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Ⅰ21版:教育作文 上一版  下一版  
一蓑烟雨任平生
院中那丛绿
在号角声中起航
读《平凡的世界》有感
学会拥抱混乱

一蓑烟雨任平生

在线投稿记者博客联系记者

    □郑州外国语新枫杨学校高二(30)班张艺馨

    “自即日起,贬谪岭南。”太监宣旨。

    “臣,苏轼,领旨谢恩!”他手捧圣旨,重重在青石板上磕了响头。青石板的寒意,由双膝蔓延全身,打了个寒颤,他这才反应过来,那可是他一生的夙愿啊!如今只在君王只言片语中化为泡影。

    纵有千般不愿万般不舍又能如何?君无戏言。儋州路远,年过半百的他此别,只怕归途遥遥无期。

    启程之日终于还是到了,辞别妻儿老小,再一次踏上贬谪之路。越往南行,风景越发独特俊逸。景致换了,心境自然也就不同了。看惯了北国冬日的皑皑白雪,南方初春的烟雨蒙蒙倒也雅致;见多了皇家威严,江南的小桥流水人家也是别有一番滋味。再往南行,是崇山峻岭,却并非此行终点,终点在海峡的另一边。虽说岭南苦寒,民风粗犷,但少了殿前的尔虞我诈、彼此算计,倒也相处甚欢。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既然朝堂上容不下他,在这南蛮之地也无不可,驾一叶扁舟,烹一盏清茶,煮一壶薄酒,做一锅东坡肉,离了朝堂,他反倒更加逍遥自在些。躺在荔枝树下,一手执酒,一手握荔枝。一时之间,兴致大发,提笔写下:“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

    回想当年乌台诗案,被贬黄州,那时是何等的惆怅,叹命运不公。提笔写下的是“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间如梦,一樽还酹江月”的无可奈何,抑或是“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的孤独寂寥之情。回想当年“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时的壮志豪情,现今只觉可笑。

    而今,缅怀古人尚且有此心志,逆风雨而上,任凭凡夫俗子讥笑于耳畔。然,在物质生活高度发达的今天,为何会有那么多年轻人轻易就选择轻生呢?有什么过不去的坎?狠心抛却父母养育之恩,再无承欢膝下的天伦之乐。换位思考,心志如此脆弱之人,又如何能成为复兴大业之栋梁?我一直都认为轻生是最可怕最愚昧的做法!如果,我们都能有苏轼半分潇洒之态,面对坎坷不平也能坦然以对。

    一生的时间,说短也短,说长也长,要怎么过完全取决于个人意愿。生活是一面镜子,你哭,它亦哭;你笑,它亦笑。何不直面苦难,挥挥衣袖,赶走一切不如意之事,笑叹一声: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