了两个多小时

    当日抵达永城后,记者就联系在城里工作的侄子,让他第二天陪我们一起去乡下。侄子随口提醒:“乡下堵车堵得厉害,要早走。”

    乡下堵车?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侄子解释说:“村里在外做生意、务工的人大都回来过年了,绝大多数是开车回来的,加之春节假期探亲访友的人多,从年前的腊月二十六、二十七开始,乡下的很多路段都出现拥堵。从城里到乡下老家,堵在路上一两个小时很正常。”

    那么严重吗,是不是有些夸张了?侄子回应:一点也不夸张,村里人现在几乎家家都买了轿车,“就连郭鸿良的儿子,今年都开了一辆轿车回来”。郭鸿良是记者的一个远门本家,因为家里有需要长期治疗的病人,经济状况不是很好。

    初二早上七时许,我们动身去乡下。走在乡间的道路上,果然见到各式各样、南来北往的汽车川流不息。

    从城里到乡下老家要穿过三个乡镇,侄子说每个镇都有几个拥堵路段,碰到就要想办法绕开。侄子对当地乡下的道路很熟,七绕八拐地走了20多分钟,虽然不时地需要慢下来会车,但还算顺畅。来到第一个镇一个叫吕店的村子时,第一次遭遇堵车,远远望去足有400米长。侄子说这里紧临311国道,又是几条道路的交汇点,最近七八天每天都是车水马龙,很多时候都堵得水泄不通。侄子带我们绕道村南的一条乡间土路,多跑了三四公里才绕出去。

    走了大约十六七分钟,在第二个镇南边的一个村子又遭遇拥堵。这里无岔道可绕,只有慢慢跟随前面的车辆一点点爬行,足足半个小时才突出重围。

    几经波折来到老家所在的乡镇,正感叹好事多磨,谁知进了镇里的大街后再遇堵车。家在镇子西边,我们是从东边进的镇子,两边都是临街商铺、商贩摊点和熙熙攘攘的人群,汽车根本拐不出去,只得随着前边的车流走走停停、停停走走,七八百米的路程,竟然走了五十多分钟。

    从城里到乡下老家20公里,平时开车只需四十多分钟,这一次,我们却走了两个多小时。

    随处可见轿车,一村村头空地临时停车40多辆

    老家原来的村子是煤矿塌陷区,几年前,乡亲们已整体搬迁到镇上的新型农村社区,住进三层别墅或七层高的楼房。社区的路边和广场上,随处可见浙、苏、沪、陕、疆等省市牌照的轿车。这都是在外地务工或做生意的乡亲从当地开回来的。

    大哥说:“常年在外工作的人,过年开着轿车回来,串串亲戚,会会朋友,逛逛家乡附近的景点,一是感觉有面子,二是确实方便。”

    初三上午,记者让侄子带领再去乡下,信马由缰地走到哪儿看哪儿,随便去一些村子转转。

    我们从城东北5公里处的311国道北侧,拐进济祁高速(从山东济南至湖北祁门)东边的苗楼村。刚进村子,就见一家贴着“福”字的双扇大门前,停着一辆黑色的北京现代,一看车前挂的豫C车牌,便知是从洛阳开回来的。再往里走,一户村民门前的空地上,停着一辆白色的东风风光370,车后窗上贴着“人走八方顺顺当当车行万里欢欢喜喜”的对联,对联中间贴了个大大的“福”字,与平房大门上的春联相映成趣。春节在交通工具上贴对联,是豫东农村一景,以前贴在架子车、自行车、摩托车上,现在贴在汽车上了。

    来到村中的十字路口,我们由东转而向北。走出不远,就见路东一户人家的门前停着一黑、一灰、两白四辆汽车。一条黄狗站在四辆轿车的中间,昂首面向村道,像一名卫士守护着主人的座驾。

    继续前行,来到一个叫苗阁的村子。在该村群众服务中心门前的道路上,十多辆轿车由南向北鱼贯前行,颇为壮观。拐进村中的一条小路,两户人家的门前也停了四辆汽车。一名少妇带着孩子,正从近处的一辆红色轿车中下来。前面的一辆面包车后备厢开着,一名青年正从车上往院内搬运物品。

    穿过济祁高速下面的涵洞西行,我们来到了高速公路西侧两公里处的时庄村。村头的一大片空地成了临时停车场,数了数停了40多辆车,外地车牌占三分之一左右。一户人家的门前停着两辆轿车,一辆挂的是浙F车牌,一辆挂的是皖F车牌。

    与时庄村一位李姓村民闲聊,他说,空地上停的车一部分是本村的,一部分是外村的。近几年,村里搞文化艺术特色村建设已初具规模、初显特色,吸引十里八村的村民开车前来游玩。车没地方停,村里就临时把这片空地平整出来,供前来游玩的人免费停车。

    乡村道路亟待拓宽升级,车主交通法规意识亟待提升

    在一个叫张寨的村子,记者被堵在村道上时,下车跟住在路旁的一位张姓老汉攀谈。他说,这条路平时也堵,但从来没有像这几天堵得这么厉害。

    “去年还有一些摩托车、农用三轮车在路上跑,汽车也没这么多。不知怎的,今年摩托车、农用三轮车少了,汽车却成倍增加。”老汉补充道。

    看到记者又是拍照,又是和老汉交谈,村里一位青年也凑了上来。得知本人是记者后,马上显示出交流兴趣。他介绍,现在人们在城里做生意或务工,一年收入多则十几二十几万,少的也有七八万。买辆汽车已不是什么难事,一两年就把钱凑够了。“现在的农村人在家种地有补贴,在外做生意务工能挣钱,吃不愁穿不愁,也在像城里人那样追求舒适、便捷的生活。”

    两位村民认为,乡下道路堵车,村民家庭轿车激增是主要因素。此外还有两个原因:一是乡下道路普遍太窄,导致双向行车时车速太慢,会车时不易通过;二是一些人交通法规意识差,随便在路边停车,尤其是经过村庄的村道,路边停车较多,导致来往车辆难以顺利通行,形成“堵点”。

    记者在乡下跑了两天,与两位村民的看法有同感。要适应乡村家庭轿车的激增,乡村道路必须拓宽,乡村交通基础设施必须改造升级,车主在乡下的交通法规意识也亟待提升。我们的政府职能部门,应该对此进行深入研究,尽快拿出应对之策并切实付诸实施。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