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Ⅰ16版:一本好书 上一版  
《曾国藩传》:小镇青年的奋斗史

《曾国藩传》:小镇青年的奋斗史

在线投稿记者博客联系记者

    《曾国藩传》作者:张宏杰 出版社:民主与建设出版社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张丛博实习生李晓星

    提到曾国藩,大部分人可能会调动这几个关键词:清朝、家书、湘军、太平天国。近年来有很多研究曾国藩的书籍面世,与以往作品侧重研究其生平及事件的复原不同,《曾国藩传》一是侧重呈现曾国藩个人心路历程,而不是对其生平和事件的研究式复原;二是对曾国藩的一生突出重点,而不是均衡叙述。

    为什么要读曾国藩呢?曾国藩身上展现了“中国式力量”他全面展示了传统文化的正面价值,证明了中国文化有活力、有弹性、有容纳力的一面。另外,他也证明了传统文化无法突破的极限。

    从个人精神成长角度看,曾国藩也能给我们提供力量。曾国藩的一生,起点极低而抵达的高度很高。在很多人眼中,他通过自我管理、修炼心性,完成了脱胎换骨的转变,达到了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的境界。这是非常富有启发性意义的,在他身上能看到卓越的人不是生下来就卓越的,普通人也可以通过不断地“升级打怪”成就一份非凡的事业。因此,读一读曾国藩很有必要。作者在阅读、写作曾国藩近二十年后,将以前的研究以拼图式整合起来,补足了空白的部分,为读者写了一部简明版的曾国藩传记。

    张宏杰:想写一个与别人笔下都不一样的曾国藩

    作为通俗历史写作,《曾国藩传》却有着学术性的特点,完全遵循史料,作者张宏杰收集大量的史学资料和研究成果,写就这部作品。有读者评论:“曾国藩的故事,读这一本就够了!”近日,张宏杰接受了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的采访,让我们一起探秘张宏杰的创作历程。

    ●大河报记者:您在写《曾国藩传》时,基本上不用传说,连野史使用也特别的谨慎。您是想写一本具备什么样特点的《曾国藩传》呢?

    ●张宏杰:我想让这本《曾国藩传》跟市面上已有的都不一样。像朱东安老师的《曾国藩传》写得很扎实,但是受阶级斗争史观影响的痕迹太明显,整个思路还是阶级斗争史观的思路。其他好多都是从成功学的角度去解读曾国藩,也有很多把大量野史放在里头的。比如曾国藩看官员时相面,有人低着头,有人昂首挺胸,然后做出他的种种判断。还有包括好多大量引用的“巨蟒转世”,这一看就知道是不靠谱的,也没什么价值。所以我在写作过程中基本上不用这类野史传说。这本《曾国藩传》,我就是希望在别人注意得比较少的地方,但是我觉得有价值的地方着重去写。比如“天津教案”,这个在别的传记里写得比较少,或者其他传记中写他是“汉奸”“卖国贼”,但是我认为曾国藩处理“天津教案”是他一生的光明点而不是污点。我想写一个与别人笔下都不一样的曾国藩。

    ●大河报记者:您在写作曾国藩时,有认同有批评,没有太多的仰视和膜拜,您在认知与写作过程中,是如何建立起这种对曾国藩的平视的态度的?

    ●张宏杰:我想这也是我写人的一个特点。我看到什么、感觉到什么就会写什么,不会立场先行。应该说在中国的古代文人中,我对曾国藩的评价是最高的,我认为他身上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中正面的东西最多,负面的东西最少。

    但是实事求是地讲,他也存在很多负面的东西,比如他不让曾国荃把南京城里的老弱妇孺放出来,这实际上是非常残忍的。当然残忍的产生,一方面是他吸取了很多传统文化里“法家”的东西;另一方面是他实际作战的经历。他感觉作为太平天国起义坚定的追随者,放出去之后会有很大的破坏性。这些我都认为应该写出来,这是对读者负责,也是对自己负责的态度。

    我们写人,他身上的任何东西都是客观存在的,都是这个人真实的组成部分,没有必要去避讳它,这才是历史的本分,历史最重要的就是还原历史的真相。你不可能百分百地去还原它,但是你要尽无限可能去接近它。

    ●大河报记者:曾国藩的九年秀才考试生涯对他的人生有什么影响吗?

    ●张宏杰:曾国藩一生得益于挫折,所以现在我们说,一个人的能力有一种叫做逆商,就是说我们除了情商和智商之外,还有一个逆商——逆境商数,是我们该如何面对逆境。那么像曾国藩这样的人,天资比较平庸,从小经历了无数的挫折,所以他的逆商很高,能够做到越挫越勇。特别是多次考秀才失败,但是他锲而不舍,最终科举成功的事实,对他也是一个很好的自我教育,让他认识到有志者事竟成,只要你坚持到底,早晚会到达成功的彼岸。那么这一点,洪秀全和他形成一个很好的对比。洪秀全考了三次,就精神崩溃了。但曾国藩能坚持到底。这实际上也预示了他们人生的成败。所以他总是善于把逆境化为动力。

    ●大河报记者:曾国藩是如何从一个“小镇青年”逐渐成长为一个有见识、有底蕴的青年京官,他得到过哪些高人的帮助?

    ●张宏杰:曾国藩在北京期间得到了挺多帮助,像穆彰阿。这个我也没有避讳去提,这个人在历史上是一个奸臣形象,但是他对曾国藩的确是很爱才。人都是复杂的,穆彰阿有奸臣那一面,有糊弄皇帝那一面,但即使是这样一个人,他也有爱才、希望大清王朝更好发展的一面。他帮助曾国藩,不是因为曾国藩贿赂他,而是他主动地对曾国藩表达欣赏和提拔,曾国藩一生对他其实也是非常感恩的。

    还有曾国藩在翰林院的很多同事,对他的影响也很大。包括书法家何绍基,在书法方面对他也有启发。曾国藩是一个比较开放的人,只要是有益于自己的都会接受,所以他在北京期间,朋友圈的人还是很多的。

    今天我们好多人在社交方面都有些懒惰,觉得社交挺费劲的,得跑到一个地方见人,还得琢磨怎么跟人说话,感觉很累。曾国藩一生做事的特点就是不怕累,他觉得自己“笨鸟先飞”,得舍得付出,社交上也是这样,他觉得自己一定要向别人多学习,在他看来,湖南乡下值得交往的人不多,来北京之后见到的都是高人,社交面一下子就变得很大了。

    ●大河报记者:曾国藩赏识人才,提拔、培养了很多人,比如沈葆桢、李鸿章。他的人才观有哪些呢?

    ●张宏杰:曾国藩的人才观就是广收、慎用、勤教、严绳。广收的话,就是像孟尝君一样广收人才,只要是有一技之才,他就收过来。慎用,在委以重任之前,一定要经过详细严格的考核,不能随便用。因为中国的官僚体制,任用一个人容易,把他再拿下来就难了。勤教,就是曾国藩认为天底下现成的人才,都要自己亲自教育培养。这一点在曾国藩和李鸿章的关系上体现得特别明显。李鸿章在进入曾国藩幕府之前,是一个有很多毛病的人,心高气傲,然后生活也不规律。那么曾国藩针对这些问题,有针对性地对李鸿章加以改造,从督促他早起,到让他和胡林翼等人辩论,打消他的傲气。所以李鸿章能够成才,跟曾国藩手把手地教育培养是有关的。那么所谓严绳,就是对一个人从严要求。如果你触犯了一些基本的原则,那么肯定要把你开除出湘军集团,比如像李元度,像王錱。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