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Ⅰ10版:文化空间 上一版  下一版  
著名的《关公战秦琼》出自咱河南

著名的《关公战秦琼》出自咱河南
相声传入河南已满百年

在线投稿记者博客联系记者

    张杰尧(左)、张寿臣两位相声名家合影(资料照片)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周斌通讯员马瑜成

    打哪年起,河南有了说相声的?

    相声第六代传人、河南唯一健在的“宝”字辈相声艺人、94岁的杨宝璋先生告诉记者,70多年前,他10多岁开始学相声时,曾经问过相声界的传奇人物张杰尧先生:“您是不是第一个来开封说相声的?”张先生说:“不是。”

    张杰尧在1921年第一次来开封大相国寺“撂地”说相声。在他之前,还有一位在大相国寺说相声的,叫“刘老公”,那是在1919年。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查阅资料,有资料说:1918年,北京人刘月樵携山东人王朋至周口行艺,演出时先由王朋单口垫场,然后二人说对口,一捧一逗,配合默契,轰动周口三镇。之后,二人将周口作为落脚地,常在附近一带演出。

    由此算来,相声传入河南,已满百年。

    说相声第一个穿西服的就是“张傻子”

    民国时期,相声艺人和说书唱曲、杂耍戏法、抽签算卦、打把式、卖假药的各色人等,都是做跑江湖的买卖。他们需要一个三教九流、鱼龙混杂、人气鼎盛、不拘约束的露天娱乐场所,作为栖身卖艺之地。北京的天桥、天津的劝业场、上海的徐家汇、南京的夫子庙,还有开封的大相国寺,都是当时全国有名的“艺人江湖”。

    所以,说河南相声的百年渊源,要从开封大相国寺说起。当时的大相国寺是什么样子?

    地处闹市的大相国寺,自唐代始建,就是百姓娱乐贸易的胜地。1927年,冯玉祥将军主政河南,将大相国寺改为“中山市场”。据记载,当时在大相国寺内开辟街道,设置市场管理机构,成立商业协会,驻扎警察支队,更有永安、国民、永乐和同乐这四个大戏院,电影杂耍,说书斗鸟,相命占卜无所不有……大相国寺已经彻底地变成了一个商业和民众娱乐的大舞台,于是引得天南海北跑码头的艺人们蜂拥而至。

    杨宝璋先生告诉记者:“听我父亲说,第一个到大相国寺说相声的姓刘,自称穷刘,贫刘,后来有人叫他皮刘。为什么呢?要钱的时候耍赖皮,往观众身上倒,不给钱不可以。人们还叫他刘老公,因为他是个清宫的太监,这个人可能在宫里学过相声,会的不多,流落到开封,就以相声为生。他就会说三五段,天天都一个样。”

    有文章称,同期来开封大相国寺卖艺的还有吉评三,这是位相声、评书“两门抱”的艺人,相声门师从冯昆志,是相声第四代传人。另外有河北保定的张葆花(绰号“老黄鼬”)夫妇也到大相国寺行艺,因多说打骂逗趣段子,被人们称为“骂大会的”。

    这些艺人在河南“昙花一现”,真正在大相国寺生根的,当数相声界的传奇人物“张傻子”张杰尧。

    “说相声第一个穿西服的就是‘张傻子’。”杨宝璋先生说。据记载:张杰尧(1893-1971),又名张葆华、张士奎、张稽祖,艺名“张傻子”。天津人,幼年读私塾,10岁时进入河北梆子戏班,后到处流浪。在河南焦作加入田月樵组织的京剧梆子混合班,演武生、老生,后到北京。

    1919年,他与骆彩祥、王子亮合作到上海、苏州表演相声,后辗转南京夫子庙、开封大相国寺,以及郑州、许昌、漯河、驻马店、信阳、汉口等地。

    “张傻子”的相声是偷学的

    杨宝璋先生的徒弟、相声名家赵文心先生告诉记者:“张杰尧先生是回京后在天桥偷学了相声,相声行话为‘掠学’。很多有天赋的艺人都有听相声能‘掠学’的本领。张杰尧先生曾亲口告诉我的恩师杨宝璋先生,他是在北京天桥听‘万人迷’听迷了。然而,没有正式拜入师门的‘掠学’犯了艺人传承的大忌。所以,学有所成的张杰尧先生没敢在京津卖艺,而是先回老家江浙一带演出,又辗转湖北、河南。”

    这期间,他于1921年冬第一次来开封大相国寺演出。他左手打“玉子板”(即节子板,又叫“御赐板”),右手用白沙撒字,边撒边唱太平歌词,招徕观众,说单口相声。他语言不俗,内容风趣,人们称之为“文明相声”。常演节目有《哭瞎眼睛》《丢驴吃药》《日断三案》《近视看匾》《孔子骗食》《山东斗法》等。经过几年历练,且与相声圈多位名家“联穴”,他才于1931年回到北京。回京后,他拜高闻元为师,从此入了相声行。

    张杰尧说相声,“发托卖相”(动作表情)好,装傻充愣恰如其分,神形均似,惟妙惟肖,因此得艺名“张傻子”。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中期,他红极一时,与高德明、绪德贵、汤金澄、戴少甫等并称“笑林五杰”。他与河南渊源颇深,多次留驻卖艺,先后担任过开封联艺会会员、郑州市联艺会会长,管理艺人登记、演出等事项。不仅如此,他还在开封娶妻生子,收徒传艺,创作了许多河南地方色彩的段子,广为流传。

    创作了大量有河南地方色彩的段子

    1941年,张杰尧随刘宝全赴上海演出,之后又到保定、石家庄、郑州、开封等地演出献艺。在开封,他住在大相国寺东侧的鹁鸽市“中国旅社”。最初,他在大相国寺“藏经楼”和陶湘九先生(杨宝璋先生的师父)一起演出。陶先生每天还得在相国寺前院演出三个小时的评书,接连演下去他感到很累。正巧,著名相声演员刘宝瑞到了开封,两位大师开始合作。

    1948年,张杰尧到郑州演出,1951年定居西安。1961年7月,他应北京曲艺团王世臣及侯宝林之邀赴京,由张杰尧“逗哏”,侯宝林、刘宝瑞“捧哏”,在中央广播说唱团录制了《关公战秦琼》《罗成戏貂蝉》《张飞打严嵩》《六个月》《河南戏》《战马超》《方言》《酒诗》等八段节目。其中《关公战秦琼》《方言》等段子后经侯宝林演绎成为家喻户晓的经典名段。

    说到这段事,杨宝璋先生说:“他(张杰尧)跟侯宝林说《关公战秦琼》,这个段子侯师兄没我听得早,我早他二十年就听‘张傻子’在大相国寺说了。《罗成戏貂蝉》《关公战秦琼》《张飞打严嵩》,他这三个名段都出在河南。”

    “开封城西四十五里瓦子坡”,宋代有名的商业娱乐场所,今天的中牟县狼城岗镇瓦坡村。杨宝璋先生说,这三个段子的出处就在这个地方。他曾听“张傻子”说过,他和尤海仙(河北省昌黎县人,在大相国寺变魔术)一块去瓦子坡一个大财主家出堂会,同时请去的还有一个京剧戏班,主家的老太太点了一出《罗成戏貂蝉》。这让“张傻子”生了灵感,创作了三个经典名段。

    张杰尧一生表演过400多段相声,在开封大相国寺演出过其中200多段。他创作了大量构思巧妙、匠心独具的作品,尤其是带有河南地方色彩的相声段子,被其他相声艺人长期演出。除了前文中提到的在中央广播说唱团录制的8段节目,还有《文盲家信》《婚诗》《潘巧云告状》《耍猴儿》《学坠子》《冒名伶》《二十八宿》等。他还编印了相声段子的铅印小册子,题名《笑海》,在演出时发售给观众,这使得很多名段得以流传。

    带动一批艺人来河南演出

    “张傻子”张杰尧可以说是河南相声的奠基人之一。他说火了河南的相声场子,带动一批艺人来河南演出。赵文心先生说:“他把相声这块‘地’给开开了。开封的相声当时非常红火。张杰尧接连不断来演出,还带来了好多老艺人,有吉评三、绪德贵、刘少洲、韩子康、崇培林,后来单松亭、余鸿生、欧少久、冯子玉、冯立璋、刘宝瑞,好多都来过。”

    这些艺人中,绪德贵是和张杰尧齐名的“笑林五杰”之一。还有一位“传说级”的人物也到过开封,《江湖丛谈》的作者、评书艺人连阔如。这本书有这样的评价:我国仅存的一部客观而又比较全面地介绍江湖行当、行话和内幕的书籍。

    还有“单口大王”刘宝瑞,他的单口相声《连升三级》被选进中学语文课本,同时被译为英、法、日多种文字。他在开封为张杰尧“捧哏”,并得张杰尧传授几段单口相声,如:《皮匠招亲》《百业之祖》等。

    1943年,另一个对河南相声影响深远的艺人来到开封。他就是杨宝璋先生的师父陶湘九先生。陶先生出生于曲艺世家,自幼随其兄陶湘如学艺,后拜郭瑞林为师,为第五代艺人。他的捧哏天衣无缝,评书炉火纯青。

    杨宝璋先生告诉记者:“我师父在石家庄演出的时候,一个姓周的铁路警察去听相声。那个时候石家庄生意不太好,挣钱不多。姓周的说‘你们跟我去开封,绝对比这儿挣钱多’。‘我们连路费都没有啊。’‘不要紧,我带着你们上火车。’就这样,这个姓周的就把我师父带到了开封。”

    张杰尧、陶湘九两位艺人为河南相声做的最大贡献就是培养了本土艺人,使相声在河南生根发芽,开枝散叶,传承至今。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